迷中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得法不到三個月,江丑就發動了瘋狂的迫害。全國範圍內誹謗法輪大法的謊言鋪天蓋地而來。當時,我們煉功點十幾個同修,有的被抓了,有的不煉了,有的在家偷偷煉,有的躲到其它法門。

我把自己關在房裏,哭了好半天。我本來一身病,活的又苦又累,現在,這麼好的東西師父給我送到門上來了,擺在面前了,我怎麼捨的放棄呢?我要煉!

一定堅修到底

我上班不按非法的「規定」簽到,國殤日外出不按所謂的「規定」請假,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我有信仰的權利!公安局、派出所,教委、學校三天兩頭找我訓話,我一點都不在乎,自以為很堅定,但是卻悟不到要走出去證實法。不久,夢見自己抱著一個小孩,瑟縮在一個破教室的牆角裏。一條水桶般粗的大蟒蛇把教室全圍起來了。它的頭正從破窗戶裏伸進來,嚇得我直發抖。醒來後,我悟到這是點化我的怕心。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一天半夜一點左右,我被門鈴驚醒,迷迷糊糊打開門,一個陌生的大漢立在門口說:「警察!」亮出警察證。我吃了一驚。老伴出門在外,家裏就剩我和八十幾歲的婆婆,當時,心裏「砰、砰」的跳個不停,過了好一陣才鎮定下來。我默默的鼓勵自己:有師父,怕甚麼!讓坐後,我說:「你身為人民警察,不去抓壞人,半夜三更闖入我家,打擾我的正常生活,我們這把年紀了,犯了甚麼法?」片警說:「上面的指示,我們不得不這樣做。」我說:「你的頭長在自己的肩上,不能只聽上面的。甚麼好,甚麼壞,自己心裏要有數。年紀輕輕的要給自己留後路!」片警沉默了一會兒說:「國慶期間不要外出,不然把你抓起來。」片警走出去了。我想:夢裏點化我有怕心,我還不承認。這不,剛才不講「法輪大法好」,也不講「還師父清白」,遇到惡人就亂了方寸,心裏只有被打擾的怨氣,沒有為師父,為大法討公道的正念和膽量!好慚愧啊!自此,我增加了學法的時間。

我是在表姐妹的幫助下得法的。迫害前,她們給了我很多的幫助。她們被關進監獄後,怕迫害而寫了保證。表姐從監獄裏出來沒來得及回家,就用公用電話通知我「把書和材料趕快藏起來」。表姐、表妹藏身其它法門。我和同修苦口婆心的勸說,她們就是不肯從新走入正法修煉。我難過了好久,我依賴的「榜樣」竟背叛了師門。但修煉沒有榜樣。我反覆背誦《見真性》鼓勵自己:「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

不久,我妹妹(同修)因為不精進被病魔奪去了肉身,又給了我當頭一棒!但是,我沒有被嚇倒,一定堅修到底!

「姑娘媽兒」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

法輪功學員遭受著慘無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以堅韌不屈的精神、大善大忍的胸懷,堅持不懈的把真相傳播給那些被謊言欺騙的人們,我也投身到隨師正法的洪流中。

一天,我準備到老鄉家去講真相。走到同學家附近突然轉念:先給同學講吧。來到同學家,發現騷擾我們的那個片警的媽媽是同學的妹妹,真是太巧了,我悟到是師父安排的。我默默的說:「師父,謝謝您!」她們看了真相資料,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答應做兒子的工作,不再助紂為虐了。果然,我們這一片大法弟子,再也沒被騷擾過。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碰到這個片警的媽媽,勸她「三退」,她很爽快的答應了,並告訴我:兒子調交警支隊了。

我剛開始發資料心裏慌,總是丟三落四的,師父常在身邊幫助我:路遠要打出租車,下車一摸口袋裏沒錢,這時恰巧同學來了;到陌生的地方發資料,回家時暈頭轉向不知東南西北,正好碰到老鄉……等等。有師父呵護,我信心百倍,勇往直前!

那時資料供不應求,我就自己做不乾膠,手寫真相信件。有一次,我到學校接孫子,發現學校宣傳窗貼滿了誣陷法輪功的圖片,還有一大堆家長圍觀。

江賊毒害了多少人哪!特別是可憐的孩子。決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回到家,我來不及做晚飯,立刻開始手寫真相短語,如「誣陷佛法要遭報,莫拿生命開玩笑」「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等等。然後,以「孫子的書包忘在教室」的理由,叫開了學校大門。真相不乾膠把邪惡的謊言遮蓋了。第二天上午,學校就把攻擊誣蔑大法的內容全部換掉了。

社區街面上也掛滿了這樣的圖片,白天人來人往,不便下手,晚上,單位鎖了門,進出不方便。我和另一位同修約定:每個整點正念除惡,鏟除一切誣陷大法的邪惡生命,清除一切毒害眾生的圖片。到時一看,所有的圖片都捲成了圓筒。是不是熱脹冷縮的原因?不是!太陽曬了一上午還是一些圓筒筒,一個字都看不到。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解體了邪惡的陰謀。

我以老鄉的身份給專管法輪功案子的庭長寫勸善信;以學生家長的身份給班主任、校長寄信講不能強迫學生入團、戴血巾的理由;以同學的身份勸退了政法委書記;以老部下的身份勸退了所在單位的校長、書記;到公安局、檢察院,貼不乾膠揭露惡警非法抓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行徑;到市委大院發放《九評》……

有的常人說「都是一些姑娘媽兒,瞎忙」。可我們這些「姑娘媽兒」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們有慈悲師父的呵護,有宇宙大法的威力,有堅不可摧的正念,「姑娘媽兒」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有時,煉靜功就像水上的蓮葉;走路像腳踩祥雲一樣輕飄飄。有一次夢中像運動員跨欄一樣奔跑。

清除邪黨文化毒素

《九評》傳下來時,我看幾頁就不敢看了,認為都是「罵」共產黨的話。當天晚上,我夢中參加考試。名詞解釋:「毛澤東」我解釋為「中國人民的領袖」;「李洪志」卻不知怎麼寫。要交卷了,我急的不行,急醒了。第二天開始,我一口氣連讀三遍《九評共產黨》,還看了兩遍光碟,堅決清除黨文化在我體內的毒素。

大紀元網通知清除邪靈的圖片,影像,書籍,材料。我立即動手,一邊清理一邊想:決不允許邪惡在我的空間場佔一席之地。

一天晚上我夢到:我家場子裏被挖了一個四方四正的坑。坑裏擺放著燒成鐵灰色的毛魔頭的像,看到這個情景,我急的不行。有人告訴我「找鄭書記」。「誰是鄭書記?」「那不是嗎?」找到鄭書記我說:「我家有兩個快九十歲的老人,怎能把它埋在我家的地基上?」與之交涉不成,我急的團團轉。醒來後悟到:家裏還藏著毛魔頭的像。藏在哪兒呢?我叫醒老伴:「你的抽屜裏面藏著毛的像章,快打開。」「落雨吵出星來呀,這時還藏它幹甚麼?」我說:「肯定有,不信你試試!」打開了,果然從一個小鐵盒中找出六個毛魔頭的像章。要不是夢裏點化,我怎麼發現的了在陰暗的角落裏還藏著魔鬼呢?老伴以前三天兩頭發脾氣,有事無事找人鬥!清理以後,老伴很久不再「一觸即發」了。

師父時時鼓勵我

二零零五年,我陪老伴到香港旅遊。導遊制止遊客去「法輪功大道」;每到有法輪功宣傳的景點,就阻止遊客下車看「真相展板」。我想:阻攔眾生得救是嚴重犯罪的行為,要制止他。救眾生是師父賦予弟子的神聖使命!我請師父加持:「清除阻攔大法弟子給有緣人講真相的邪惡因素!解體干擾遊客看真相展板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我不去逛廟,留在車上對導遊說:「某導,沒事我想和你說說話兒,行嗎?」「行!」「大法弟子修真、善、忍,提高心性,個個都是好人,你怎麼阻止遊客接近他們呢?香港不是一個信仰自由的地方麼?」他說:「是你們大陸不准呀。」我說:「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你要尊重遊客自己的選擇,剝奪遊客的人身權利可不對呀。」他不吭聲。我又說:「年輕人,阿姨說話直率,但都是為你好啊!」自此,他再不制止我們下車了。晚上回到住處,閉目養神時看到師父在鼓勵我。

有一次下了幾天大雨,資料放在家裏不能及時送到有緣人的手中。怎麼辦?我站在窗前默默的說:「老天呀,你無論如何也得停一停。等我把資料送到有緣人的家裏後,再下也不遲呀。支持了大法弟子救眾生,你功德無量呀。」不一會兒,雨果然停了。等資料發完快到家時,才劈里啪啦下個不停。

一次發放《九評》,密密麻麻的細雨離我越來越近,濕潤了我的頭髮和外衣。我想:衣服濕了不要緊,可別弄濕了救人的書呀。一會兒,低沉的霧連同密密的雨一起直往後退,退呀,退呀,越退越遠,直至消失。

和同修一起到郊區發真相資料。剛走到一幢樓房前,一條大黑狗吼叫著撲面衝來。我不慌張,輕輕對它說:「我們是大法弟子,來救你們的,吼甚麼?」它果然不叫了。不聲不響的陪我上樓,望著我發資料,又陪我下樓,送我們到馬路邊,搖著尾巴和我們再見。

有的同學是經商的,有的老同事多年很難碰一回面。為了不錯過救他們的機會,我請師父加持,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干擾,並讓他在指定的地方等我,果然就能在指定的地方見到。

過去,我因長期失眠,記性很不好。大法給我開啟了智慧,讓我很快就學會了打字、上網、下載、印刷、製作明慧小冊子等技術。正如同修說,一個生命有幸沐浴大法之光,這是多麼幸運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