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路,圓滿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法老學員,在修煉的路上已走過了十一個寒暑了。遺憾的是從未直接聆聽過師父講法,就憑著對師父的敬仰和大法的堅信,在恩師的呵護下走到了今天。這期間,除了堅持學法和修煉外,還經常看明慧文章,同修們對法理的領悟,對我啟發很大。下面我也談一談我的修煉體悟。

為法而來

我是一名醫生,雖然學會一些防病、治病之術,但並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一九九零年體檢發現,我得高血壓和冠心病,住院很長時間也未治好,出院後堅持每天吃藥仍未恢復正常,而且還出現了藥物副作用。兩下肢水腫,一壓一個深坑,走路抬不動腿,上到三層樓就氣喘。我深知,藥物只是減輕症狀,並不能根除這種病。於是我又去學氣功,佛家功,道家功都學過,但病照樣沒好。

一九九六年我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上了法輪功修煉場。早晨煉動功,晚上看師父講法教功錄像並煉靜功,不久我就得到《轉法輪》。煉功又學法,這是從來未有過的。師父在第一頁書中就講:「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如果你抱著各種執著心,抱著來求功能,來治病,來聽一聽理論,或者是抱著甚麼不好的目地,這都不行。」

剛一看《轉法輪》我開始是一驚而後怕,繼而轉驚為喜。驚怕的是,如果我按照過去的功法練下去,豈不走到魔道上去了嗎?!幸運的是,恩師傳大法正乾坤、普度眾生,我才有可能修正法。這就等於把我從地獄裏撈了出來,給了我新的生命!

現代醫學似乎很發達,其實很多問題都懸而未決。如腰椎間盤脫出、骨質增生以及腫瘤的病因等,至今尚未闡明。師父告訴我們:「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又說:「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還說:「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師父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說:「人真正的修煉了,甚麼身體都可以恢復正常。」

我相信師父說的話,放下「病」心,也不吃藥了,每天堅持學法與煉功,不久就出現了清理身體的現象。在無任何誘因情況下突然上吐、下瀉、發高燒(三十九度多),渾身滾燙並且昏睡過去,夜間拉了一褲兜子也不知道。說也奇怪,第二天症狀全無,渾身輕鬆,我就上班去了。此後又出現多次清理身體現象,我的身體也越來越好,面色紅潤,走路輕快,上樓也不喘了,別人說我年輕了十多歲。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知道《轉法輪》不是普通的書,而是傳授佛家大法,宇宙根本大法,是教人回歸的回天術,從中我知道了許多奧妙和玄機。原來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元神是從高層空間下來的。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宇宙中許多空間往下都偏離了宇宙根本大法,至今已到壞滅階段。為挽救大穹、救度眾生,恩師大慈大悲來三界正法。許多高層生命冒天膽相繼而來,在三界內千百年輪迴著、等待著,終於等來了恩師開壇講法。然而,要返本歸真必須修煉。

得法實修

要想修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經過脫胎換骨的磨煉。要放棄常人的一切慾望和追求,還得闖過一道道難關,還得有挨打受罵的心理準備。

有一次醫院醫生晉級考試,讓我為一位高級職稱的醫生出題。這位醫生答的不滿意,認為我故意難為他,就當面破口大罵,我沒有與他吵,也沒有生他的氣,只是向他解釋真實情況。他憤憤不平,上下活動,結果都說並未難為他。沒找到支持者,他就洩了氣,一場風波也就停息了。現在人們唯利是圖,世風日下,醫生治病收紅包司空見慣。修煉前我也收過,修煉後覺此事不妥。中國人很窮,醫療費用又高。為了治病有的傾家蕩產,才交夠了費用,醫生從醫院的收益中已獲得了獎金,怎麼能再收這不義之財呢?用大法衡量我為過去的行為感到可恥與內疚,此後就婉言謝絕再也不收紅包了。

部隊醫院每年都搞一次復員轉業,本來這是正常現象。然而,每年擬定離院的名額總是比實際走的名額多很多。官兒們就趁機勒索發財,誰給的錢多就不走,弄的人心惶惶。近三年我女兒也在轉業(失業)之列,開始也不得不送禮。雖然留下了,但對照大法感到不對勁。恩師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轉法輪》)於是我和老伴商量,聽師父的話,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並向女兒講清了道理,再也不送禮了,一切順其自然。放下了這顆心,問題也就解決了。她不但沒離開醫院,都被調到新成立的單位去了。我們深知,這都是恩師給安排的。

以上只舉三個例子,其實心性的修煉可不只限於幾件事,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與修煉相關,事事都得用大法衡量,捨去名、利、情,同化於真、善、忍。

為法所用

正當大法洪傳、眾生覺醒、人心向善、社會道德迅速回升的關鍵時刻,舊勢力夥同黑手、亂鬼與共產邪靈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令鎮壓法輪功。人間的邪惡之徒制定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計劃,狂妄叫囂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他們利用所竊取的權力,調動全部國家機器,運用四分之一國庫資財,並成立了「六一零」法西斯組織,一齊向法輪功及修煉者撲來。他們導演醜劇、編造謊言,運用全部宣傳工具造謠、誣蔑、強加罪名,攻擊師父、陷害大法及其修煉者,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遠離法輪功、仇視法輪功。霎時間攪的惡浪滾滾,天昏地暗。在紅色恐怖下法輪功學員並沒有被嚇倒,許多同修為維護大法放下生死之念走出家門、走上街頭,走向廣場,向世人講真相。手舉橫幅高呼:「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歹徒們蜂擁而上,對他(她)們大打出手,繼而強行綁架關進牢籠,施行滅絕人性的殘酷折磨!

我們單位也與其緊密配合,立即取消了煉功點,逼迫交出大法書籍與資料,還勒令在擬好的「五不准」(含不准煉法輪功)條文上簽字。我當時昏了頭腦,交出了一本《轉法輪》和部份修煉資料,並違心地在「五不准」上簽了字。雖然心裏說暫時避避風頭,以後還煉,然而,畢竟這顆心不夠堅定,屈從了舊勢力的安排。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我追悔莫及!儘管慈悲的師父原諒了我,但在大法修煉路上留下的污點讓我深深痛悔!

惡黨的黨徒們還不肯罷休,臭味相投的幾個人湊在一起,收集材料、編造罪名,聯名把我告到北京。不久惡黨官僚就下令解除了我的行政職務、取消晉級並提前退休。周圍環境也緊張起來,把昔日的骨幹當成了今日的敵人,朋友們怕受牽連也都遠離了我。冷落、歧視還不算,甚至暗中監視、監聽與限制外出等,還專門開會讓我交待。於是我膽怯了、害怕了,因為惡黨是殺人不眨眼的!由於怕抄家,便把大法書籍全部藏了起來,每天只是默念《論語》、《真修》和《洪吟》中的若干詩句,學法與煉功都中斷了二年之久。這期間我想了許多,終於想明白了:大法沒有錯,修大法沒有罪,我離不開大法!領導找我談了幾次,目地是不讓我煉法輪功,別給單位惹麻煩。我表示,真、善、忍沒有錯,已深深印在我心中。因話不投機,沉默一會就走了。後來又找到我簽甚麼政治合同,我也拒絕了。

中斷學法這麼長時間又犯了很大的錯,但恩師並沒有遺棄我。一天夜裏點悟找出隱藏的《轉法輪》,(放書的地方都忘了,師父點悟才找到),當夜就學起來。不久又在恩師的安排下,巧遇往日的同修而得到了新經文與明慧文章等。恩師再一次挽救了我,同歸大法修煉的路。

舊勢力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對正法的干擾,不僅使大法弟子蒙難中原,同時也毒害了眾生,並利用有些人對大法犯罪,其目地是毀滅眾生。然而,當今世人都為法而來的。這些人如對大法懷有敵意甚至犯罪,不僅他們不能返回去,還將招致龐大宇宙眾生的毀滅!我們同是為法而來,他們處於迷中能不幫助他們嗎?!看到這麼多眾生要毀滅,能無動於衷?!況且,我們在史前發過的大願怎能不兌現呢?!恩師再三叮囑我們要做好三件事。這是救度眾生的法寶,是大法弟子必須走的路,是圓滿的根本保障!

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我們老倆口組成一個學法與煉功小組,她負責取資料與發資料。我們採用同修們所創造的各種方法,如寫信、張貼退黨方法、紙幣上寫三退內容、向惡警及其家人揭露罪行、發傳單等,我多採用當面講的方式。我利用探親、訪友、治病、開會、婚禮以及朋友聚會等機會講真相、勸三退,在單位辦公室裏講、在公園裏講、在街道上講。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講過,在農村也講過。我覺的只要講清共黨的邪惡本質、天滅中共的必然、人類災難的迫近、三退可保命平安以及大法的慈悲與美好,並且要正念足、真心誠意為了救他們的命,是能喚回良知的。至今我們已勸退了四百餘人,其中有工人、農民、商人、教師、醫生、護士、教授、軍人、高官等。

講清真相和救度眾生的關鍵,必須學好法、發正念和放棄怕心。說實在的,剛開始發傳單真害怕,就像有許多眼睛在盯著你。講真相更是怕,怕向「六一零」檢舉告密。有一次去取資料,回來路過菜市場買東西。這時有一輛警車從後邊趕來,並停在我老伴身邊,原來警察跳下車來也買同樣東西,過一會開車揚長而去。虛驚一場,嚇出一身冷汗,到家後仍心有餘悸、臉色發青。學法後悟到,這是舊勢力安排的恫嚇,企圖嚇住我們不讓救度眾生。後來我就按師父說的去做,每次做真相前都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正念加強了,心態平靜了,坦坦蕩蕩去做,也就越做越順了(當然不能麻痺!)

正法到了今天已接近尾聲,法正人間在即,剩下的路不會太長了,就像百米競賽的衝刺階段。在這個階段如果跌了跤,就前功盡棄。因此要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多多學法,去掉人的執著以及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觀念。在這條最偉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彎路,不給自己留下任何遺憾。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