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慈悲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原本是一個業力滿身的人。在修煉前,自己感覺好像健康狀況已走到了頭,家庭環境也緊張到了幾乎崩潰的邊緣。就在心力交瘁、不知所措的關鍵時刻,兒子從遙遠的首都傳來了福音──法輪大法。我一下覺的自己如枯木逢春生命有了希望。我毫不猶豫的定下心來就要學。這也許就是我苦苦追求、翹首以待的。

十多年來通過學法,我逐漸明白了,我們今天的生存環境是大法造就的,我們生活的條件是大法創建的,連我們自己的生命都是大法賦予的。師父從地獄裏把我撈出並洗淨,給我們傳法,時刻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帶領著我們一步一步走在正法修煉的大道上,其中師父為我們不知操了多少心,為我們付出了多少辛勞!我們今生能修大法,能置身於浩蕩的佛恩中,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多幸運啊!我深深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

師尊每年都為我們開闢了交流的平台,給弟子們切磋的機會,讓弟子們能緊跟正法進程,逐步提高上來。所以我也利用這個機會將自己這一年來的修煉心得體會向師父做彙報,和同修交流切磋,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信師信法 是修煉人的根本

作為一名修煉者堅定的相信自己的師父是最好的,相信自己所修的大法是最正的,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如果沒有這樣的正信,我認為就不是真修。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師父給予的。我修大法以後我認定這就是我苦苦等待的,今生今世這條路我要走到底。

師父經常教誨弟子要多學法、學好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學法是大法弟子的必修課。我們只有學好法,才能堅定不移的精進實修,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學法必須要有清淨心,明明白白的自己在學法,明白法理,用法對照自己,指導自己修煉。保證學法時間不受任何干擾。不管是講真相、發資料或處理一些其它事務,先學法後辦事。擠甚麼時間都不能擠去學法的時間。在當今諸事繁雜的情況下,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

我體會到:不管通讀《轉法輪》或師父的經文,抄法或背法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也是不斷提高心性的過程。在學法的過程中也是用法對照自己,修去人心,不斷去執著的過程。當自己的心特別純淨時,背法的效果也好,也容易記住。否則就容易受到干擾。

我修煉後不久,記的一次在似睡非睡中,夢到我正在一條大路上向前走著,忽然看到道旁邊有一座高台廟宇,大門敞開,門邊站一個穿長袍的人,頭上戴著古時候的帽子,此人伸出右手示意讓我進那個大門去。我一看這麼陌生的地方,和我們平時煉功的場所大不相同。我告訴那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你那門我不進。說著我就徑直向前走去。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對我「修煉要專一」的考驗。我清醒的堅定了自己的正信。

二零零零年後半年,我連續兩次去北京證實大法,為師父為大法討還公道。在天安門廣場我們好多同修被劫持在一輛車上,到了一個派出所門口惡警讓大家下車,誰都坐著不動。惡警一個一個往下趕,看大家還是不動就開始動粗,跨了一大步到我面前抓住我的頭髮就把我甩到地上,當時我甚麼都不知道了。後來不知怎麼又把我送到醫務室,我只覺的有人老在我頭上扒拉,扒拉了好幾次。我不知道自己頭上有甚麼東西。我用手去摸時,才知道原來自己頭上有一個饅頭大的包,但不覺的疼。我心裏一下明白了,師父替弟子承受了。我的淚水一下奪眶而出。一個六十五歲的人,一下被從那麼高的車上甩出去平躺在地上,那要是常人,不死也得傷。可我啥事都沒有,要不是慈悲的師父保護,還能有我這條命嗎?慈悲的師父給了弟子第二次生命。

從北京被劫持回當地後,公安聲稱我在天安門前喊「法輪大法好」,把我非法關入看守所五個多月。在此期間兒子被迫流離失所,邪惡為了找到我兒子的下落,安排讓我和我女兒見面,妄圖從我們母女對話中得到它們想得到的東西。結果邪惡大失所望,一獄警送我回號室的途中說:看來你一條黑道要走到底。我告訴他:我覺的我越走越亮堂!是呀!我覺的我是越走越明白!我越來越看清了中共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越來越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美好,師父的偉大、慈悲!

從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至今,我一直堅持背法。《轉法輪》背了好幾遍,在背法中,我加深對法的理解。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中講到:「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當時對此法理並不十分理解,也就這樣過去了。

當我在第三次背《轉法輪》第四講「業力的轉化」這一部份時,我突然像眼前開了一扇窗戶,一下明白了。表面上看別人給自己製造了矛盾產生了麻煩,讓你下不了台,覺的沒了面子,很難堪,可能當時自己內心很難受,認為是不好的事,但如果你沒往心裏去,你泰然處之過去了。對方會給你德,使你的業力得到了轉化,從而你提高了心性,心性提高了你的功就長上來了。煉功人不就要得功嗎?從深層意義上講它卻是好事!另外,常人社會的理是反的,常人認為是不好的事,可是在高層次上看卻是好事。明白法理後,對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麻煩事也就看的很淡很淡了。

記的有一次曾去了解被迫害致死同修的孩子的情況,只知道同修是某木材廠的職工,其它情況一無所知,但一種責任促使我不得不親自去找。這時,有同修勸我,那麼大的地方,姓名都叫不上你怎麼能找得見?此事拖了一段時間,師父教誨弟子們「正念一強,其實甚麼都能解決」(《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於是,我相信只要去找肯定能找到,就抱著這一念。

有一天,我和一同修約定趕下午快下班時到達目地地。中途轉了兩次車後在當地又乘了一輛出租車。司機很熱情問我們找誰,我們表示要找的人名字說不上,司機也說那是不好找的。我們告訴司機如果一個地方沒有,你拉我們再到別處去找。司機拉著我們剛到一家木材廠門口,只見一個人提一暖壺水從門裏走出來。司機告訴我們那人可能就是看大門的,你們問他可能知道。我們趕快走上去說明了具體情況後,那人先說沒這麼個人,並說他在這廠已呆了十幾年沒有他不知道的。我們再進一步說明情況後,該人才想到我們要找的人。他很中肯的告訴我們要找人的姓名及上班地點。此時我們才付了車費告別了司機。徑直走在要找的人上班的路上,我們心中暗暗欣喜:「總算找到了!」我們感謝師尊的慈悲點化與安排!

今年年初,我闖過了一次「病業」關。一天早晨起床後突然覺的喉嚨好像被甚麼東西堵住了一樣說不出話,連續幾天不能吃不能喝,但學法、煉功不間斷。有一天晚上熟睡中,好像有幾個人叫我跟他們走,我一看好像也不是惡警。我就跟著此人正要出門時,有一條胳膊攔住去路,我就高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也動不了我。」喊聲很大,竟喊醒了耳朵不好使的睡在斜對門的丈夫。醒後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喊那麼大聲。但那時的我是非常清醒的,即使在睡夢中我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做事靠正念靠神念,純淨的心態才是最佳狀態。當聽到別人說我啥也不幹,坐著等待圓滿,我不動心,我就把住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修煉,不是搞常人似的甚麼「運動」,沒有必要大張旗鼓、轟轟烈烈。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心中有法,站在法的基點上自己理智清楚,該幹甚麼按照個人的方式不停的做著「三件事」,不斷的修去人心,別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特別是在邪惡尚未除盡的環境中,時刻保持正念足、頭腦清醒、做事理智,不給邪惡一點鑽空子的縫隙,不在乎別人說甚麼。

我們只要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站在法的基點上,用純淨的心態不懈的做好「三件事」,問心無愧,其實完全沒有必要聲張。我們又不是做著讓別人看的。

二、「小花」開放中修自己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資料點遍地開花,在此形勢的推動下我們的這朵「小花」也不間斷的開了有幾年了。雖然數量不大,但各種形式的各種類型的資料都有,基本上滿足了當地的需求,發揮著救度一方眾生的作用。

今年初台灣海底發生地震,電纜線被震斷,一度造成上網困難。為了能及時看到每日明慧,那幾天我們經常是一人上網一人發正念,直到上去下載下來為止,保證了我們能及時得到明慧及所要的資料。

因同修忙的顧不過來,今年初,傳過話來讓我們做一份真相材料。剛開始做,由於不懂技術,做的很吃力,尤其是WORD格式,稍微不注意箭頭一點有時莫名其妙的就變了,這時就前功盡棄,又得從新再來。有時總是做不好,有時反覆好幾次,真是心急如焚。當我頭腦中想起師尊教誨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時,好像頓時又增添了信心,調整心態,靜下心來再繼續做。

所以剛開始做時,每份A4兩版的得做兩三天,效率太低,速度太慢了。當時我想這可是「救人的法器」,不能老這樣慢悠悠的,應該及時準確的用心做好。有了這一正念,在師尊的幫助下,技術逐步熟練,只要材料選好,用兩三個小時就能做完一期。這不是自己有多大本事,而是在大法修煉中為救度眾生師父給我開發了智慧。

做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本地「心語」小冊子也很長時間沒看見了。因無法跟同修聯繫。我想起師父講過只要是大法的事「不等不靠」。我又主動將「心語」的編排事項承擔起來。出了幾期還算順利,可是發現自己看明慧交流文章少了,整天琢磨動手搞一些創建圖形、搜集材料、粘貼圖案等事項,甚至有時煉功時腦子裏也想做資料的事。我發現自己竟產生了「幹事心」。我突然想到師父曾告誡過弟子「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工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我一下意識到我的「幹事心」太嚴重了。

我怎麼把它當成工作任務去完成呢?我找到自己的「幹事心」,潛意識中的「顯示心」,深究下去實際上就是「證實自己」的一顆骯髒的心。當找到這些不符合大法的人心時。我馬上調正了心態,立即歸正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進一步明確了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救人,而在救人的過程中還要修自己,修去自己許多不好的人心。

因為計算機設置的不同,編者、排版者、下載者、打印者修煉狀態的起伏,有時從網上下來的WORD格式的《明慧週報》或小冊子極容易變。有時稍不注意,不是這少一個字就是那缺個符號,有時竟缺一句話。這種殘缺不全的資料就不能發。我們就要採取補救措施。如:有一期《明慧週報》上有一則標題為《法輪功反迫害八週年》,印出來後才發現最後一個「年」字少了。因是豎排行標題,就將此標題另打好,粘貼在原來位置,沒有影響其效果。再如,有一期的《明慧週報》副刊上的歌詞《等候》打印出來後才發現文中空了一行,而下面一行被擠沒了。我們按同樣的字體同樣的格式設計好大小,如數打印好,再一份份粘貼在原處。儘量用心做好,但在印刷過程中有時還是受到干擾,造成了不必要的失誤。(這種缺字的情況是由於電腦缺少對應的字體,所以WORD文件顯示不全,建議儘量使用PDF文件打印)

有一次同修給我們送來了一些《九評》,還有一部份他拿不了了。問我啥時再給我們送來,我當時想,等這些送出去後再讓他拿來。我就順口說:下週拿來吧!同修走後我越想越不對勁,那麼多的東西集中到同修那裏也不行啊!師父教導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轉法輪》),我怎麼只從個人出發,不為別人著想呢?從而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心。宇宙中的許多生命,「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轉法輪》)最後就掉到人類社會中來了。我們修煉的人要返本歸真,就必須得修去這個「私」。這個「私」不修去,就從常人層次中跳不出去。新宇宙的法理是為他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絕不能把舊宇宙「為私」的特性帶到新宇宙去。從那以後遇到類似的事,我告訴同修,根據你的方便定吧!

三、救度世人中再精進

幾年來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外,我一直堅持發信寄資料講真相。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只要知道其地址姓名(郵編郵局可查到)都給他們寄資料。只要有「一定要救你」的強大正念,發出的信基本都能收到。我有一位老師在廣東省,我曾分兩次寄去《九評》,兩次打電話都說收到了,最後她也選擇了「三退」。

有一同修去年回老家帶來些人員信息資料,分給我四個人的地址、姓名。我經常給發信寄資料。今年這位同修回家後找到其中的兩位勸其「三退」,這二人很快的退出了惡黨。我經常給一個勞教所中的警察寄信,其中的一個警察的孩子對別人說:有人經常給我們家寄資料,我爸爸拿回家,我們全家人都輪著看。此人雖然到目前還沒三退,但對大法有了一定的認識。三退也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中小學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龐大的群體,為了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平時我就注意收集這方面的通訊信息。按慣例每年新學年開學的第一天,一般中學都將初、高中新生分班名單張榜公布。為了擴大救度範圍,利用此機會,我在今年開學的那天,一上午不停的跑了幾個中學又收集到了一些教師與學生的名單,作為下一步救度的對像。其中到一所中學,我看到校門口站了不少人,我一問才知道校園內不准外人進去。我想我要救人,我可得進去呀!我在那站了一會兒想好了應對的辦法。發著正念,我就大大方方的徑直走進了校門,抄好了我要的東西,我又走出該校門,好像根本就沒人看見一樣。

我平時外出時經常帶一些真相資料。有時碰上熟人遞一本小冊子再加一本《九評》。有一次,我出門時帶了幾本小冊子和《九評》,發的還剩一本《九評》時,我想去商場看能碰上哪位有緣人。出門後上了車,才發現乘錯車了。我想錯就錯吧,說不定那裏就有有緣人。下車後,我就一直向前走,看到路邊停一輛自行車前面有一車筐,我想有緣人不就在這兒等著嗎!一邊想一邊順手將那本《九評》投入車筐中,並發一念:拿去好好看看吧!你會成為有美好未來的有福之人。

回來時還剩一本小冊子,臨下公交車時我就將這本小冊子放到車的座位上,我想有緣人會看到它的。我從中門下車,此時我看到司機也從中門下車,我一下緊張起來,想著司機可能看到了,於是加快了腳步趕快離開。後來我發現自己的「怕心」又起來了,同時也看到自己的正念似乎也沒了。我為甚麼不發正念讓他看不見呢?從而我向內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找到了自己的正念不足。平時還覺的自己挺不錯呢,關鍵時刻為甚麼自己的正念就沒了呢?說明自己修的還是不紮實,還得下功夫學法繼續提高自己,繼續修去人心。

今年過年前聽說有一個地方出了點事。一同修對我說她甚麼資料都不要了,只要一份自己看的就行。事隔一天,另一同修又來說要把一些東西都收拾起來,暫停一段。我當時甚麼都沒說,我想這些都是衝我來的,衝著我的人心來的。我當時想你們都這樣,我怎麼辦?我開始向內找自己。我找到自己也有「怕心」時,突然我腦海中出現師父《洪吟二》中「念一正 惡就垮」的教誨。我一下明白了,關鍵時刻我們正念要足。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邪惡對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未來的神又能怎麼樣呢?平時我們老說「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關鍵時就要把它徹底否定了。師父《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就告誡我們:「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而此時此刻我們的心可不能動啊!過了幾天這兩位同修甚麼也不再提了,一如既往的仍然做著自己該做的事。

救世人就要講真相,一個人明白了大法及大法無辜受迫害的真相後,他就會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他也就能正確的擇善而從。時間充足就面對面講,時間緊就遞上資料簡要的講,最起碼讓對方知道當前全民掀起的「三退」大潮,進一步講清為甚麼要「三退」,怎麼辦「三退」等。先引起他去思考此問題。再遇到你或別的同修,他就會作出明智的選擇。有一位鄰居曾在上課時,發現一學生拿著一本《轉法輪》,他隨手一翻看到「真、善、忍」三個字,他就覺的很好。以後我又給送去《九評》等資料,最後他明白了真相毅然決然「三退」了。

長期沒見面的老熟人我就直接登門拜訪,一方面表示探望,更主要的是講真相、勸三退。一次,帶上禮品及真相資料去一位老朋友家。落座後寒暄幾句,就言歸正傳,我們發著正念,這位朋友談他老家的老同學步行十幾里山路,給他講真相讓他一定記住一句話:「法輪大法好」。他的一位親戚讓他記住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丈夫去先讓他看MP4上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錄像,再勸他「三退」。開始他有些不想退,後來我們講:「這是大事,我們今天就是專為此事來的。」後來,他很快自己起名「三退」了。由此看來,一個人明智的選擇,除個人的因素外,是由各種條件、環境因素促成的,如果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齊心協力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那我們救度的人將會更多。

一親戚過年時,我給其一本《九評》,後來再沒機會見面,九月初的一天親戚家聚會,我想這是大好機會,可是人很多,我怎樣找機會勸其趕快「三退」呢?正在這時我鄰座的一位起身走開了,這時我的這位親戚很快坐到我旁邊來。我們寒暄了幾句後,我不失時機的問他《九評》看完了沒有。他說看完了。他也知道自己所在單位的一些腐敗現象,他一定要退出這個邪黨,但幾次上大紀元網站上不去。我說那你起個名我找人幫你退了。他很快起了名做了「三退」。坐在我另一旁的一位親戚媳婦,我告訴她這是一件大事,你一定要轉告你的丈夫,趕快作出明智的選擇,千萬馬虎不得。

不久前,有兩個以前的熟人,十多年很少見面,最近他倆結伴來看我。我知道這都是有緣人,表面上是他們來看我,其實是師父將他們安排來,讓他們來得救的。我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幾句話就勸退了。人有明白的一面,但在當今這個生活的環境中有的人的本性被迷失了,這就需要以師父教給我們的法理去破除其心中的迷霧。

我和大家一道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三件事」,比起其他同修來我做的很不夠,距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甚遠,今後還要繼續努力做好。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對每一個修煉者的要求也越來越高、越來越嚴。我們做事的心態和基點也顯的更為重要。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必須符合法的要求,符合法的標準。我們一定要在法中修,在法中精進!願我們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救度眾生中,穩健的走好最後修煉的路。

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