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一思一念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在法中我們悟到,思想中不在法上的,人的理,人的念都是舊勢力安排的,都是舊宇宙的因素,都是在人中形成的觀念,其背後都對應著執著心,都是我們應及時識破並清除掉的。

下面我想舉幾個同修們在現實生活中,在助師正法中是怎樣隨時隨地的向內找,歸正一思一念,去掉各種人心的例子。

一、純淨心態

同修甲製作的《九評》真好,真象一本本精緻的書,她要求自己做出最好的真相來救度眾生。

有一天,她跟我說:「你說我做出這麼好的真相,不知傳到哪一位同修那去,如果那位同修發的時候心態不穩,那能達到更好的救度眾生的目地嗎?」我聽後說:「你別要這一念。你在思想中想:解體清除這一念以及背後的顧慮心、擔心。你雖做出這麼標準的《九評》,可是你發出的這一念,不都加在了這真相上了嗎?同時你不也給發資料的同修一個不好的場了嗎?怎麼能更好、更多的救度眾生呢?如果你做真相的時候這麼想:把我的功都加在這真相資料上,加持這真相資料、加持發資料的同修、加持眾生的正念,讓這真相資料打開眾生的心結,寫三退聲明得救度。讓眾生珍惜並廣傳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度。是不是很好?」同修甲聽後很贊同,清除了思想中不正的念頭,純淨了救度眾生的心態。

二、修去情

同修乙的弟弟在買賣房的過程中賠了九千元錢,乙知道後,思想中總有「弟弟手頭這麼緊,還賠了這麼多錢」的念頭,排也排不掉、壓也壓不住。學法也靜不下心來,不知道自己學的是甚麼,滿腦子都是弟弟。這樣一連幾天,她感覺不對勁了,就向內找為甚麼會這樣,如果是別人的弟弟我會動心嗎?答案肯定是不會的,那麼這裏邊就有一個「情」。為甚麼賠錢了難受呢?這裏邊還有一個「利」。找到執著後,只要再有弟弟怎麼樣、怎麼樣的念頭,她就在思想中想:解體清除這一念及背後的「情」和利益之心。然後一遍一遍的背師父的法〈修者忌〉。只半天的工夫,她的思想中再也返不上來有關弟弟的念頭了,學法、救度眾生時,正念也很強了。

三、修去怨

同修丙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我經常去她家與其切磋,並告訴她如果想找我時,等我丈夫上班的時候再給我打電話。那時我有對丈夫的怕心,怕丈夫追問、干擾。可有一天,丈夫在家時,同修丙來了電話,叫我去一下。我一聽思想中就有了怨同修的念頭:「叫你別這個時候打,你偏這時候打。」這一念一出,我就解體清除它,可是這時胸口已經被堵上了一團物質,很難受。

我馬上坐下來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內對同修的怨和對丈夫的怕心。感覺到堵的物質下去了一些。這時孩子問我,媽你怎麼不去同修家了?我說:媽媽帶著這麼不好的場到同修家,對同修有幫助嗎?等媽媽把堵的這一團物質清除掉後,再去同修家。

我剛要繼續發正念,忽然思想中想起了師父的法:「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轉法輪》)我只背了兩遍,堵在胸口的物質馬上就沒有了。我一下子悟到了這段法的一層法理:舊勢力不都是舊宇宙的佛、道、神嗎,它安排的一切,都別想動了我的心,歸正好自己後,我去了同修家。

不管覺的自己怎麼有理,只要自己動心了,就應及時向內找自己,修自己。平時我們思想中只要有想別人不好的念頭時,就已經有怨心了,就應該立即解體清除這不好的念頭和怨心、歸正自己、加持同修。

四、修去愛誇人的執著

一日,我們幾位同修一起做助師正法的事。我覺的同修丁做的真好,就隨口誇了她幾句。沒想到,過了一會,同修丁很嚴肅的對我說:「你總喜歡誇人,這樣會使同修產生歡喜心,你這不是起魔的作用了嗎?」聽到這句話,我立刻覺的臉火辣辣的,覺的很沒面子。我開始解體清除我空間場內的虛榮心、求名心、和愛聽好聽的,不愛聽不好聽的因素。

一會的工夫心就平靜下來了。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為甚麼總喜歡誇人呢?啊!原來這裏邊隱藏著很大的執著呀!自修煉以來,我如果發現同修有執著,總會當面告訴她,然後再誇她幾句在哪方面做的好的地方,表面上是在鼓勵同修別灰心,實際上是我有怕「得罪人」的心,有怕她想我不好的保護自己的「私心」。從這以後,再看到同修做的好的地方,我就默默加持她,看到同修的不足,我會直言告訴她,同時解體清除我空間場內怕「得罪人」的人心和私心。

五、修去色、欲之心

一日,同修戊正在洗澡,她丈夫開門對其說:「洗完澡到我這來」。戊同修望著丈夫笑了笑,沒有吱聲。丈夫剛一關門,戊同修就開始向內找:丈夫有這種想法,我雖沒發現自己思想中有色、欲的念頭,但肯定是自己空間場不純淨了。她開始清除她與丈夫空間場內的色、欲、情的觀念、物質、因素、思想業、操縱丈夫的色、欲、情魔以及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等她洗完澡以後,丈夫已經睡著了。第二天早晨,丈夫已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了。

我們遇事要用神念,「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保持一個和諧的生活。

戊同修向內找,發現有時看見談戀愛的就不自覺的瞟一眼。聽到兩個人互相傾心,最終沒有結果的故事,傷感的心情有時或持續幾天……,後來,她一發現思想中有與色、欲有關的影像及念頭時,戊同修都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色、欲、情的因素、物質、觀念、思想業、執著心。如果一走一過,看見丈夫看電視,正看到有關色的鏡頭(如談戀愛或感情方面)時,戊同修就清自己與丈夫空間場及電視片背後的色、欲、情魔。

六、修去自責心

同修己對我說:她雖然做了很多助師正法的事,可是做的並不純。己同修說:「我在『七﹒二零』以前剛得法時,有過男女關係問題,過後我意識到錯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應該這樣,就改了。多少年過去了,再沒發生過這類事,並且已修去了色慾之心。看了師父的經文,我就鼓足了勇氣分別與兩位同修曝光了此事。可是每當開切磋會時,思想中就有我還應該把男女關係的事跟同修們曝光的念頭,可是又沒有勇氣,造成負擔很重,很不安。」

我對己說:「如果你思想中再有讓你曝光的這一念時,你就解體清除它。因為你已經跟兩位同修曝光了此事,已經沒有色、欲的問題了。這不是干擾你與同修在法上切磋,讓你產生新的執著嗎!」同修又說:「每當做助師正法的事時,都挺有正念的,可是思想中總有我有過男女關係的問題,我不配做這麼神聖的事的念頭。這時一下子正念就沒了,心裏很難受。」

我與同修己切磋,你這又產生了自責心。其實這種事情是因為當時主意識不強,被色、欲、情控制作了不該做的事。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既然已經過去了,現在你也在這方面修好了,就不要再產生新的執著自責心影響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了,這不又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以後再出現自責的念頭時,你就解體清除它,並正告它,過去我走了你安排的路,現在我識破你了,你別想再干擾我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做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只一天的工夫,再與己同修交流時,她已經正念很強了,這些不好的念頭已經沒有了。

七、修去怕心

同修庚從小膽子就很小。「七﹒二零」以後,一有同修被迫害、或「敏感日」、「蹲坑」等消息,她就產生強烈的怕心。前幾年每次出去發資料之前,她都很怕。可是不管怎麼怕,她都會出去做。那時她還不知道應該歸正一思一念。

發完之後,她發現怕的物質去掉了很多。可是一聽到「緊」的消息,她又怕上了。就這樣反反復復。自己始終感覺到在「怕」的恐懼之中。

兩年前,有一天又傳出不利消息。她在家中怕起來了。腦海裏出現了曾抓過她的一個警察的影像,在她家四樓處正在往上走。一會看到警察到了她家門外,正要敲門。她怕極了,立刻立掌鏟除自己空間場內的怕的物質與因素及警察的影像。可是好了一會兒還上來。她就繼續發正念。一連好長一段時間,腦海裏總出現警察的影像。

有一天她忽然悟到:這些怕心是由於「煉法輪功就會被迫害」、「出去發資料就會被抓」、「家裏有資料就是證據」的觀念,產生了思想業,想多了就形成了怕心、恐懼心呀!我們是在做全宇宙中最偉大的事,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不應該被抓、被迫害呀!這些觀念都在承認邪惡呀!以後只要再有怕的念頭及影像,她就連同那些觀念、思想業、怕心一起清除掉。現在她空間場內怕的物質已經少多了,發資料、講真相之前,很少有怕的念頭了。

八、修煉中有生活

是修煉中有生活,還是生活中有修煉呢?有的同修由於在日常生活中,沒有破除人的觀念、人的理,而被迫害的身體出現嚴重的不正確狀態,干擾了做「三件事。」

辛同修一天剛吃完飯,一看錶,孩子放學時間到了,得去接孩子,可是思想中想:「剛吃完飯,出去容易嗆風啊!」(觀念)但是時間到了,便硬著頭皮出門了。到了晚上,不但胃疼的厲害,還連拉帶吐,鬧了一宿,發正念也不見輕。

後來她就一邊否定著迫害,一邊向內找自己,回想頭一天的經過,一件事、一件事的找,怎麼做的,怎麼想的,她一下找到了這個觀念,於是她就把吃完飯見風就嗆風這個觀念,及利用這一觀念參與迫害的一切邪惡與因素以及這種不正確狀態解體、消滅、清除,身體便恢復正常了。

夜裏,同修辛胃攪和醒了,一口一口的吐酸水。這時思想中想:「昨天晚上吃甚麼了,造成了胃酸。」辛同修馬上正念否定它:「不對,我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沒有執著心吃甚麼填飽肚子都是可以的。』(《轉法輪》)」正念一出,立竿見影,酸水戛然而止,胃也不攪和了。

兩同修在路上相遇,壬同修說:「這段時間我迷糊,而且越來越重,現在站著都費勁。」另一同修說:「遇事向內找,是哪不符合煉功人標準了。」壬同修說:「沒有啊!」壬同修又說:「我現在去市場買肉包餃子。」另一同修問:「孩子要吃餃子,還是老伴想吃?」壬同修說:「沒人想吃,今天不是清明嗎,不得符合常人狀態嗎(本地有清明包餃子的風俗)。我特意留棵酸菜,有二十多天了。」同修說:「這是觀念。我們的肉身得吃飯,填飽肚子。這就是在符合常人狀態。應儘量節省時間,把心用在做三件事上。」這時就聽壬同修說:「我好了,不迷糊了。」

九、堅定正念

修煉前,幹甚麼事一累著了,我就會出現虛脫的症狀,臉色煞白,渾身冒虛汗,心跳過速,必須得上廁所大解。這幾年做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很忙。有時自己會被惰性和求安逸之心所控制,就不太重視煉功了。今年明慧電台統一了煉功時間,我也重視起煉功了。

可是有一天早晨煉頭頂抱輪時,我就出現了像虛脫的症狀,渾身冒虛汗、臉色煞白,這時思想中有一念:「是不是又犯虛脫的毛病了。」我馬上否定了這一念:「我師父給我推到位了,怎麼還有原來常人病的狀態呢?這是邪惡的迫害,我不承認它,解體清除這一念以及像虛脫的症狀。」我就這樣一邊抱輪,一邊清除著。

可是這種症狀卻越來越嚴重,心跳過速。最後我只好放下手,趕緊去大解。正在我感到很難受的時候,思想中又出一念:「哎呀,真的是虛脫了。」我立刻堅定的說:「解體清除這一念,我這不是虛脫,不是病,更不是消業。就是由於惰性和求安逸心自己煉功少,被你邪惡舊勢力抓到了迫害的藉口。這是迫害,我不承認你。我有執著也不允許你邪惡迫害。我會在法中歸正的。」只一會的工夫,身體就恢復了。

可是第二天早晨,剛要煉功時,思想中又開始想了:「還像昨天那樣怎麼辦呢!」我知道出怕心了。我馬上解體清除這一念及怕心。可是抱輪時又出現了昨天的症狀,不管怎麼難受,我始終正念對待,在思想中正念否定。幾天後終於抱輪一身輕了。

十、信

我們從法中知道一直修煉到最後,都有對師對法信不信的考驗。癸同修正在改字,思想中忽然冒出一氣呼呼的念頭:「來回來去的改。」這一念一出她已經感覺到肺要氣炸了。她立即意識到這是怨和她自己空間場內讓她動氣的魔性。

於是,她就在思想中說:「你讓我生氣!我解體你,同時把怨的那一念及魔性、怨心一起解體清除了。」但此時,氣並沒消下去,念頭也沒斷,還出現了不信師、不信法的念頭。她就一直在思想中清除著這些念頭。並堅定的說:「這些念頭,你別看你在我腦中想,可是你不是我,我不會上你當的。真正的我就信我師父的,我師父今天讓我改過來,我就改過來,明天讓我改回去,我就改回去,我師父讓我怎麼改,我就怎麼改。」

同修就這樣在思想中堅定的解體著壞念頭。用了半天的工夫,自己思想中的壞念頭沒有了,讓她動氣的魔性也消掉了,身體也舒服了,心也平靜了,邪惡最終解體了。這時師父的法一下子在腦海裏出現了:「正法中哪,有個理──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你們記住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理都是正的,被處理的都是錯的。(鼓掌)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十一、修去「自我」

剛開始,每當同修們說我「行」的時候,當別人誇自己的時候……自己感覺那個美,心都舒服,馬上思想中就有「你看我真行」的念頭了。我知道這是認為自己「了不起」的自心生魔,還有顯示心、求名心、虛榮心。每當別人做的好,自己看到後,感覺心不舒服時。我知道這是妒嫉心,我就解體清除這些人心。可是後來我發現,還有一顆隱藏很深的不易察覺的「自我」。

認為自己「行」,生出自心生魔、虛榮心、顯示心、求名心時,是證實自己,執著自我;遇事時沒有按照自己的辦法做,心很不舒服,生出妒嫉心、爭鬥心時,是執著自我;對別人有想法,不滿意別人,生出怨心時,是執著自我;想別人怎麼怎麼不符合法,用法要求別人,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時,是執著自我;喜歡好聽的,不喜歡不好聽的是執著自我;別人一說就炸,是執著自我;……

很多執著心都來源於「自我」,而「自我」又來源於私。這個私又是舊宇宙走向滅的根本原因。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從「私」中走出來,從「自我」中走出來。其實我們的一切都來源於法中,沒有師父管,一個人又能做甚麼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這以後再發現上述執著時,我就連同「自我」、「私」一起解體清除。

十二、基點

同樣一件事情,做的時候想法不同,基點不同。

如學法時想:「得多學法呀!不然學法少了該被迫害了。」站在了為私為我,怕被迫害而學法的為私的基點上了,應解體清除這一念。我們學法是為了更好的同化大法,真正的實修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如講真相時想:「怎麼怕也得做呀!不做就圓滿不了了。」為了圓滿而做,為私為我。應解體清除這一念。我們講真相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史前大願。

如發正念時想:「得多發正念,不然該被迫害了。」保護自己,為私為我。應解體清除這一念。我們發正念是不允許邪惡迫害眾生,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

如向內找時想:「得趕快向內找啊!不然的話邪惡該迫害我了。」怕被迫害而向內找,為私為我並且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向內找是師父教給我們的法寶,是修煉人的體現,是修煉人都應該做到的。

十三、兩條路

一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做的很好,每天少則十幾人,多則幾十人。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被綁架了。另一同修做了很多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可是被迫害的下不了床,最後失去了生命。

他(她)們做的那麼好怎麼被迫害了,是不是做的越多越被迫害呀?同修們在思想中產生了波動。參與迫害的警察因此而對大法犯了罪。當世人看到同修被抓,看到同修的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失去了生命時,不明真相的世人產生了嚴重的怕心,給救度眾生設置了很大障礙,起到了很大的負面作用。

據同修講,面對面講真相好的那位同修很容易動氣,同修已看出他有色慾之心了。被迫害致死的那位同修,以前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後,就產生了怕心和對同修極大的怨心。

不是同修做的越多越被迫害,而是同修們在思想中,在按照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在走啊!沒有分清不符合法的各種念頭和執著心都不是自己。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學法上,並沒有用法歸正自己、實修自己,把做事的多少當成了修。讓你氣,你就氣;讓你怨,你就怨;讓你執著名、利、情,你就抱著不放。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必須清楚,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兩條路」:一條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好「三件事」的同時,無條件的「向內找」,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煉路;另一條是舊勢力安排的,把個人修煉看作第一位,以大法弟子心性沒提高為由,對大法弟子的名為考驗、實為迫害的路。

那麼如果我們再遇到周圍的環境很不好,心性干擾很大;或者是身體上出現了像「病」的狀態;或者是被關押,影響到做三件事,那一定是由於我們心性沒提高,只是「做」,而沒有修自己。被舊勢力抓到了迫害的藉口,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

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在思想中不能再有這是師父安排的「提高心性」或者「消業」的念頭了。首先應正念否定,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有執著會在法中歸正,決不允許你舊勢力迫害,並高密度的發正念結束這種迫害形勢。然後向內找自己。找一找自己哪一念承認了邪惡,還有甚麼執著沒有放下,解體清除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和各種執著心,歸正自己。我們向內找並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而是作為大法弟子應「時時修心性」(《洪吟》)。

十四、歸正

我們是法的粒子,我們不但要每天大量學法,更關鍵的是要同化大法。遇事想到師父的法,用法衡量一思一念,隨時隨地解體清除思想中不符合法的念頭。如果以前有過不符合法的念頭,當時沒有意識到,以後經過師父的點化或同修的提醒,知道後,我們也要想到解體清除它。這些不符合法的念頭,都是物質,都是活的。你不清除它,順著它去想、去做,那麼它就會加大、加強,反過來它就會控制你、左右你。舊勢力就抓到了迫害的藉口,因為你要了它的安排。所以我們要時時事事用法來指導我們的言行,真正的做到實修自己。

如果我們每個小粒子都能形成自身向內找的機制,同時又能看到同修的不足時,善意的指出。大法弟子整體也形成向內找的機制,有不正的思想就用法歸正,百脈連成一片,我們就會協調一致;那麼我們在大法中修出的能量場就能隨時隨地的解體著邪惡;我們的講真相就能達到最佳效果;讓世人看到大法的神奇和偉大;那麼我們就能更多的救度眾生。

建議我們的協調人,建議講真相做的比較好的同修,建議我們的切磋會,建議我們的學法小組,在學法、發正念、切磋救度眾生怎麼做、有甚麼辦法、有甚麼經驗、怎麼去營救同修的基礎上,不要忽視大法弟子最基本的向內找、實修自己的切磋。

由於經常聽到有同修說,不會向內找,或有同修說,知道有執著心,但不知道怎麼去掉它。所以現將我們幾位同修近幾年來,在一思一念上實修自己的方法寫出來。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