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紮實實學法 一心一意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尊敬的師尊您好!同修們好!

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偉大師尊的諄諄教導下,在正法修煉的道路上,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成熟了。在正法修煉的實踐中,我深切的體會到,沒有師尊的洪大慈悲與巨大付出,誰也圓滿不了;沒有大法的無邊法力,宇宙眾生將走入毀滅的境地。是師尊給了我生命的永遠,是師尊給了宇宙眾生最美好的一切。我由衷的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因到天安門去證實法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北京看守所,被邪惡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二零零四年,我因向世人講真相,被惡人舉報,又一次被惡警綁架關押在勞教所,我堅決抵制邪惡的迫害,正念正行,在師父的呵護下,被無罪釋放。由於我被邪惡綁架、非法關押,給證實法、救度眾生帶來很大損失,給親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和恐懼。我到哪去,多長時間,家裏人都看著,都受到限制。

為甚麼許多同修平穩的做著三件事,而我就沒做到?為甚麼我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到迫害呢?師尊說:「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幹事心」很強,學法少,即使學點法,也是走形式,沒有真正的學進去。為了證實法、救度眾生、抵制邪惡的迫害,我加強了學法。學法時間由每天兩個小時增加到半天。認認真真的學,紮紮實實的學。我還經常背法,《轉法輪》我不能整篇的背下來,我就一句一句的背。現在,已經背了六遍《轉法輪》。由於我敬師敬法,更高層次的理解,法不斷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我更深的理解了師尊說的「我的願望是把大法傳出來,叫我們更多的人能夠受益,使真正想修煉的人依法能夠往上修煉。」(《轉法輪》)這句話的深刻內涵。

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以法為師的,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明晰法,才能不斷提高心性,正念正行,抵制邪惡的迫害,救度更多眾生。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應該用法來衡量,我們所做的一切證實法的事,符合了法理就會暢通無阻、事半功倍,違背了法理,邪惡就會鑽空子,進行干擾和破壞,甚至發生被惡人舉報、被邪惡關押、勞教、判刑等迫害。由於抓住了正法修煉的根本──學法,從二零零五年起,我平穩的走到了現在。

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當前大家要不能夠完成這件事,不能夠使眾生得度,你們自己就沒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約,同時也會給整個正法、宇宙、眾生帶來災難。」「個人的提高還是第一位的,我是說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要做的事中最重要的是救眾生,目前看也非常的急。」證實法、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身為大法弟子,如果不能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就失去了生命的價值和存在的意義。

我努力認真的講真相、勸三退。我把生活中遇到的事,都當作講真相、勸三退的切入點。我在接觸人時,第一念就是抓住時機向他講真相、勸三退。資料點的同修說,我做的勸三退的人最多。實際上,真正普度眾生的是師尊,我們只是在人的表面做做而已。

有一天,我思想中冒出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想法,我這樣走街串巷講真相、勸三退,熟人、陌生人知道我的人越來越多,這多危險啊,由此而產生了怕心,影響了我救度眾生。在常人中大面積的講真相、勸三退真的危險嗎?這種想法符合法理嗎?在學法中,我認識到這是法理不清。師尊說:「而學員承受的魔難,不只是由於學員自己自身業力造成的,更不是人類本身給大法製造的障礙。人沒有那個本事。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他們才變得非常強硬,他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他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師尊告訴了我們這場迫害的實質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操縱壞人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我們的空間場是有強大能量的。常人根本動不了我們,真正迫害我們的是邪惡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是在做著宇宙中最神聖、最慈悲的事,是在救度眾生,是按照至高無上的宇宙大法在做,是把自己溶於法中,誰能動了我們呢?誰又敢動我們呢?邪惡也只能是望而生畏。如果我們把自己當作常人,用常人的觀念去看待講真相、勸三退,那就已經是在常人的層次中了,邪惡迫害真的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了。法理清晰了,心也踏實了,我繼續做著講真相、勸三退的事。無論風雪嚴寒的冬天,還是烈日炎炎的盛夏,從未間斷過。

我們在常人社會中,利用常人的形式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表現上也要符合常人的狀態和社會形式。我講真相、勸三退時,非常注意人表面的安全,從來不穿有特點的衣服,不梳特殊的髮型,在人多的地方講真相、勸三退時我都要發正念:把我倆下個罩,我跟對方講真相、勸三退別人看不見、聽不見。有的陌生人問我姓名、家庭住址、電話號碼,我不正面回答。

我每天凌晨三點起床,為師尊敬香,獻上水果,然後學法。三點五十分,參加中國大法弟子集體煉功。上午時間學法,下午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我要求自己每天整點發正念十次。我是家庭主婦,每天要做飯、洗衣、料理家務。我的哥哥姐姐年歲大了,家裏有甚麼事都叫我幫忙,我覺的非常疲勞,就想,師尊給我安排的路怎麼這麼累呀?有一次學習《轉法輪》時,師尊的一段講法,打入我生命的最微觀:「可是那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他並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轉法輪》)。我心中豁然開朗,原來,師尊叫我儘快提高的。苦點累點是好事呀。每一個大法弟子的業力大小不同,生命特點不同,生活環境不同,發的願不同,因此修煉的路不同。從此,我不再叫苦叫累,不但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也把常人中的事做好,把大法弟子真誠、善良的美好形像展現給世人。雖然苦點累點,這是師尊給安排的路,我樂在其中。

我的孩子在市內打工。今年的一天,孩子突然跟我說要到大城市去闖一闖,我同意了。孩子離開家到大城市去打工,會給我減輕不少家務負擔,使我有更多的時間做證實法的事。孩子買好了車票,孩子真的要離開我了,我心裏放心不下,擔心孩子照顧不好自己,在外面吃苦遭罪,心裏非常難受,和孩子難捨難離的,出現了總想哭的狀態。我頭腦是清醒的,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轉法輪》)常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我不是常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是為證實法、救度眾生而活著,絕不能讓「情」在我的空間場中蔓延、滋長,我要修掉它。我抑制自己,不想孩子,不哭出來,照常做著師尊要求的「三件事」。

對孩子的情不斷往外冒,我心裏一直很難受,心疼孩子,心裏放不下孩子,還是想哭的狀態。為了排斥這個情,學法時,我精神更加集中,讀出聲來,整點發正念時,我又增加了一念:那個情不是我,我不要它,不許情魔干擾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徹底解體情魔。講真相、勸三退時,我不斷的發正念,排斥情魔對我的干擾。

儘管這樣,「情」還是不斷的往外冒,攪的我心裏非常難受,總想大哭一場。這時我意識到,這個人的情,在我的身上如此的根深蒂固,排不走,壓不下,想不要它都不行。孩子離開家的時間到了。我和丈夫送孩子上車。一路上,我的心異常平靜、祥和,沒有了往日的難過,沒有了想哭的狀態,還笑呵呵的囑咐孩子很多話。我知道,是師尊在另外空間把我身上的「情」這座大山拿掉了。我深深的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弟子真的無法回報啊!

現在我的時間比以前寬鬆多了,這是師尊的安排,我知道,這是師尊讓我救度更多的眾生。記得孩子走後的第一個星期,我勸三退的人數達到了九十二人。

正法修煉已經到了最後了,時間瞬間即逝。可是,還有那麼多的眾生沒有被救度。平穩的走好每一步,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大法弟子只有紮紮實實學好法、明法理才能走正師尊安排的路。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