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了大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第四次交流會徵稿了,我也要參加。不管我做的好不好,都要有精進的心,因為那是師父要求的。希望好的一面對同修有所借鑑,有失偏頗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在小組學法的矛盾中修自己

有段時間,我一週沒到學法小組學法。丈夫打麻將,兒子上網,都跟我要錢,他們甚麼都不幹,還看我不順眼,把我氣的夠嗆。問題出在哪了?向內找自己,看到了我的私心:不願和同修在一起,嫌她們修的不好,怕耽誤自己的時間。是自己不對了,不參加集體學法,這不是不聽師父的話嗎?這不脫離集體了嗎?還有,想想學法小組成立以來,自己常有完成任務、不得不去的念頭,還找一些藉口來掩蓋執著,嫌同組同修不精進,看不起她們,怨心有時也起來了,還覺的自己挺為同修負責的,其實已不在法上了。

師父在《法輪功》中說:「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別人」 , 「嫉妒心還會傷害同道人,比如說些不好聽的話使人的心無法入靜;當他有了一定功能,出於嫉妒可能用功能傷害同道人。」

學到這段法的時候我震驚了,原來看不起別人是嫉妒心;看同修不精進的言外之意是「我」修的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心,還不易察覺;和她們交流的時候總是有所保留,怕她們聽不懂,這是分別心;不能表裏如一;有想改變別人、把自己的認識強加給對方的心,不想改變自己,或者根本就沒看自己;缺乏足夠的善心……

我看到了自己太多的不足,可是沒有修去,在另一學法小組突出起來。因臨時有需要配合的事,我參加了另一小組的學法。她們的學法方式不符合我,悟的跟我也不一樣,自己就動心。我也向內找了,但都是想先改變別人,抓著同修的不足不放,結果矛盾越來越激化。

師父在《法輪功》第三章中說:「煉功是向內找,自己多修煉自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哪方面做的不足,自己得爭取提高,向內使勁。人都向外使勁,別人都修好了,都上去了,就你沒上去,你不是白搭嗎?修煉得自己修嘛!」

當我從法中明白、再去學法的時候,同修不理我,我就叫著自己名字在心裏說,大法弟子都是向內找的,就是你自己有問題。這時,師父的法展現在眼前:「你所遇到干擾你心性的事情,都是在提高你的心性,就看你怎樣對待,看你能不能守住,看你能不能在這件事中提高你的心性。」(《法輪功》)當我的心性在法中昇華、沒有了自我的時候,就和同修敞開心扉交流,把自己溶在整體當中,展現在我眼前的都是同修正的一面、精進的一面,一切就恢復了正常。我真的感謝師父給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機會,修去了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證實自我的心,也感謝同修對我的包容。

二、到黑窩近距離發正念體會到的神奇

有一次,我們到勞教所發正念前,天陰的很厲害。我想,這是邪惡要解體了,妄圖起干擾作用。幾個男同修都說:「師父說了算,邪惡干擾不了,這邊不缺雨,一邊下去。」走到半路,下起了小雨,我們誰也沒動心,也沒有一點回去的念頭,並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

走著走著,雨停了,淋濕的衣服也被風吹乾了。坐在勞教所附近的大地裏,心裏想著,我們就是來證實大法,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營救我們的同修,救度眾生;不許勞教所裏的眾生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給他們自己留條後路。我們發出了慈悲強大的正念,我覺的能量場可強了,自己在另外空間的體也非常高大。

類似的事情遇到好多次,比如發完正念往回走,下著小雨,你剛把門一關,那雨就像倒下來一樣,好像就等你進屋才下。我們一次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放下自我講真相,救度眾生

我找到一份工作,給一家人做飯,他們受共產邪黨宣傳蠱惑中毒很深。我沒修煉時是臉皮薄、愛面子、不讓人說的那種人,不太想講真相。又一想,應該放下自我,救度眾生要緊,我就一點點和他家人講真相。

一開始他們不讓我和孩子講,我就跟女主人講,修大法的人個個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這個世界上你們最可以信賴的人;講認同大法的人得福報,信的越誠福越大。有時間我就和他們講,不管在哪,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和《九評》就撿,回來看完再發出去,會有好報。我還上他媽媽家去講,儘量讓他們明白真相,在同修的配合下,這家人大部份都三退了。

這家的孩子特別天真,後天觀念少,明白真相後,每當同學一來,有時候還沒等我說呢,他就說,你快點讓阿姨給你退團吧,快念「法輪大法好」吧。有個孩子來他家好幾次我也沒跟他講上真相,心裏挺遺憾。我正想呢,門鈴響了,那個孩子來了,當時我真的感動的想哭,心裏想師父啊您太慈悲了,讓這個生命得救啊。這回我給他講了很多,講著講著我哭了,真的是慈悲心出來了,他後天就上大學走了,不明真相是那麼的可憐,今天不就是師父給他得救的機會嗎?最後,他同意退團,並說,真太謝謝阿姨了。我說那你就謝我的師父吧,謝法輪大法吧,無論你走到哪裏,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增加福份的。

一天早晨,男主人在看電視,喊我說:大姐你快來看,你們最恨的人出來了,它是迫害法輪功的頭。我跟他講:我們師父告訴我們,煉功人沒有敵人,煉功人講的是慈悲,是善,是為他的生命,相反我們覺的它們是最可憐的,法衡量著一切眾生,它們參與了對好人的迫害,是一定要償還的,如果現在棄惡從善還有機會,再繼續迫害下去那真是太危險了,其實這時間都是師父慈悲,在給機會讓它們醒悟,要再壞下去,不但害它們自己,也會殃及家人。男主人聽明白了說,原來是這麼回事,這法輪功是好。

工作之外的閒暇時間,我就去做真相,神奇的例子很多。一次,我們騎摩托車到很遠的農村去發《九評》,在一個轉彎處,我們三個一起重重摔倒,卻一點事沒有,真的是師父保護。

還有一次,一個很陡的坡一下子沒上去,摩托車向下滑,我坐在後面,下來一下子抬住了後輪,阻止了下滑。車下滑還是一種慣力,我又瘦又小,那天還沒吃飯,真的無法想像幾百斤的車我給停住,而且當時自己都沒回過神。

上兩天我們去農村,我和同修正發著資料呢,出來一個人,拿著好亮的一個大手電。我和同修發著正念往前走,卻是個死胡同。我貼完一張真相粘貼正在擦手呢,那人還在那照,同修就站那看著他,特別的穩。結果那人關好窗戶,回身對我們說:「你倆不走啊?等甚麼呢?」我倆對視一笑,咱倆還等甚麼呢?師父都讓他告訴咱倆了,還不走啊。當時我們真的沒想甚麼,師父讓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惡不配干擾迫害。

我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或是《九評》,師父都鼓勵我。比如貼的不乾膠都發著光,連揭下的另一面都發著金光;《九評》也是,連包裝袋都放光。有一次,我看同修在那放《九評》,可亮了,我還問同修,你打手電了嗎?她說沒有啊。我真的覺的太神奇了。我們騎車到很遠很遠的農村去做真相,很少遇到干擾,有時候連狗都不叫,很多神奇的事真的說都說不完。

四、整體配合,營救同修

一天早晨剛看完營救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來了,說某同修病態反應挺重的,外地看守所讓去接。我們一商量,應該把同修早日營救回來,別的同修都很忙,還是我去吧,早晨看的都是同修的交流營救同修的事,也不是偶然的,可就是該我去。

那幾天雪特別大,幾天不通車。我和同修的家人(小同修)坐火車走了半夜,被迫返回,第二天坐汽車繞了好多彎才到達。同修當地的親戚說要接人它們得要錢,我就和小同修說,不能聽邪惡的,也不能聽你親戚的,咱得聽師父的。不能配合邪惡,不能拿錢,咱得定住這一念,一切師父說了算。小同修去了看守所一次回來說,它們要研究研究。我就給家裏的同修打電話,通報情況,請他們不要放鬆發正念,同修的鼓勵也鼓舞著我。

晚上小同修走了,我打開電子書,一翻是《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師父說:「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人的思想來源很複雜,而且有許多人是觀念在講話,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講話,所以說出的話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講過了啥他自己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視他講的話,你為甚麼重視呢?別管他講啥,你講的話對他來講每一句話都是噹噹響的炸雷。」師尊的法打入我的腦海裏,時刻在充實著我的正念,我發正念解體所有參與此事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正念加持同修。有時也有不好的思維,或是要困,我就及時的排斥。

早晨小同修來了,我倆商量,說這回一定得行,就得放回來,你就講真相,告訴他們你為了接家人所受的苦,今天再不放人回家,路費都花沒了,人的理咱也得講,但是真正的心咱們還得信著師父,求師父幫忙加持弟子。

十點多的時候,小同修回來說,一開始的時候要錢寫保證,小同修都智慧的平衡好了。我倆十二點發完正念,小同修又去要人,我給家裏的同修打了電話,告訴他們加大力度發正念,二點開會。同修就說,一定行的,你要吃飽飯不要怕花錢,錢不夠說一聲。這時對於我來說每一句話都是動力,讓我往前走的動力。上樓我接著學法,師父說:「不管怎麼樣,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對照師父的法,知道我差在哪了:沒向內找,我是發正念了,但是我的正念純淨嗎?我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了嗎?我看到了不純淨的心:我要是把同修接回來,同修肯定認為我修的好,正念強了不起。我告誡自己,都是師父做的,如果師父不傳大法你能做甚麼,這不是證實自我的心嗎?我對警察有恨心,恨他們迫害我的同修;對同修有怨心,怨同修這麼不理智……,我一找自己真的嚇一跳,還覺的正念挺強的,帶著這些人心正念能有效果嗎?能解體邪惡嗎?

頓時,我單手立掌,發出最純淨、最強大的正念,立即清除滅盡解體本地區另外空間的一切干擾營救大法弟子某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加持小同修的正念正行,一切我師父說了算;加持大法弟子某某。我用神的一面告訴被迫害的同修,那裏不是你呆的地方,不要放鬆你的正念,你得神起來呀,就定這一念,今天下午你就得出來,你還得救度眾生呢。

然後我求師尊加持弟子,各路護法神幫忙,頓時我感覺整個空間場法輪旋轉,一片紅,我感覺到了師尊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容為一體,手一下就定住了。我看到眼前右上方師尊腳踏蓮花慢慢隱去,在左上方看到了「回家」兩個字,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

從我修煉以來,覺的這兩天真正實修了自己,感受到甚麼是溶入法中,自己感覺心性在昇華。我一直發正念到三點半,覺的正念足以解體邪惡。四點多小同修還沒回來,我的心裏沒有一絲懷疑,就感覺對師父對法那種信,特踏實。五點多,被迫害的同修和小同修一起回來了。

看到同修我沒有大喜過望,反而有一種酸楚。同修們啊,讓我們快快修去人心吧!放下自我整體協調好,早日終止這場迫害,正念正行再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把法擺在第一位,按照師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更好的救度眾生,完成助師正法的大願吧!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