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時刻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得法的。那時我身患嚴重的萎縮性胃炎和食道腫瘤,經幾大醫院診治均無療效,並被告知目前醫學無法醫治。求生的慾望讓我尋找真正好的氣功,在熟人的介紹下,我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幸運得法 師父時刻保護著我

我從小受上一代家人信佛的薰陶,對神佛比較信仰,也經常幻想真有一種方法能修成就好了,沒想到這一次還真給碰上了,內心很高興,可又感到要修成確實很難,不管怎麼樣,自己儘量好好修吧。結果不到一個月,全身所有的症狀一掃而光,感到一身輕,第一次體會到人沒有病是個甚麼滋味,人慢慢胖起來,臉色紅潤,近七旬的人看上去就像五十多歲的樣子,這使我對師尊感恩不已。

在和同修切磋中,聽到同修都感到法輪的旋轉,而自己卻毫無感覺,就又亂想起來,是不是根基不好、緣份小,是不是師父還沒有完全管我。這種疑慮始終在頭腦中出現。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下旬,我騎自行車過馬路時,被一輛汽車連人帶車一下子撞出去六、七米遠,撞的很厲害,可我身上一點不疼,就和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我想起師父的話:「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轉法輪》)於是我對司機說:我是煉功人,沒有事,你走吧。司機很感激,也感到很神奇。

我回到家徑直跑到師父的法像面前,一下跪倒,就出聲的哭起來。從那時起我才真正認識到,師父不但管著我,還時刻在保護著我,同時也使我認識到師父在《轉法輪》上講的字字句句是真理。從此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動搖,而且下定決心,修煉再難,也要跟著師父修,用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

沒想到剛修了一年多,迫害就發生了,學員們也在用各種方式向政府反映情況。師父和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我毫不猶豫的用自己得法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以及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現象,給政府領導人寫了一封長長的信來證實大法,並署上自己的真實姓名、身份、單位、地址等。

此事被派出所知道,我被非法叫去審問,關了一夜,並派兩個人看守。我給他們洪法,用自己的身心變化來證實大法,並在他們要求下給他們演示第五套功法。我平時在打坐前都要先把腿壓一壓,然後才能盤上去,可是那一次也沒壓就輕鬆的盤上了,感到腿很軟,後腳跟直靠小腹,我感到很驚奇。後來我悟到是師父看我做的對,在鼓勵我加持我,這使我更加堅定了維護師父、維護大法的決心。

證實大法,走上天安門

全國各地的學員都先後走上天安門證實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當時我幫女兒裝修房子正在緊要關頭,還有與他人一起合辦的一件事情也等著結算,我和未修煉的老伴說:我也要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等辦完這兩件事情就去。只聽老伴說:「怎麼還要等辦完事再去,要去就現在去。」我聽了感到意外,看她臉毫無表情,好像不是從她口中說的話一樣。我當時就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借我老伴的嘴說給我聽,於是我當即決定馬上就去。我找一張A4紙,用紅筆寫上「法輪大法好!李洪志師父好!」兩排大字,拿了一本《轉法輪》就啟程上路了。

第二天下午,到了天安門廣場,只見中央警車一輛輛的圍了一圈,警察也一個個的圍圈站著,兩輛警車來回巡邏,充滿了森嚴恐怖的氣氛。我站在廣場看四週有沒有同修出來,我好和他們一起,看了一會兒沒看到,當時我就想:「怎麼辦?等還是不等?」我立即決定:不管了,橫下一條心,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接著我就把寫有「法輪大法好!李洪志師父好!」的那張紙往地上一放,自己就坐下來盤腿打坐。沒想到穿著皮鞋,腿非常軟的很輕鬆的就盤上了,而且頭腦感到「刷」一下,變的一片空白,甚麼思想念頭都沒有了。我曾在同修交流材料中看到同修在某種堅定的狀態下出現這種腦子一片空白的現象,我當時還理解不了,這次我自己親身體驗到了,更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維護大法的決心。

我坐下來煉第五套功法,當我兩手拉開,不到一分鐘,就聽到有汽車向我開過來,我閉目打坐不管。後來警察叫我起來,責問我,我就把修大法身心受益的變化講給他聽,後來他說:既然這功這麼好,那就在家煉吧,到這兒來也反映不了。我說我只是通過這種形式,也通過你們向上反映,這功是正的,我們師父是最好的……。後來我被帶上警車,再後來我與很多在那一天出來證實法的同修被非法關押在一起,一起背法時,我找到了與同修的差距。

看守所中維護法

到北京證實法後,為了讓民眾了解真相,那幾年我靠雙手複寫一些真相材料。從早到晚,幾乎不停頓的抄寫,儘管手酸手疼也不停止,這樣也能一天複寫八十多份。因為顧慮筆跡被認出來,所以每次寫總改變字體,可是這種擔心成了一個強大的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零三年底,因被懷疑發放手寫真相材料而被關進看守所。開始監室的犯人被指使利誘我寫不修煉保證,我嚴詞拒絕,並且把他們提出來的受到電視謊言毒害的問題一一解答。他們又變換招數,在地上牆上寫師父的名字叫我踩,我不踩,他們拉我去踩,我瞅了一個空當,腳點在空當處一下跳了過去,並且把地上牆上師父的名字用手擦去。我的舉動他們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指著一位做的不足的學員說他是個冒牌貨……

第二天我被換了一個專門喜歡打人的犯人頭在裏面的監室,他不但沒打我,還告訴所有犯人:誰也不准碰一下這個老大爺。活也不用我做,我就坐著發正念。這一段經歷,我深感作為大法弟子,無論在甚麼場合下,一定要堅決維護師父、維護大法,一定要真正做到敬師敬法,能做到這一點,邪惡就不敢迫害你,舊宇宙的理也不允許。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一直不配合邪惡,市有關部門的領導也曾到看守所做所謂的轉化工作,都被我嚴正拒絕。我每天發正念,並默默的求師父,弟子不能在這裏待著,弟子要出去,去講真相、救眾生,請師父加持。後來我開始絕食,抗議邪惡的非法迫害。監室的犯人頭每次吃飯就勸我:大爺,你吃點飯吧,不吃身體受不了。我說:我不餓,沒有事。就這樣絕食了五天,第六天看守所就叫家人把我接回去了。

通過這次絕食,使我又一次感受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的呵護、為弟子的承受。我平時吃飯,別說哪頓不吃,就是哪一頓吃晚了,都會感到肚子餓的難受,可是我這五天絕食卻沒有絲毫餓的感覺,也沒有絲毫難受的感覺,就和我吃飽了飯一樣,非常舒服,這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看到弟子對大法堅定的心,給弟子加持,為弟子承受。

正念破除迫害

在發資料方面,開始我怕心較重,只在市內、市郊找有信箱的地方發放,隨著資料的發放,怕心也越來越小,同時感到只發信箱侷限性太大,大部份家庭都看不到真相資料,而且容易重複,因此就把真相材料裝在用紅紙糊成的小袋裏面,寫上大福字,用透明膠帶貼在房門上,並一幢樓一幢樓、一個單元一個單元一戶不落的地毯式發放。

這樣基本上把一定範圍的市區、郊區、農村發了一遍,一切都很順利。但在二零零五年,我在大白天去農村一個大村莊發真相材料,因前幾天剛發了大半個村,剩下小半個村上午又去發,被一個邪惡操控的壞人發現時我還在繼續發著。當時我心裏沒有慌,一邊發正念一邊朝他走去,我被帶到村委會,他們從我身上搜出八十份尚未發出的材料,並把我帶到公安局。

在經過各個辦公室時,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最後在一個辦公室,有兩個警察非法訊問,我不回答他們,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合法的,在憲法和有關法律上都沒有對法輪功定性,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我向他們洪法,把自己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告訴他們,最後他們甚麼也沒有記,要我簽字,我也不簽。我告訴他們,我今天根本就不該上這裏來。他們無奈的離開辦公室。當時我心態平穩,沒有慌和怕的感覺。他們一會兒回來問我家的電話號碼,說要打電話叫家人來接我回去,當時還以為他們在騙我。近十二點,警察把我領到大門口,要我在那等家人來接,說完他們就吃飯去了。

就這樣,我在公安局也就待了兩個多小時,他們就把我放了。起初還感到意外,後來一下子想到師父的一首詩:「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我又一次體會到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弟子的呵護。只要弟子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惡,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師父一切都能為弟子做,我們還有甚麼怕的,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好三件事,多救度眾生,一切都不用擔心。

向內找,提高自己,更好的救度眾生

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我的家被抄,惡警在我家等到七點多未等到我才離去,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又一次避免了被綁架的危險。那天上午我本來不用出去了,可是腦中一個念頭就是想出去,就這樣離開了家。下午得知一個同修被綁架、抄家,就想到應該通知其他同修,本來不應該花費太長時間的事情,卻在等車的時候兩次花費了意想不到的長的時間,恰恰是這段時間使我避免了邪惡的綁架,但是這次魔難使我暫時離開了家。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我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並回顧近兩年來在我身邊發生的事情:零六年開始,邪惡就安排惡人在我家門口蹲坑、監視、跟蹤,近幾個月又在家門附近安裝電子監控器。我所使用的噴墨打印機也很奇怪,我要打印,它就顯示出一個墨盒未安好,或墨盒沒有墨水取消打印等現象。有兩次同修來看,甚麼也沒動,仍是我操作,打印卻很正常,同修一走馬上又出現上述問題而不能正常工作。

這些奇怪的現象說明我的心性有問題。我就對照著法向內找,在一次和同修的切磋交流中,我真正悟到自己存在的問題。師父說:「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精進要旨二》〈路〉)根據自己的情況,在很多方面有一定的優勢,如,在常人社會中,工作上有一定的成就,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能接觸到當地很多中上層的世人;為人厚道,有一定的威望;特別是修煉後自己身心的巨大變化,大家都有目共睹,甚至感到驚訝。這些優勢是很多同修不具備的,我完全可以利用這些優勢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情上,開創出一條更有效的路來。

檢查自己使我一下子警醒了,原來我沒有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特別是在勸三退這件事情上。在以前的洪法講真相、證實大法這些事情上我感到做的還算比較好,在心中基本上沒有怕,沒有顧慮,沒有觀念,只要能接觸到的人,不管是熟人還是生人,不管是下層、中層、上層,我都能講,而且效果都很好。

可是在勸三退方面,做的就差勁了。面對面勸三退,我只是在親朋好友、同學、比較了解的熟人同事中講,效果很好,基本都退了,可是在自己周圍的熟人、同事、以及中高層的人中,講的就很少。這是因為自己存在著兩個不正確的觀念,一個是認為這些中高層的人,由於在社會上既得利益多,即使把道理給他們講清楚了,心中想退,也會擔心萬一被邪黨知道失去既得利益,所以很難勸退;另一個顧慮是自己不知道他們的家,也碰不上。由於這兩個觀念阻擋著自己,就想用多做資料多發資料來彌補這方面的欠缺。其實這兩個顧慮都是藉口,而真正根子上的問題是自我保護,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的理在自己身上作怪。

其實你只要真心去做,師父就會安排讓你遇到有緣的人,對於這一點我有多次體會。有一次,我出門辦事,臨走之前在師父的法像前發了一個願,讓我在外面碰到有緣人,我要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請師父給弟子安排。出門不遠我忽然想起自己簽名的一份材料,怎麼口袋裏沒有了,是不是昨天在哪個地方掏東西時帶出去掉地上了?這使我決定改變路線趕快去找一找。就在趕去的道中,我遇到了一個以前的老同事,他要我坐一會兒,我跟過去一看有五、六個人在那裏呢。我一下悟到是師父安排好的,我就給他們講真相,講了半個多小時多數人都明白了。我又向前走,快到目地地的時候,又碰上一位老同事,就又開始講,還沒講完,又來兩個。講完後,無意識的用手向褲子的後布袋一摸,驚喜的發現我要找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失落。可我為甚麼當時就沒有摸這個口袋呢?啊,是慈悲的師父看到弟子有一顆救人的心,用這種方式給弟子安排,引領弟子遇到這些有緣的人。講完了,東西也找到了,當時我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在回頭的路上,又遇到七年前給我家裝修的人,又給他講了真相。就這樣一上午給十個人講了真相,該辦的事情也沒有耽誤。這件事情使我感慨萬分,深深感到,大法弟子只要心中裝著法,聽師父的話,照師父的話去做,只要你真心有要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願望,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定會指引你,安排你去做。

師父說:「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現在雖然遇到了一些魔難,但是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弟子一定聽師父的話,在目前的這個環境中,一定要靜下心來多學法,多發正念,從法上提高上來,修去不好的觀念、執著,特別要修去在家中老願意管常人之事的心,徹底把骨子裏的為私為我的觀念用大法來盪滌乾淨,做一個純淨的大法弟子,開創證實大法救人的新環境。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要結束流離失所的狀態,走上最適合自己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路,按照師父的要求,救度更多眾生,做一個能讓師父滿意的好弟子、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同修!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