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安排的路上 越走越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師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感謝師尊再次給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的機會。幾年來的風雨中,感觸萬千,難以言表。每一步的前行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在前進的每一個路口,師尊都為弟子標好了路標,像一座座燈塔指明了方向,越走前景越美好。

(一)廣傳真相救世人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幾個月的時間在修煉中師尊給我淨化了身體,幾種頑症病全好了。在死亡的邊沿上獲得了新生,所以我的生命歸大法、歸師父。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我都堅定的跟隨師尊指引的路,一步步前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時,我沒有怕的感覺。看著電視中無恥的謊言,心裏想著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是的,大法弟子誰也動不了,誰動誰犯罪。我去了相關單位為師尊鳴冤,為救同修到政府部門請過願,靜坐到深夜,直到同修放回。在幾百人的職工大會上,頭頭讓我第一個發言,我就從自己身心變化講起,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讓人道德回升,大法讓人做好人,一不貪,二不佔,三不騙。結果,除了兩個人在發言中提到他們家和親友沒人煉功外,其他人連「法輪功」三個字都沒提,只草草說了兩句工作中的事就過去了。

我真為他們對大法的認同而高興。「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快講》)。學師父的經文,我認識到講真相的重要。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應該走出去講真相,圓容師尊所要的。我就開始用彩筆寫真相標語,製作真相粘貼,貼在電線桿上、電話亭裏、牆上、樓道裏。有一次,我在很顯眼的牆上寫了一尺見方「法輪大法好」幾個字,然後發正念:請護法神看護好標語,讓標語發揮救度眾生的作用。這個標語幾年完好。

我還用刻字的辦法刻大法真相,效果很好。有階段有時間,就買來兩種顏色的布製作條幅,大到二、三米,小到一尺多,也有用廣告色寫的,做好後就掛出去。從一個、幾個、十幾個到幾十個。

記得一次下雪天,我穿著單布鞋,讓護法神開路,帶著千軍萬馬(條幅),背著師尊《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掛了三十八個大小不同的條幅。回來已經後半夜了,腳和腿都濕透了,卻沒有凍腳的感覺,還熱乎乎的。這樣持續一年多時間,除吃飯睡覺外,所有時間全部做各種真相條幅,並及時掛出。

在證實法過程中,境界在昇華,法理逐漸明白清晰了。有兩次體會很深。一次是在特定地點掛條幅,邪惡用與條幅相同數量的警車尾隨。我相信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握之中,大法弟子一定要救那一方眾生,順利掛完幾個地點的條幅後,我安全返回。

另一次是在「七﹒二零」前的大煉功場地掛條幅,共二十幾個條幅,在到目地地前,我手舉氣球,與排方隊騎摩托車的二十幾名警察逆向擦身而過。我想,大法弟子要否定舊宇宙理的制約,按師尊的法去做,隨師開創未來,一切都是圍著大法轉的。這些警察的行為也可以利用來為大法弟子服務,讓所有人撤離掛條幅的地方。結果到開始掛條幅的時候,所有人迅速離去,我和同修如入無人之地,手舉二十幾個條幅,繞廣場跑一圈後,很快掛好,心中發正念,清除邪惡。

能看到《明慧週刊》,我就到私人複印部把同修寫的短語和惡人惡報的案例複印下來備用。一定要理智去做。我都是請師尊加持,先發正念清場,並不斷發著正念。不讓任何人看到週刊和複印的資料,自放自取,只讓複印部的人開機器,然後郵寄、貼或發出去。

有一次大年前有一期週刊中,一個公告講真相的材料很好。由於排版的原因,直接擴印(週刊豎排,一行字內容不相接),我就把它一行一行字剪開,再按順序和所需規格一行行貼在一張白紙上,再去複印部擴成能貼的大字。準備好後是臘月二十八了,第二天就是過大年。去了多個複印部都已關門了。走了很長時間,已經是下午了,還沒複印成。我邊走邊求師尊:「師父,您幫幫弟子吧,今天一定要複印成這份真相,一定得在大年前貼出去呀!」沒走多遠到另一個複印部正好開門,一個人值班呢。我就讓她擴印這份材料,她卻說機器不好不能擴印、只能複印。

我當時一聲沒吭,就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今天你一定得給我擴印好,我還等著救人呢。就這樣她也不吱聲了,默默的給擴印了所需數量的真相資料,讓很多世人在新年之際明白了真相。這個底稿被多次複印,貼遍了全市大部份路段和居民區。在這裏謝謝提供底稿的同修。

每次救人後,師尊都用不同的方式鼓勵我,有時喜鵲對我叫;有時在回歸的路上停著的轎車等我走到跟前放一掛鞭炮後開走;一次警察從車裏出來,在道中心高高舉起手向我敬禮,站了很久很久,我微笑著從他身邊過去;更有一次竟有百隻以上的喜鵲給我指出最合適的存放掛條幅用具的地方。我在內心裏感恩師尊,師尊為弟子的付出,無法言表。

(二)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學習師尊的《向世間轉輪》後,我知道師尊的正法進程已推向了新階段。逐漸接近人這一層啦。這就要我們面對面救人啦,我是從陌生人做起的,我知道師尊就在身邊,請師尊加持弟子正念救度眾生。第一次,很快勸退了一個買菜婦女。再講幾個都順利退了。從此每天出去勸退,從幾個,十幾個到幾十個。

一次從週刊上看到同修文章,呼籲救救中小學生。我想得去做。星期天一天,很快順利退出四十三個中小學生。

我勸退的方法是用不同的切入點給不同的人勸三退。遇到醫生就講自焚偽案、邪黨歷次欺騙;遇大學生就揭露邪黨洗腦、無神論的騙術、六四鎮壓實情;對有文化的當官的,多講預言、藏字石、「非典」謊言等,也能使他們決裂邪黨,選擇美好的未來;對文化低的工人、農民和沒文化的人直接講大瘟疫效果更佳。活摘器官曝光後,用此講真相,人們大多都對邪黨絕望。一次,一個教師聽後非常氣憤,立即退出了邪黨組織。對沒參加過邪黨組織的人也要講清大法真相。

一次去農村,碰上兩位九十歲以上老人,一位九十三歲,一位九十五歲。她倆跟邪黨組織不沾邊。我給兩位老人講大法真相,並給她倆護身符。這時九十五歲的老人突然站起來,眼含淚花,雙手捧著護身符大聲喊起來:哎呀!這是行善的人哪!這是行善的人哪!我可給你點啥呀?你吃飯了沒有,到俺家吃點飯吧!我說:甚麼也不要,也不吃飯,我希望您能記住「法輪大法好!」老人連連點頭:「記住了,記住了。」看到眾生急迫需救度的渴望,我加快了前行的腳步。

在勸三退中,有我的知心朋友,有同事、親友,還有傷害過我的人。我按師尊講的法去做。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圓容師尊所要的,一切以法為大。有一個人,曾對我的家庭傷害很大,以前心裏暗暗的恨她,更不願意與其接近。三退開始後,我幾次碰著她。我想這絕非偶然,都是師尊的親人,一定是師父安排我救她。我就主動接近她,給她講真相,並順利勸她退了邪黨,又送給了護身符。還有一位是在幾十人面前故意找茬暴罵過我的人,這次我也找到她,給她講真相,並勸其退出了邪黨組織。

(三)整體提高

為圓容大法,我與同修很好的配合著。一次同修甲當面給一個小頭目一本真相小冊子,卻把他惹怒了,要把小冊子交給保衛處。我們發完正念後,他家人把小冊子還給了同修。我想決不能讓邪惡鑽空子迫害眾生對大法犯罪,趕快去救他。就先給他送去一本《九評》,放在大門上。他身體不好,我和同修乙拿禮物去看他,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默默聽著,有時點點頭,就很順利的勸他退出邪黨。後來碰到他散步,問他身體狀況,他很興奮的說,很好哇,這都是托你們的福啊!我說你托的是法輪大法的福,也是你明白真相的福報吧!

大法弟子間的圓容尤為重要。二零零七年春季和同修甲交流中,知道同修丙怕心很重。幾年講真相上突破不了。開始同修送去真相只自己看,不敢發,為這件事幾夜睡不成覺。後來能一天發一、兩份資料,也干擾很大。我想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事讓我知道了就應該去圓容好。我就主動找丙同修,沒有指出她的怕心,也不說她的不足,就把多名大法弟子用神通證實法的實例講給她,特別是瀋陽十二歲女小弟子背書包獨身去北京證實法,天黑走入墳地喊師父後,師父瞬間使她站在了天安門廣場的例子,使她受到了很大啟發。並與其切磋,大法弟子都是有神通的,要用神念不用人的招。後來,同修丙轉變很大。能自己做真相短語貼,還給同修做,並主動勸三退。

師尊講過「正法必成」(《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堅定的信師信法。其實我思維中很簡單:師尊講的話都是法,弟子一定要去做,甚麼也擋不住,也一定要做好。不是師尊的安排一個都不要。我頭腦裏從來沒有「做證實法的事邪惡就會對我如何」的概念。所有人都是大法要度的,只是每個人選擇不同。大法弟子見到的也都是要救的人,與我們有緣的人。無論是善的表現、惡的行為,大法弟子都要給他得救的機會。在我的頭腦裏也沒有想為自己修多高而做過甚麼,也沒有想哪件事情影響了我的層次的想法。我的一切師尊最清楚,一切交給師尊,師尊給我放的位置也一定是最合適的。我只需按師尊的法去做。就這樣,我切身體悟,按師尊安排的路走,越走越寬。

請師尊放心,弟子以後的路要穩步走好,修去不足,精進不停,多救眾生,做合格大法徒,面見師尊!

合十!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