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邊的環境中開闢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遼寧省瀋陽市大法弟子,看到了明慧網發表的「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一事,心中很振奮。我在心中告誡自己:一定要突破寫作難關,把握好這次機緣。可是當我靜下心來回憶自己走過的修煉道路,總覺的很平淡,沒有甚麼可寫的,就在這個過程中,我看到了《明慧週刊》二九七期刊登的一篇題為《改善家庭環境,開創修煉一片天》的文章,一下提醒了我。我想我就從文章中提到的有關家庭條件不好不適合建立家庭資料點這一事,談談自己的親身體會,也許對那些認為自己家庭環境不允許、條件不成熟、家裏沒修煉的常人不能接受,甚至極力反對的同修能起到提醒、促進和改變觀念的作用。

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到今年的一月份已經走過了三個年頭,可是我們家裏的常人並不知道。

我還是從三年前說起吧,那時我看到《明慧週刊》期期都有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真是震撼又著急,可是苦於家庭環境不允許,無奈、苦悶,只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有一次我看到了明慧上的一篇文章,寫的是一位農村同修建立的家庭資料點,可他家中有同修都不知道。我當時心中一動:家裏的同修都能做到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讓我家中常人都不知道呢?我心中萌生了要建家庭資料點的想法。

我先後和兩位同修說了我心中的想法,他們都表示反對,說我家環境根本不行。但是我對此事已經放不下了,無論是煉功、學法、走路等總是往起翻,心中很矛盾。又很為難,是啊,要建立家庭資料點可不是一件小事!要買打印機、耗材,上網、下載、打印,而且只要建立起來就不能停了!我能做到嗎?丈夫知道了怎麼辦?由於惡黨的邪惡宣傳,他被邪惡控制阻礙我修煉大法,家中的碗、盤子已經被他摔碎了很多了,就連我用的錄音機、鬧表、mp3也摔壞好幾個了。一旦他發現了,後果會是甚麼樣呢?我前思後想、搖擺不定。

由於我正念不足、心性沒有堅定在法上。邪惡便趁機下了黑手──利用我丈夫對我進行干擾,不讓我學法。一學法他就打我、罵我,說一些仇恨大法的話,我再學他就搶我手中的大法書,並且撕毀了其中的一部份。我一煉功他就推我、踢我、拽我頭髮,拿打火機燒我衣服(當然他點不著),我再不停止煉功他就去破壞師父的法像。我發正念也制止不了他,就和他搶打在了一起。一連幾天都是這樣!我一直都在發正念,可是就是制止不了他。我心中很苦、很壓抑。心中時常返出一念:這環境怎麼做資料啊?

這一天「這環境怎麼做資料啊」這一念頭又返出來了。與此同時,我的心裏一驚,突然悟到邪惡的瘋狂是針對我想要建立家庭資料點這一念來的。邪惡是想壓倒我壓垮我。滅掉我的這一念!我怎麼能夠被它抑制住呢?我不能承認這一切、不能承受這一切!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不要。我的空間場不能滋養這些邪惡的東西,也不允許它們操縱我丈夫對大法犯罪、毀了他!我悟到了、頭腦清醒了、正念足了,一切不正的都歸正了。沒有了不正的念頭,覺的我家的條件很適合做資料。因為我家有筆記本電腦和台式機,只要買一台激光打印機就可以了。而且平時跟孩子(大法弟子)已經學會了上網作「三退」,只是記的不那麼太紮實。

就這樣,我買了一台激光打印機,家庭資料點建立起來了。剛剛開始的時候由孩子(每週回來一次)教我,後來經過其他同修指導又學會了排版等。沒想到的是在我做資料的同時,我身邊的三位同修也買了電腦和打印機來學,我學甚麼做甚麼就教他們甚麼。

記的剛開始打印的時候,坐到打印機旁或打印資料或上網的時候,就聽到樓梯裏有腳步聲,腦袋裏的第一反應就是丈夫回來了,快收起來吧,不然就晚了,他闖來了。我就排斥這一念,解體這一念。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剛開始打印材料、週刊、小冊子、《九評》的時候,一走神或念不正或和同修說話就出錯。不是放反了、放倒了、沒有墨了就是帶頁了等等。在這過程中會有許多我們要修的東西,歸正許多不好的念頭。還有上網時的急心、怕心等,都會隨時暴露出來,隨時在法中被歸正!

記的我第一次去買紙時,我去了一個超市,買了兩疊紙,同時又買了很多東西作掩護。

我第一次去電子市場換碳粉,滿腦子都是「怕」。因為我從沒有做過這種事,只是從《明慧週刊》上看到過這方面的消息,心裏很緊張。出發前我打扮了一番,一路上發著正念,可不好的念頭也往上上。我就歸正這些不正的念頭鏟除它們。換碳粉是在櫃台上換,看著人來人往的,我看這個也像便衣、那個也像警察……,我就排斥這些不好的念頭。排的頭都有點發木了──邪惡就是這樣的不甘心滅亡而垂死掙扎著。其實它們真的甚麼都不是!回到家,想想這些真是有點可笑:明明是在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卻被嚇成那樣!但是在這過程中,我認清了邪惡,堅定了正念!

第二次、第三次再去電子市場換碳粉,我心中沒有了怕念。我覺的我很高大,正像師父說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後來一個同修來我家教我自己換碳粉的方法,很簡單、很方便!我身邊的同修也學會了自己換碳粉。

隨著打印資料的需要,我又買了一台彩色打印機和塑封機(過膠機),因為我製作《九評》的書皮和護身符都是別的同修供給的。說來也巧,在我買彩色打印機的同時,孩子和孩子的女朋友(大法弟子)照了一些照片放到電腦裏看,我買打印機丈夫便認為我是給孩子打印照片用的。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將彩色打印機放到了上班的公司裏(自家辦的)。這樣我就可以隨時利用丈夫不在的時候製作各種彩皮、護身符、卡片,還可以打印一些《明慧畫報》等。有的時候丈夫在公司我做這些大法的真相資料他也從來看不見。我越做越輕鬆,我悟到這些都是師父安排的。

同修常常提醒我:家中不要放資料。我沒有說甚麼,我想大法資料都是帶有使命的,它們都是法器,是滅邪惡的法器。邪惡不敢來,更破壞不了,它們只有被滅掉的份。當我們正念越來越強的時候,自身不好的東西也都在歸正與同化大法之中了。邪惡到不了我們的空間場也就沒有空子可鑽了。

有一次,我丈夫找東西,把我用的碳粉子找了出來,他把碳粉子從塑料袋裏一瓶一瓶拿了出來,齊齊的擺在那裏,甚麼反應也沒有。他每週都要離開公司出去辦事一兩天,週日我在家休息他也從不在家,我想這都是師父安排的,我就利用這些時間抓緊做真相資料、《九評》等。有很多時候我從早上學完法打印資料、做《九評》,等到做完了抬頭看時間的時候常常是下午四、五點鐘,或者是天已經黑了。我做資料的時候我丈夫從來不回來也看不見,我也從來不餓,只要丈夫不在家,我都不吃飯,因為沒有時間吃飯。就是不做資料,我還要抓緊時間背法。我常常想:一切都是師父在為我承受,這就是我不餓的原因。

我兜子裏真相資料、小冊子、光碟等從來不斷,丈夫走到哪我就把資料送到哪。比如:稅務局、工商局、保險公司、銀行、客戶辦公室、各銷售公司和現場等。利用這些機會,把真相資料放到抽屜裏、書架上、桌子上、電腦旁、掛著的衣服兜裏和汽車裏等。有時我們買菜、買衣服、看東西、逛商場,他和服務員說話的時候,我就選好位置放真相資料。原來我都放到比較隱蔽的地方,現在我都放到明處,而且還隨時講真相勸三退,效果都比較理想。

在這裏我提醒認為自己家裏環境不好、不能做資料的同修:趕快突破這一不正念頭的束縛,衝破這一層殼,解體這一念。它不是你!那是舊勢力、邪惡留在你空間場內的東西,你認不清它,它就不離開你。師父讓我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我們要修的、要去的東西在裏面。所以我勸同修:如果我們三個、五個人集中在一起,錢夠,我們就可以建立起家庭資料點。我們還可以有買紙的、有買碳粉子的等,而且還可以針對你身邊的各種人做各種針對他們需要的資料內容,非常方便的。同時在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會暴露很多心,修去很多執著,歸正很多不正的念頭。

個人所悟,有不正確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