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惡黨 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4日】自從認清了惡黨的邪惡本質,心想怎樣可以退出呢?與同修交流,退黨是必然的,只是尚有人心在,擔心惡黨使用整人手段。和同修交流,認為:如果正念正行,它不但不敢阻撓,還得順順當當讓你退呢。當我喜得師尊《再轉輪》、《向世間轉輪》兩篇經文後,我這點人心立即解體了。我馬上毫不猶豫的在網上發表退黨聲明,終於卸下了沉重的枷鎖,徹底脫離與惡黨的關係。

接下來,只要惡黨搞活動、開會我都不參加。誰通知我,我就當大家面告訴她:不參加,我退黨了。她們總是笑著走開了,我也很自然的向周圍人揭露其黨的邪惡本質,也引起大家共鳴。

開大會時,惡黨書記Z說黨員留下開會,我走了。第二天Z讓我去她辦公室,去之前和談話中我一直發正念(Z剛調來半年,平時我也向她發正念),Z態度顯的非常和藹:「昨天開會你沒參加吧?」「是。農曆新年後黨員活動我都沒參加,我退出了。」她沒有驚訝,問我為甚麼,我說:「當初聽信了它的謊言,把入黨作為『崇高理想』,進去後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現在共產黨腐敗,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農民窮困、工人下崗,全社會都罵它,人群中我因為是黨員常常受到譏諷,我感到恥辱。」

她敷衍著說沒必要,我就告訴她:「共產(惡)黨的歷史就是搞運動、整人、殺人。反右、六四、文革害死多少人?還造謠、撒謊愚弄百姓,連信真、善、忍的好人都殘酷迫害,虐殺了兩千幾百人(僅是公開姓名的)。我對它徹底失望了!不相信共產(惡)黨了,也不想在那堆兒裏混。」她就和我拉起了家常,講些要會快樂、生活甚麼的,我就談煉功後身心健康;她說政府不讓煉,我就講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真相。

黨費我沒交,Z又找我(顯得很著急),我說我不是黨員不交!她說退黨要有程序的,要寫申請,上邊批准之前你還是黨員要交黨費。我堅定的告訴她:「自從我想退黨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是黨員了,它批不批與我無關!」

後來Z又找我談,我就向她講共產黨把優秀的人才誘騙進去,再使人魔變失控,如x市長被判死緩,在法庭上哭著說:「當初是想做個好官啊,也沒想做壞人哪,怎麼就變成壞人了呢?」到死他都不知道是誰害了他。Z說,實在想退寫份申請。我不寫,她說她沒法向上邊交差。我告訴她,說我不交黨費、不參加活動自動退出了。她說那得等六個月後,這其間都得不斷找你,我們這些人是幹甚麼的?弄不好還算給你開除;你寫份申請就完事了。於是我給她寫一份《退黨聲明》兩行半大字。她說不行,太簡單了,上邊肯定不批。我說:「我這是『聲明』,不是申請,我已經自動退出了,它還賴上我了?」

過幾天Z笑著對我說:「你只把『聲明』改成『申請』,別的不用改行吧?」我沒多想,只覺得她也不容易,就改了。後來,Z和另外一人象徵性的勸一勸我,說些可惜、為家人著想之類的話。我順著她們的思路說:「我能感受到你們為我著想的心。但是一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好事,實質上不一定是好事;表面上看是壞事,實質上不一定是壞事。我知道了人為甚麼活著,我要按自己的真實意願去做,摘掉面具,脫下後天觀念的外殼,找回真實純淨的自我,就是『返本歸真』。」我揭露惡黨,她們就避開。告訴我明天黨員大會徵求大家意見之前,有一絲後悔就找她們。一聽要公布,我有些興奮(是人心出來了!),期盼儘快讓大家明白:在大善大惡面前我們是有選擇的,是有能力做出明智選擇的。

第二天中午,和同修交流,同修說我不該給它交「申請」。結果下午沒開會,我很失望(又是人心)。孩子和別的同修也說我不該交申請,這下我心就亂了,越想越後悔,越想越難受,想要回申請。同修看我此時狀態不好,就說已經交了,別管了,關鍵是現在怎麼做好。我想也對(我依賴同修、向外求的心很重)。我意識到邪惡又想利用懊悔、自責干擾我、迫害我,可我的心卻靜不下來。

我於是雙手合十求師父:「師尊啊,我想在退黨這件事上做好,證實大法,救度被黨文化毒害的世人,我沒做好的地方請師尊幫助弟子圓容。」我開始找自己,我發現自己把單位的公布看的比上網聲明還重;對「除名」還是「開除」的說法還很在意。我又學《向世間轉輪》,對「過去我們在講清真象中一直在講沒有反對其黨,但也絕不等於愛它、承認或不承認它,是修煉中根本就與常人社會的甚麼組織、甚麼黨、甚麼社會形式沒有關係。」的法理有深一層的認識。對惡黨就是要全盤否定,我現在和它沒有任何關係。

到下週三惡黨會後,大家都知道我退黨了。有人對我說:「你真行!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有人說;「我也想退,就是沒甚麼理由。」有人說:「我也想退,怕說跟著起哄。」有人告訴我:「××豎起大拇指說:佩服!」我告訴他們,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活著,珍惜生命。並告知作為惡黨一份子對自己的危害。我也向即將加入惡黨的同事、朋友講真相,讓他們明白怎樣選擇才會有美好的前途。我對「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助法》)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

現在共產邪靈變著法的搞活動,以補充能量苟延殘喘。每件事都提醒我們要正念正行,我們單位搞大合唱,每人還發一套服裝,我寧可不要那套衣服也不參加,Z不准。每次排練我都一句也不唱,只發正念,他們就唱的亂七八糟,喊太高了上不去!它們就把「走進……」那個吹捧惡黨魔頭的歌拿掉了。但我覺得還是不應該演,一開始就不應該讓它有這個計劃。所以還要正念鏟除共產邪靈。

我退黨後不久,表面上惡黨裝得若無其事,可一天單位突然找別人接替我很「忙」的工作。我聽到後,一時產生怕心,立即躲起來。一會工夫,Z就報告給上級惡黨、社區、派出所、我的親屬,我的電話響個不停。我在電話裏和單位的領導據理力爭,揭穿他們的動機,講惡黨打擊報復、邪惡卑鄙。他們說不是停工作,給我安排另個位子是工作需要,說了幾十個「正常」,說我太敏感了。我揭露單位曾勾結派出所抓我的非法犯罪行為,他們說那是過去的領導,他們不知道。我和上級惡黨辦主任講:惡黨叫全國人都統一思想,那思想它能統一的了嗎?它強迫所有人都熱愛它,我不愛它,退出它,它就不幹!惡黨在歷次運動中整人的惡行你比我經歷的多,我今天親身「領教」了,正說明我退出對了。最後他們都向我保證,只要我回去上班誰也不會迫害我。其實是我揭露惡黨使他們明白了真相,我的正念制止了邪惡,是師父在保護我。

在單位,誰問我你怎麼不願做原來的工作了?我就講惡黨對我退出打擊報復。我幹甚麼無所謂,但它對我的迫害我不認可!誰都知道我退黨,都願意跟我講惡黨的醜行和邪惡,特別是利用「保鮮」給他們帶來勞民傷財的災難。我藉機會揭露惡黨的邪惡本質。

我反思退惡黨的過程:我不該把「聲明」改成「申請」,有一絲一毫符合它的安排,就是漏,它就想鑽空子迫害;也不該參加那個大合唱,站那堆裏不就給邪靈壯膽兒嗎?還有在這過程中講真相,心態不夠祥和、慈悲,缺乏大善之心,所以在單位勸三退做的很差。面對迫害生出怕心,正念不強,反映自己學法不夠紮實。

和同修交流後找出很多執著心,在學法中逐漸修掉了。我找到Z談,告訴她你讓我把「聲明」兩字換掉,這不是我的本意,因此招來它們對我的迫害。因為這件事情是嚴肅的,我向你要回那個「申請」!她說交上邊拿不回來了。我說自己去要,她連忙說她給我要。可她沒要來。我說我哪天自己去要。我另外又寫了一封信給單位一把手,結合自己的身心巨變講法輪大法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講惡黨怎麼把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破壞殆盡;講大法在世界洪傳。我心態純淨,語氣慈悲,我相信我真的在把自己證悟的法理講給他聽。後來我在兩次全員大會上聽到他用我信裏的話來說明問題。

我公開退出惡黨一年多了。我也讀了一些同修退黨體會,有的同修上網聲明後仍然應付它的活動,當然每個人修煉的路是不同的。我把自己的經歷和體會寫出來,給不願參加惡黨活動而又害怕惡黨報復的同修參考。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另外你違心的敷衍它做事或聽它灌輸邪說,也等於給機會使共產邪靈附體,它就吸取你的精華。「還有的人跑到別的氣功師場上去聽報告,回家很難受,那當然了。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轉法輪》213頁)。

每個大法徒必須把惡黨邪靈的一切因素從自身空間場徹底清除乾淨。你做到了,它就再也進不來了;所有的大法徒都做到了,那共產邪靈在另外空間就解體了,惡黨就滅亡了。

所悟如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