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正念正行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7日】修煉是極其嚴肅的,特別是走在這最後的路上,法對我們每個弟子要求的更高了,同時邪惡也時刻想鑽我們修煉中的漏洞,加以迫害。

今年正月初九,我們這裏下了一場大雪,晚上,同事來電話說她同學要看《九評》,我看在電話裏說也不方便,便答應明天早上去她家。轉天早上,外面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丈夫說:「外面這麼大的雪你還出去,今天別去了,等雪化了再去吧。」我執意堅決要去,我想,一個人要看《九評》就會有一個生命覺醒,這是大事,不能耽誤,而且這也是定好了的事。

再有,寄信講真相是我證實法的一種形式,我每天四封信,一直沒有間斷過,不能因為這麼點困難就放棄。我堅定了自己的正念,走出了家門,一路上正念正行,非常順利,給同事送去了《九評》,寄出了信,給一個人講了真相。

在回家的路上,我回憶自己上午做過的事,講過的話,是否符合心性標準。可是,就到了家門口的時候,自行車把一拐,我摔在了雪地上,腿壓在車底下。因為上面是雪,底下是冰,我知道這一下摔的夠狠的,心裏想:晚上可別打不了坐。但我馬上意識到:這一念錯了,是為私的。沒有察覺到是邪惡鑽了我思想中的空子。

我堅持到家以後,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照樣做飯,可是,這腿不聽使喚,我咬牙堅持著,丈夫看出來以後,刺激的話就說起來了,我心裏有點亂,認為是不是真的不應該出去?但我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做證實法的事沒有錯,心裏亂,就是自己動了心,被干擾了,頓時我心裏平靜了,發出正念,排除干擾,很快的找到了自己正法修煉的位置。靜下來學法以後,我悟到是自己中午回來時那一念不正,被邪惡鑽了空子,我不能承認它,要否定它。同時找到了自己思想深處的爭鬥心,玩世不恭,沒有做到清淨無為。

下午,左腿的膝蓋和小腿腫了,行走困難,不能彎曲,只是直挺挺的,好像打了夾板一樣,連上下床也要搬上搬下,我知道是骨頭出現了問題。我深知,作為一個真修弟子,這一切現象正是對自己修煉狀態的考驗,要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不能被這假象所迷惑。

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

我堅定了自己的正念,要用行動去證實大法,把大法弟子修煉出的最美好狀態,展現給世人。悟到了,一條寬敞的大道就在眼前,腿的感覺好多了。

每天我用充足的時間學法,通讀了師尊2004年-2005年在各地的講法和經文,改了三本《轉法輪》的字。每天堅持8-9次整點發正念,煉功,動功站不住,我也咬牙堅持,打坐,左腿盤不上,我就一條腿盤。

家裏的親戚知道後 ,都來看我,說:「隔著衣服都看的出來腿腫成這樣,還硬挺著,一定是骨頭折了。」有的要用車把我送醫院,(我頭腦中沒有醫院的概念,在辦理醫保時,我主動寫申請放棄了,因為我悟到,我是師尊的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醫院對常人有用,對我沒有用)又說把醫生請到家裏來,我沒有同意,謝了他們的好意,笑著說:「我心裏有數,這對修煉人來說,不算甚麼,骨頭和血液沒有甚麼區別,就是分子密度大就是骨頭,密度小就是血液,在我看來都一樣。」他們看我不在意樂呵呵的樣子,也沒有堅持,我就藉此給他們講了真相。有的說:「你這麼自信。」我說:「不是自信,是堅信。」我經常和他們講真相,只是他們都在邪黨的政府機關,學校,司法機關工作,說的全是那一套,我要利用這次機會讓他們清醒。

他們走了以後,丈夫說:「你都這樣了,還講了,我看你是真修弟子,師父怎麼不保護你呢?」我說:「你不讓我講是不可能的,我就為這事活著 。我是真修弟子,師父時刻都在保護我,如果不保護我,還不一定出甚麼事呢?可能還沒命了。複雜的因緣,人是理解不了的。再說吃點苦也沒有甚麼不好,修煉就是要吃苦的。」我清醒的排除了來自不同形式的干擾。

出不去了,我就在家收集報紙,廣告,招生,雜誌上的電子信箱,傳真,然後發到明慧網,請海外同修幫助講真相,勸三退。雖然行動不方便,但我堅持拄著拐杖在屋裏做些家務,做飯,頭腦中沒有魔難存在的意識,恢復的很快,四,五天的時候,我就扔了拐杖,自己可以扶著走,一個星期時,完全可以自己走,我就想把寫好的信發出去,當我走出家門以後,來回不到20分鐘的路,我卻走了一個多小時,女兒看到後說:「把寄信的事交我,我會做好。」以後,我寫好信,發完正念,就交給她,她確實做的很好。

一個星期以後,左腿可以慢慢的彎曲了,我就開始煉單盤,以後,又慢慢的抬腿煉雙盤,五分鐘,十分鐘,就是疼,也是魔煉自己的金剛之志。就這樣,不到20天的時候,一天晚上,打坐煉功的時候,我心想,雙盤可以盤15 分鐘了,(都是白天自己煉)今天打坐開始雙盤。這堅定的一念,盤好腿,打開音樂,完全靜下來以後,我真的可以雙盤打坐一個小時,完成靜功。自己也很吃驚,如果沒有師尊的呵護、加持,靠我自己的意志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把這奇蹟告訴了女兒,她也很高興。

丈夫從那天說了那些刺激的話以後,牙就開始痛,痛了半個多月也沒好,他看到我的腿恢復的這麼快,也很吃驚。一天,他說:「你這腿又利索了,屋裏快關不住你了,我想給你換輛24的車或把這輛車修理一下,騎起來也安全點,我們也放心。」我高興的同意了。當他把自行車修理好以後,痛了半個多月的牙也奇蹟般的好了。

以後的日子,我又騎上自行車去做我的事,去了幾個親戚家,他們看到我以後,也很吃驚,說「神了」。我問他們「這是怎麼回事」,有的說「這件事是給我們看呢」。就這樣在勸三退中,有的全家都做了三退,有的表示還要學大法,那天下雪時送《九評》的同事,也用小名退了團。

在否定排除魔難中,使我深深的體會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任何環境中,都要堅如磐石的信師信法,才能走正我們正法修煉的路,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徒,完成我們的史前的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