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幫助被非法關押、受迫害的同修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5日】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目前在邪惡場所中仍有大批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我們除了發正念、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外,還可以提供更多的幫助。在裏面,學不了法,尤其不知道後期的新經文,同修之間幾乎沒法交流,確實很苦。外面的學員有時覺得愛莫能助,不知如何更好的幫助他們。其實,邪惡的高牆是間隔不了大法弟子的正念的。當我們把常人的觀念、障礙去掉,就可以連成一片。從法理中我們知道:宇宙是沒有內外的,大法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從法上悟到了,我就去證實法。

一、學法:我每天學法時,我就想:全球大法弟子集體學法,(學法的場是連成一片的),尤其與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一起學法。用天目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就在我面前大家一起學法。每當有新經文,我都要用第一時間和獄中的同修一起反覆學。那時他(她)們對法渴望的心情是難以言表的。一位從洗腦班出來的同修告訴我,她能感覺到有人經常讀法給她聽。她進去後,我學法時就叫她一起學。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罪惡在網上曝光後,當晚我的元神就到那裏面去轉轉,發現那裏有實驗室,拿活人體來做試驗。恐怖氣氛籠罩著,有的學員很絕望,有的學員被動的承受著迫害,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我請師父加持幫助,發正念,「轉動法輪乾坤正」「超越時空正法急」,看到大法輪、很多小法輪罩住充滿了集中營,正法的能量場快速橫掃亂法爛鬼。然後,我用「金猴分身」,跟許多大法弟子學法、鼓勵他們要堅信師父大法,堅定正念。現在,我每天早上4:30就醒來,和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一起學法,共同精進提高。集中營的罪惡在網上曝光後第二天,邪惡驚恐萬狀,想殺人滅口,他心通功能讓我知道後,我馬上告訴學員,這幾天大家鎖定那裏高密度發正念,鏟除邪惡。

二、交流:我用他心通功能能知道獄中同修的執著心、常人觀念。我就「移念到眼前」,用思維傳感功能告訴他們。同他們一起學法,學明慧網上學員的一些有針對性的文章,大家一起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共同在法上提高。有個同修在洗腦班很堅定,遭受了很多迫害。有一次,她用功能出現在我的面前,問我怎麼辦?我就用師父的話鼓勵她,跟她一起向內找,提高心性。很多做資料點的同修被抓的原因,我發現都有走不正的因素:有的是打著大法的名譽如要建資料點就在學員中變相搞集資,一個個的找學員出錢;有的印《轉法輪》沒有師父的像和封面、封底;有的利用學員的錢揮霍浪費、挪作私用;有的不注意安全,在資料點上公開學法交流,人來人往,等等。而有些學員對沒走正正法修煉的路方面還意識不到,只停留在找我的執著心上面打轉轉。我告訴他們後,他們意識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由於接觸不到後期師父的講法,很多同修往往把這場迫害看作是人對人的迫害,反迫害時總是和人鬥,證實自己,不夠理智,想維護大法又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了大法的形像,從而又被邪惡鑽了空子,加重了迫害的因素。所以我跟他們一起重點學九九年後師父的講法。

三、加強正念:我看到網上報導,河北涿州大法弟子遭惡警強暴。剛開始,受害的學員出現神思恍惚、痛不欲生的狀態時,我就請師父加持幫助,集中全球大法弟子的正念加持同修的正念:我就是那兩位同修,我們「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本性的一面要正法。那幾天我過去(從另外空間)和她們學法,鼓勵她們放下生死、個人得失,站出來揭露邪惡,救度眾生。不少學員也在幫她們。當她們逐漸從人的狀態束縛中解脫出來,正念正行,揭露曝光邪惡,大法弟子都為她們高興、助威。現在劉季芝又被抓,我天天幫她發正念,叫她一起學法。

四、反迫害:一次我在上午九點整發正念時,眼前閃出幾個情景:廣東四會監獄惡警正拿著電棍要對大法弟子施酷刑;廣東女子監獄(廣州)一位很堅定的大法弟子被罰站不給睡覺;廣東三水洗腦班的惡人正對大法弟子施暴、毒打。我馬上調動更大的能力:請師父加持幫助,各層空間護法神護法、天兵天將天龍護法。發正念,大法弟子不承認不承受邪惡強加給大法、大法弟子的任何迫害,反制邪惡。惡警手中的電棍還沒有碰到學員,電流瞬間就回到惡警身上。惡警想扔電棍也扔不掉,它們嚇的趕緊逃。對於打大法弟子的惡人,我想:打到它們身上去,大法弟子身上的痛傷都過去,惡人難受了,收了手。對於不給大法弟子睡覺的惡行,我開始不知道如何反制邪惡。我問師父,師父點化我,睡眠也是物質、靈體。我悟到,睡眠也是神,法的體現。我就請正過法的管人的睡眠的神相助,抑制惡警,不給它們睡覺,它們所使用的手段,造成的傷害狀態全部層層層層返回給惡警及背後操控的邪惡,讓它們遭惡報,加倍承受償還它們破壞大法所造下的天大的罪業。惡警難受極了,第二天我看到那位同修睡覺了。

對同修野蠻灌食的惡警,我就想,將無數根胃管插入所有操控、指揮、執行的邪惡的食道、胃裏去,讓它們遭惡報。從另外空間裏看到有許多管子插在裏面,邪惡很痛苦、受不了了,就不再折磨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注射摧毀中樞神經系統藥物造成傷害的邪惡,我發正念:「法輪天地旋」,每個粒子分子都有法輪在快速旋轉,「法輪內旋度己」,淨化身體,「外旋度人」,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將邪惡強加的毒針毒藥及造成的傷痛全部旋回給邪惡,鏟除邪惡。那些東西瞬間就過去了。前幾天我就是這樣幫山東省濰坊大法弟子姜國波的,還跟他交流,不要被動的承受迫害,「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鼓勵他:大法弟子是正過法的無形的神,「頂天獨尊」,「千手佛立」,「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正念》),用正念、大法功能神通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有一次,我不知道如何能夠同時在更大的範圍內幫助更多的同修反迫害,師父點化我,像神那樣。我恍然大悟,大法有這個能力,法粒子也行,我只要溶於法中,信師信法,有維護大法,救度眾生,為同修,整體提高的心、正念,就行了。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我只是在修心性,同化大法而已。修煉不就是修這顆心嗎?當初師父給我們講宇宙結構、大法貫通、圓容的法理時,我覺的很抽象不好理解。現在當我站在法上,宇宙中去認識正法時期遇到的問題、現象時,才不迷不惑,經常也用大法的智慧能力去處理。很多時候,我並不是等師父給了我能力後我才去做的,我的心先要到位,只有一個念頭,維護大法,我就去做了,有多危險,我也沒想,做的過程中,心中只有師父大法,守住正念。有時正邪大戰太激烈,當我力不從心時,師父就出現在我的上空,很快,邪惡就化掉了。做的過程中,能力(很多功能神通)不知不覺自動會展現出來。那是法的體現。師父明示:「心性多高功多高。」確實是「無求而自得。」有的學員認為,我天目沒開也沒有功能不會用。學法中我們認識到,真正的法和正法的實質,只有師父知道,誰也看不見。我們只要有同化大法,證實大法的心就行。我經常提醒自己,心要擺正,是師父大法正乾坤,誰也不起作用。有時我跟學員交流,要是我們都能夠打破常人觀念,站在法上認識,用正念幫助營救被關押的同修,也許很多同修早就出來了,匯入正法洪流之中。

個人體會,不符合法的言行,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