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形成堅實的整體做協調

——正法修煉的一些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2日】我是1997年10月有幸得法的,得法後,我注重心性修煉、衝破各種干擾,大法使我心靈得以淨化,身體獲得健康,全家人其樂融融,親友同事都為我高興。我的人生觀從此從根本上有了轉變,更加堅定我修煉到底的決心。

1999年7.20以後,江氏流氓集團,在全國製造紅色恐怖,鋪天蓋地的破壞大法,採取各種卑劣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自己在證實法的過程中,也受到非法審查、拘留、抄家。他們把我作為有影響的人物,採取欺上瞞下的辦法,將我在單位的領導職務免了職,當時由於學法不深,人心較重,曾迷惑消沉。但是我始終堅持學法,千方百計的找師父的新經文看,讀明慧文章,不斷向內找自己,與同修不斷的切磋聯繫,後來又堅持不斷的發正念,使消沉狀態逐步改變。

大法遭到迫害後,我們的修煉環境也遭到破壞,學法組黃了,煉功點散了,許多同修被監視著。邪惡在殘酷的破壞大法,誣蔑我們的師父,迫害大法弟子,世人被謊言毒害。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迷惑的眾生。我當時想,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如果把同修聯繫起來,我們形成一個整體,力量就大了,才能證實好法。這樣從2000年以來,我通過各種形式,把同修聯繫起來,開始由本鄉鎮,逐步聯繫到周圍幾個鄉鎮,使我們地區逐步形成了堅實的整體。

找回昔日同修

7.20以來,由於邪惡的瘋狂迫害,同修的修煉環境遭到嚴重的破壞,許多走出來,進京證實法的同修被非法拘留和勞教。在家同修也被非法搜查、拘留、監控,看不到師父的經文和明慧網,大家的心情壓抑痛苦。在這種情況下,有的同修怕心重,不敢和同修接觸,家裏阻礙干擾也很大。我在學法中,不斷去除怕心,突破家庭障礙,主動聯繫同修,開始採取一個一個的聯繫。先後跑了十幾個村屯,找了許多昔日的同修,有的同修怕心重,有的同修家裏人怕心重,我就幾次的登門聯繫,從開始怕逐漸的到不怕。我鎮有一個村比較偏遠,7.20以前有30多位同修,7.20以後許多同修不敢走出來,我就幾次找到這個村一個有影響力的同修,和他共同學法,共同切磋,使他逐漸去掉怕心,他又聯繫幾個能起骨幹作用的同修,又帶動更多的同修走了出來,這樣把原有大部份同修都聯繫起來走了出來,逐漸的恢復了學法小組,大家經常在一起共同學法、切磋、發正念、散發真相資料、向世人講清真相。

我們鎮有一同修,一直很精進,但在家裏遇到的干擾比較大。有一次我去她家送真相材料,她正在和她愛人為此事爭辯,我本想到屋就走,但我想這事讓我遇到不是偶然的,是應該面對的,我與這個同修一起向她愛人講真相,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修煉人為甚麼要向世人講清真相。事後我又一次去他家,他主動說:我也知道法輪功好,我就是擔心她被抓走。我對他說:迫害是暫時的,不能永遠這樣,環境會變過來的,江澤民不是被許多國家起訴了嗎?再說人們明白真相也不會幹那些助紂為虐的事了。他從此不再阻攔他愛人出去講真相了,有時還幫助愛人出去講真相,騎車送他愛人參加交流會,現在他自己也開始看《轉法輪》了。我們鎮還有一個同修,過去在村上當幹部多年,7.20以後,面對壓力放棄不煉了,我幾次去他家給他講正法形勢,鼓勵他從新走入法中來,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送給他真相材料看,使他再次醒悟過來,他沒有書,我就把《轉法輪》給他送去。一次他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我及時去他家和他切磋找原因,他認識到是沒重視發正念,後來他堅持天天發正念,不幾天,他的病症狀態沒有了,現在他學法,講真相,很精進。

五年多來,我經常利用禮拜天,節假日休息以及下鄉辦事時間到同修家,給他們送大法書、經文、明慧資料、真相材料和一些發正念通知,聯繫同修,溝通交流。從本鎮十幾個村,幾十個村,後來發展到周邊的五、六個鄉鎮,使同修之間建立起了聯繫,及時切磋交流,同修越來越精進,救度眾生做的更加廣泛,大法弟子證實法的環境也越來越好。

幫助受迫害嚴重的同修

7.20以後,我們鎮遭到了邪惡的嚴重迫害。先後有幾十名同修走出去上訪,其中有十幾人被非法勞教,有幾十人被非法搜查、拘留、審查甚至被毆打。在殘酷的迫害下,特別是被勞教強行轉化的同修,怕心特別重,不學不煉了。這些同修都是7.20以前的骨幹,我和其他同修就主動分別的與他們聯繫,和他們講正法形勢,引導他們學法,鼓勵他們跌倒了要站起來,從新振作起來,真正溶於法中,我們先後幾次分別對他們發正念,清除障礙他們從新修煉的一切邪惡因素。他們逐步認識到了邪悟的嚴重性和危險性,並陸續寫了嚴正聲明,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我們鎮有一個同修,從勞教所回來後,認為自己已說保證不煉了,沒希望了。同修指出你向誰保證了都是錯的,只有走師父安排的路才是對的。通過和他多次交流,終於使他明白過來,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後來做的很好,在本地起到了協調的作用。有一位同修非法勞教回來後,把家搬到外地,她農曆新年回老家過年,大年初一晚上我專程去看她,又和本村同修一起幫助她,給她講正法修煉形勢,正法進程和本地同修的修煉情況,使她正念強起來,認清了甚麼是舊勢力,和如何否定舊勢力,現雖居住他鄉,做三件事,越做越精進。

我們鎮還有一個同修,她是最後一個從勞教所回來的,由於被洗腦轉化,決心不學不煉了,把書都給了別人,開始有兩個同修去看她,不但沒說了她,反而被干擾很厲害。針對她的情況,我們幾個同修先後切磋,聯繫同修集體對她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後來又集體到她家發正念,指出她邪悟的危險性,離開法的嚴重性,為了這個同修,我們先後去她家7次幫助她,使她終於歸正,明白後她非常感謝師父再次救度她,感謝同修幫助她。有一個村,有6個同修非法勞教後邪悟,其中有一個同修經過學法後醒悟,其餘5人仍處於邪悟狀態,一年多也沒有轉變過來。我和同修切磋後,聯繫全鎮同修整體對她們發正念,終於使這些同修全部歸正,現在都成為正法修煉中的骨幹,還帶動了本村不精進的同修。對臨鄉的同修,我們也聯繫同修多次去幫助,讓他們醒悟過來,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

幫助被嚴重干擾的同修

在正法修煉中,由於有部份同修怕心重,家庭干擾大,病業關過不去,加上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的邪惡因素干擾,致使魔難比較大。

有一位同修,一次病業來了,悟性上不來,就把它當成病去看,去醫院檢查說是腰脫,花了不少錢,回家當病養了起來,同修幫她還不悟,我去這個村和同修切磋後去她家,指出她這種狀態不是病,查找原因是不怎麼發正念。我就跟她講發正念的重要性,師父要我們發正念的法理,又告訴她如何發正念,她說話功夫就從炕上下地,能直立行走了。接著拿出《導航》學上了,不幾天腰脫沒了。

還有一位同修,是本村一個協調人,一次被病業干擾的很嚴重。我們與她鄰村幾個同修,一起去她家,去時干擾都很大,摩托車老滅火,三輪車燈罩還掉了下來,我們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加持,到她家發正念一起學法,不過一個小時,她出了一身冷汗,要吃東西,她查找到了,三件事講真相做的不夠,家裏愛人沒「三退」還干擾她,愛人明白了真相,當即聲明退黨。

有一個村一位同修,幾年來,經常受到另外空間聲音干擾,甚至讓她燒大法書,讓她去死。這個同修一直在排除它,但還時不時的受到干擾,有的時候很嚴重。我們十幾個同修和她一起學法,查找原因,全體同修整體發正念,經過兩次,這個同修這個狀態就沒了。

還有一個是協調人的同修,很長時間突破不了家裏愛人對他的干擾,有時學法不讓開燈,發正念往脖子上澆水,不讓出去參加交流會。我幾次去他家幫他查找原因,給他愛人講真相,使她明白了修煉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講真相,發正念,同修為甚麼要聯繫配合,切磋交流,明白後她再也不干擾了,最近也開始學法了。

有一個村有3位老年同修,曾一度精進不起來。我和幾個同修切磋後和這個村的同修聯繫,決定開個切磋會,鄰村和本村來了一部份同修,經過學法,切磋交流,決定恢復學法小組,去掉怕心講真相,通過小組集體學法,這3位老年同修很精進,幾乎把本村幾百口人應做三退的,大部份都退了,其中有一個同修自己就動員了80多人「三退」。

幾年來,在師父慈悲呵護下,堅持經常聯繫同修,共同協調配合,形成整體,不斷使自己得到提高,使同修精進,使救度眾生越來越廣泛,越來越深入,共同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以上是自己在正法修煉中協調同修的一點體會,按師父正法要求差的很遠,自己只能和同修一道在正法修煉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