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幫助遇到魔難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6日】一天,我到農村看望一位同修。回來的路上,迎面遇到一個農民漢子在前面撐著一輛機動三輪車的把手,另一個農民漢子在後面用力推,吃力的在上一個大土坎。兩個人看上去都很健壯。我將電動自行車靠向路邊,給他們騰出道路,打算等他們過去後,我再過。他們的車子上下晃動了好幾下,還是沒有過去。當時,我閃了一念:我沒有多少力氣,幫不上忙。但馬上他們向我求援:「幫一下忙吧」,我一邊熱情地趕緊將車子紮牢,邊向他們走邊說:「我能有多大勁。」沒想到,和兩個農民一起,我覺得只輕輕的一推,車子過去了。兩個人看著顯得又瘦又單薄的我,笑著答謝:「看看,就差你這四兩勁。」

通過這件事,在法上我悟到一個理: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當同修出現無論甚麼形式的迫害時,我們周圍看到或聽到的同修,都是有能力幫助同修的,關鍵是面對被迫害的同修,是不是被「觀念」所帶動,懷疑自己的能力,或者沒有把被迫害的同修當作是對整體的迫害向內找,而是責備同修有漏和沒有做好。就好比同修在過那個大土坎(當然是舊勢力設的魔難),我們是無動於衷,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幫他?還是正念十足的幫他闖過來呢?或者在不知不覺中站在舊勢力一邊向下拽同修一把呢?在此,我舉幾個例子:

一、我從嚴重「病業」走過來

99年7.20以後,邪惡非常猖狂,明顯感到另外空間壓力很大,表面現象是我們的環境很不好。(全縣大法弟子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這裏我就不一一贅述了)晚上我和同修冒著大雪貼真象標語,雖然換了布鞋,但走的腳疼了近兩個月,甚至影響了走路。那時學法少,煉功懈怠,人間的「名、利、情」一下子都來了,滿意的職位也來了。我在醫院工作,這期間病人出奇的多。在常人工作中,我是個認真負責、很要強的人,為了把工作做好,我不分白天黑夜的工作,沒有星期天,沒有節假日。我忘記了修煉的嚴肅,被名、利、情控制的無法自拔,我自己似乎察覺不到,甚至不願察覺。2001年春天,一直堅持上班,在承受著身體上的痛苦「消業」一個多月後,(當時,悟不到是邪惡對我的迫害)。我終於順從了家人接受了檢查,當天就被確診為「急性單核性白血病」,是白血病中較嚴重的惡性病。

我在常人中,生活的艱辛、病痛的折磨,早已將生命看淡。家人、外人、單位都驚訝我的堅強、樂觀及對病魔的蔑視。我告訴家人,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才有這麼好的心態面對病魔,所以丈夫(不修煉)很支持我重新開始靜心學法。這時,我最需要同修的幫助。在法上,我已心態不穩,正念不足。有些同修由於種種想法不敢到我家。一些同修認為我沒有做好,讓我這樣做,那樣做。同修走後,我很孤單,我不知道怎樣做。幾天後,一向被同修們視為膽小、怕心重、常人心重的一位老同修來看我:「不要怕,我們一定能過去,不想吃飯,就是吃,吐了還接著吃,一正壓百邪。」我頓時覺得同修是和我站在一起的,我們的力量是強大的,(當時只能悟到這些)。我悟到:我現在只有一條路───跟師、跟法。不管我的生命還有多少,剩下的時間就是為這個法活著。

因大劑量的化療,我的全身臟器及器官遭到嚴重損傷,只要一下床,心率就到160次/分,煉功時,做幾個動作就在床沿邊歇息、喘氣。耳聾、視力低下(以前散光、輕度近視,煉功後已達到正常),我當時住在北京一大醫院,主任囑咐我:絕對不能看書,以保護視力。我想,我看的是大法書,影響不了我的視力。每天的整個下午,我都在學法。學法中,我悟到:醫院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主任、醫生都說:「回家?會要命的」。看到我非常堅定,主任說:「是不是想念小孩了,兩個星期必須回來,否則真會要命的」。

我從新回歸了大法的修煉行列,大法的超常從新在我身上體現,我現在的聽覺、視力極好,身體健康。在以後不斷的學法、發正念、講真象的過程中,我一直不忘是那位老年同修和我站在一起,引用了師父的一句話:「一正壓百邪」幫我走了過來,以後的修煉道路上,我多次用這句話幫助被「病業」迫害的同修。同時,慈悲的師父一再給我機會,使我這個即將迷途的弟子能從新回到大法中,幾年來,我時時刻刻記住自己對師父許下的諾言:在我的生活中,法最大,我剩下的生命是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二、幫同修,無意中拖了同修

同時注意不走另一個極端:重視了自己、把幫同修當事兒做。我市一老年同修狀態不好,其他同修去家裏幫她,讓她找漏,一定是這裏沒做好,那裏沒做好,去幫她的同修很著急,急著讓她悟上來。幾位同修輪番去她家「著急」了幾次後,最後她終於說:「你們走吧,別再來了,我不修了。」

以後和當地一協調人交流這件事,大家終於悟到:同修提高不上來,有本身存在的問題,而我們去幫同修的每個人自己的心態也同樣重要,當我們急著讓同修提高上來,甚至指責同修這裏沒做好,那裏沒做好,這樣,正是邪惡要做的,我們已經無意中幫了邪惡,而拖了同修一把。

最後我想告訴同修的還是那句話:相信自己的能力,在同修遇到不同形式的迫害時,和同修站在一起,共同抵制邪惡。大法中的每一個粒子都應該在正法時期為救度眾生做好自己應該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