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帶美簽的經歷中體會正念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1日】2004年4月,我和台灣各地約20名學員一起組團前往阿根廷洪法。由於邪惡干擾,我們向阿根廷申請簽證並不順利,直到法會已過才取得簽證。在等待簽證獲准的過程中,學員們的心已經動搖了,有人想既然簽證下不來,那麼就先去支援日內瓦人權活動吧,有人想既然會過境紐約,簽證也下不來,不如延後行程,等4月紐約法會時,先到紐約再到阿根廷吧,等等。

修「善」

一直以來,我很討厭做聯繫與協調,特別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因為簽證下不來而衍生的一堆問題,更加頻繁了跟同修們之間的來回聯繫。這些令我動了「煩」心,而為了要幫助我去掉這顆心,同修們接力似的一個又一個的來電,好像非得讓我一次就把這顆「煩」心去乾淨似的。

師父可能看我承受不住了,給我點化。在夢裏見到師父為了學員的一點小事,不厭其煩的來回奔波於兩地之間。一天,心裏想著,我就是缺乏「passion」(熱情),實在不適合做這些事情,但突然間,腦海裏又閃過另外一個尾音與passion相同的「compassion」,而compassion卻是真善忍的「善」哪,是呀,用常人的理來說,那是缺乏熱情,但若以法衡量,那不正是我達不到「善」的體現嗎?

終於,我們在多次頻繁的聯繫之後,決定將行程延後,先參加紐約法會,再轉到阿根廷洪法。但無形中,我已產生了不是那麼想去阿根廷的心了。

向內找,跳出個人修煉的認識

星期五一早跟同修們抵達中正機場後,赫然發現自己忘了帶美簽。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心臟跳的飛快,旅行社同修讓我請家人帶過來,自己回去拿會來不及,但家人電話剛換,還沒記住,而且一大清早的,他們還在睡覺,家人也不一定能找到我的美簽。

我決定趕緊坐計程車回家拿,並請同修先幫我掛上一件洪法材料的行李,另一件個人行李則等我回到機場後再自行辦理手續。

衝出機場大廳後,在不可能上計程車的地方經警察同意後幫我招來一部計程車。這時已經6點58分,飛機起飛時間是8點45分,我的心臟跳的非常快,告訴司機我必須來回機場後,開始發正念。但緊張是發不好正念的,這不是神的狀態。我必須先靜下來,並向內找。

這次機票款接近5萬新台幣,倘若趕不上,這筆對我來說不算小的數目就白白泡湯了,是要我放淡對利的執著嗎?但轉念一想,邪惡就是看重個人修煉,若是個人修煉時期,我可以做到不在意這筆錢,但現在是正法時期,這筆錢並不是拿來享樂,而是用來出去洪法、救度眾生的,不應該利用這件事來去我對利的執著。

自己一再提醒同修要記的帶美簽,可忘了帶的人卻是自己,這令我非常詫異,似乎我的思想完全被抑制住了,渾然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漏。再想想,找到了,是那顆不太想去阿根廷的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既然不太想去,那麼就讓你去不成,看你能怎麼辦吧。

在這次的活動中,我負責了許多聯繫工作,如果不去勢必會對活動造成不便。我不能承認這些,我跟師父說:「師父,我一定要去,我不能不去。」此念堅定如山。

我沒忘記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

我很快的定下來,不緊張了。我重複的請求師父,我一定要去。但我必須跟時間賽跑。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我靜下心來想了三個辦法:(1)時間變慢(2)飛機誤點(3)車流量變少。

此時,司機詢問我是哪個團體的。這提醒了我,跟他講真相是第一位的,能搭上他的車也不是偶然的。因此,一路上從機場回台北市區的途中,多數時間我都在跟他講真相。

無視假相 正念如山

旅行社同修來電通知最慢必須於8點前回到機場,否則航空公司將關閉櫃台。我將此訊息轉告司機,但司機說不可能,因為我家住太遠,又是星期五,從台北市區回到機場鐵定塞車。我一方面請他要有信心,儘量開快,但以安全為重;另一方面心裏卻出現著不合邏輯的念頭:我上班走路15分鐘就到了,怎麼會遠?

同修們數次來電詢問我是否拿到美簽了。他們問甚麼,我答甚麼,再沒有其它的想法,也不能有其它想法。繼續發正念。過程中,我突然發出慈悲之心告訴邪惡:「你們不要這樣干擾我,我是要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這樣干擾對你們很不好。」

拿到美簽後,趕快再衝回到在巷口等候的同一部計程車。車子在忠孝東路和基隆路口等紅綠燈時,已經7點40分了,距離8點只剩20分鐘的時間,但我還是沒有其它想法,心很定。

師父在《二○○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人眼中看到的東西都是不變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這一切是變的。」我很清楚自己一定可以去。當時感覺對法充滿了信心,很穩,知道自己的功能在發揮作用,佛道神都在看著,師父就在身邊。除了「我一定要去」的正念之外,完全沒有「來不及」的概念。

神奇

返回機場途中,我幾乎是閉上眼睛發正念的,不去理會車子開到哪裏了,外面車流量多不多,幾點了。過程中,又接到數次不同的同修來電關心,告訴我他們進入候機室了,問我車子開到哪裏了,要上飛機了,等等。我還是一樣,他們問甚麼,我答甚麼,再沒有其它的想法。

快到8點時,旅行社同修又來電問我人在哪裏了,向司機詢問後轉告同修快要轉入到大園方向的路上了。我跟司機說:「喔,那快到了嘛!」但司機卻說:「沒有喔,那條路很長,8點肯定是趕不上了,你今天運氣已經很好了,今天很奇怪,車流量特別少,平常不是這樣的。」

最後我在8點8分回到機場,從台北東區開到中正機場,在星期五的上班時間,前後不到30分鐘。而旅行社同修也已在我抵達機場之前,就將我的個人行李掛上並為我取得登機證。同修們見到我能趕上飛機都感到非常驚訝。

這次驚險的考驗讓我再次見證大法的神奇。同修們在過程中給我的關心、司機的話及8點已過了,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考驗,看我動不動心,慌不慌,對人類這層空間的物質世界表象有多在意。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張桌子也在蠕動著,可是眼睛卻看不見真象,這雙眼睛能給人造成一種錯覺。……」表面上看趕不上飛機,好比只看到了那固定不動的桌子,但若能用天目看,就會看到那桌子在蠕動著。

我體會到,唯有在法上認識,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是一個有功能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讓自己站在制高點看,放大來看,就會發現過程中的枝枝節節不過就是所謂對修煉人的考驗罷了。心性到位了,表象也將跟著改變。

另一方面,我也體悟到大法弟子的願望也是很主要的,願望堅不可摧時,師父和佛道神都會幫忙的。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悟,不足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