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四天闖出拘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4日】我修煉有十個年頭了,回顧修煉路程,感慨萬千,由於自己有那麼多的人心放不下,倍感修煉之路的艱辛。每向前一步,如果沒有師父的諄諄告誡,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想邁過這荊棘叢生,談何容易,尤其是我最近的經歷,雖然時間不是很長,卻讓我感受頗深。

我從來沒有直接面對過警察。2002年邪黨在本地區對大法弟子大抓捕中,許多同修都不止一次被抓,被抄家、被罰。那時我慶幸自己躲過這一劫,致使自己不注意安全,還認為自己修得不錯,在我的住處,大法書籍、資料都擺放在大面處,使邪惡鑽了空子,其實師父早就告誡過我們,邪惡越最後越瘋狂,舊勢力時時刻刻都虎視眈眈。

在今年正月十六,我的住處被警察非法查抄,許多大法書籍、傳單、護身符都被抄走,那天已沒有退路,我毫無懼色叫他們出示證件,一個叫郭某某的拿出了證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說他們是公安局的。我看見了她的名字。

三個警察把我帶到公安局,主要問我資料來源,一切詢問我都拒絕回答,沒有一點妥協的餘地,最後讓簽字我拒絕,我的口氣很硬,明白的告訴他們:甚麼也不告訴你。

平時我總覺得自己嘴笨、不會講真相,其實隱藏的是怕心。那天我在公安局講真相,沒有怕心,覺得自己不算笨,講惡黨的「假惡鬥」,講法輪功的「真善忍」。一警察竟然說「真善忍」是違法的,她說我沒做到真,沒說真話。我知道邪惡在鑽空子,我不配合邪惡的迫害。有一個人說我有點英勇就義的感覺。我說這不是一回事,這是對真理和正義的堅定信念。一陣唇槍舌戰,針鋒相對後,最後的結果是非法拘留15天,我被送往拘留所。

從公安局到拘留所都要問年齡,他們都說我年輕,我都是同樣的回答,煉法輪功就年輕,你們都煉吧!我被一男一女帶到監控辦公室門口,那女的連說了三聲喊報告,我沒喊,就在門口站著,後邊一男的說,算了算了,不喊就不喊吧。每入一道門就詢問一次,做筆錄,我都不配合,不知他們都寫些甚麼。

我一個人被關入一間40多平米的大房間,屋裏很冷。下午有一個人從窗戶給我遞被褥,說了一句:「多給你拿一塊褥子,怕甚麼,咱也不是犯人。」一句話使我精神一振,我想這是師父借別人的口在堅定弟子的正念。

我是回族人,一惡警知道後就惡狠狠的說這裏頓頓是豬肉,就叫我吃豬肉。我說回族人是不吃豬肉的。我深深感受到邪黨不但迫害大法也迫害少數民族,手段很殘忍,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我只有絕食,抗議邪惡對大法和少數民族的迫害。我要正念闖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舊勢力的考驗。

我沒有甚麼親人,同修們都是我的親人,他們都不知道我被抓,幫不上忙,我只有靠我自己的正念。我不感到孤單無助,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有時也有人心冒出來,我馬上否定排斥,堅信師父就在身邊。

拘留所的警察對我很客氣,有的和我聊天,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講真相,他們有的不作聲,有的笑笑,有的認同。有一個人給了我一塊他用過的毛巾,我表示感謝。我知道這是昔日同修開創的環境,是他們講真相的結果。在以前不會這樣的。

警察們都勸我吃飯,問我為甚麼不吃飯,我說:「我抗議,放我出去。」他們都說這樣做沒有用,說我是有期限的,不會提前放人,拘留所也沒權放人。我叫他們給公安局遞話,叫他們來人。我有話跟他們說,他們說話一定遞到。

第四天快中午了,鐵門打開了,抓我的公安來了,我第一句話就是:「我抗議,放我出去。」有一個人問我這幾天反思甚麼?我說:「我最近修煉狀態不佳,不想煉功,看不進去書,犯睏,我修煉不精進。如果我修煉很好,你們就不抓我了,這一抓,使我驚醒,我回去要好好煉功了。」他又問了一句:「你應該怎麼做?」我給他背了一段《轉法輪》,「提高心性」中的一段。他又說起天安門自焚偽案,我趁機給他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自焚的疑點,燒傷的醫學常識,他也沒有反駁。

有一個警察對我說:「你得吃飯,毛某某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有了好的身體你出去才能想幹啥幹啥。」我當時說了一句師父的法:「生無所求,死不惜留」(《無存》),那人說了一句「媽呀!」就出去了。我當時就覺得是師父法的威力和我的正念把他嚇跑了。

我對警察說:「雖然你們抓我,但我不記恨你們,法輪功學員沒有仇人。因為你們不明白真相,到今天你們也不明白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如果你們明白了,知道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在救度被邪黨謊言矇蔽了而對大法不敬或反對大法、甚至迫害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的世人,你們就不會這樣做,你們不迫害我們,我們也不去講甚麼真相,不散發傳單,甚麼也不貼,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停止對我們的迫害。」他們都沉默了。

我把大法弟子善的一面展現給他們。那一刻,我體會到他們有同感。警察叫做飯的端來飯和一小盆水,還用他的人格擔保菜裏沒有葷。這些我都不管,有沒有我也不吃,我就是抗議,放我出去。他說:「放是肯定放,今天肯定不放。」我說:「我就要今天出去。」他反問說:「你說了算,我說了算?」我肯定回答:「我說了算!」最後他說:「你不配合我們工作不放。」

當時大約傍晚6點,我開始發正念。鐵門打開了,一個人說收拾東西放你出去。其實甚麼東西也沒有,我走出了那間帶有鐵柵欄的大房間,我身後跟著五、六個警察,我說這麼快就放我?有一人說「感化你」,我說:「是我感化你們吧。」那人表示認同的回答:「啊!是你感化我們,等來給我們講課。」我說:「如果你們有興趣,我來給你們講課。」那人回答說,你可別來了。還善意的說了一句:「不見了啊。」別的房間關押的人都從窗裏往外看,我對他們喊:「再見了!法輪大法好!」他們有人喊:「真善忍好!」我又喊:「真善忍好!」警察都沒有說話,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很高大,真象一尊頂天獨尊的神一樣,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闖出來了。

短短的四天感受很深,我體會到師父講的「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無阻》),體會到師父講的「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志不退》),體會到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體會到師父時刻都在弟子身邊。

這幾天我仍被特務24小時監控,公安局國安特務還要罰單位款,單位以住房、退休金相威脅,我都不在意,我反思自己最近有很長一段時間修煉狀態不好,確實把我驚醒了,重溫師父講法,體會很多,證實大法的實踐中對法的理解又得到昇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