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助父親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6日】12月9日中午,鎮610夥同司法所、派出所七八個人同乘一輛灰白色麵包車來到我村,停在中心街上。我回家後就發正念,總覺的像有甚麼事似的心神不安。最後決定到我母親家去看看,正好看見鎮上來的麵包車停在母親家的胡同口並且向裏面倒車,同時從車上下來鎮610頭目和司法所長兩人向我母親家走去,我邊發正念邊往家走。這時車上又下來一人向我連連搖手,讓我走開,同時聽見車上有人問:「抓她嗎?」我心坦然不動。

我進到屋裏看見他們就質問:你們來這麼多人想幹甚麼?他們支支吾吾藉口說:「縣裏來了位領導想見見你們,十分鐘就回來。」我看透了他們的詭計:「不去,一分鐘也不去,現在家裏很忙。」我拿著農用具就向外走。

母親對他們講真相:「我沒煉功前每天藥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吃,甚麼活也幹不了,自從煉功後六七年來藥片沒吃過一粒,親朋好友都知道,現在甚麼活也能幹。」講著講著就放鬆了警惕,說起我父親在勞教所洗腦班被迫害的吐血、腿腫,直到現在都不能幹重活,只能在外邊掃街,並把地址告訴了他們。

晚上六點多鐘,我又到母親家,卻發現父親沒有回家,馬上到鄰村打聽與父親同在一起幹活的同伴。他告訴我們,當時大約是下午兩點多鐘,從車上下來四五個人,把我父親綁架到車上。當時他認識其中的一個人,問他為甚麼抓我父親,幾天回來?那人藉口說上邊有指示,有人舉報我父親煉法輪功,幾天就回來。掃路的同伴只好把我父親拋撒在路邊的三輪車、掃帚、鐵锨放在一家靠在路邊的養花店裏。

我們回家中把事情一說,決定到鎮上去要人,一行五人,其中有兩人是常人,我們發正念來到鎮派出所,派出所的人推說不知道,我們又來到鎮政府,正好碰上當時到我母親家朝我搖手不讓我過去的那個人正在值班。我就問他:「你們為甚麼抓人,你從九九年到現在也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你們書記也都明白,怎麼還無事生非?」他說:「我當時並不知道去幹甚麼,也不想管,直到抓人時才知道,人抓來送到哪裏也不知道,當時我到你家是向你搖頭擺手叫你走開,你不聽,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鎮610和鎮司法所長主謀,你找他們二人才行。」

旁邊有一青年對我們說:「他說不知道,你們就快回去吧,明天再來,你們別在這裏鬧事。」我說:「我們不是來鬧事的,我們是來找人的,假如你家裏有人找不到了,你不著急嗎?鎮上的人抓走了我父親,連招呼都不打,讓我們從晚上六點多到現在才知道是你們抓的人,難道不應該找你們要人嗎?」

我們又向鎮政府要人,他們都不肯告訴我們。剛走出鎮政府門口,正好碰上610頭目和他妻子兩人喝的醉醺醺的回來,我就指問道:「你們把人抓到哪裏去了?上次你把我父親抓到勞教所洗腦班迫害的吐血、腿腫,回來後幹不了活,今天我父親正在掃路,甚麼事也沒幹,你們為甚麼抓人?」鎮610頭目說:「你們村支書沒告訴你們嗎?現在你父親正在黨校『轉化班』『轉化』,『轉化』好了就回來。」他妻子也在旁邊說:「現在法輪功的事誰也不想管,誰管誰倒霉,他們也不想抓人,可縣裏下令,他們也沒辦法,你們先回去,我保證讓他三天就把人接回去。」

回到家快十點了,我們三人交流了一下,先發正念,又去鎮政府周圍、村裏做真相,回來後正好發晚上十二點正念,接著學法、聽法。早上四點多鐘又到各處聯絡同修幫助我父親發正念加持。

第二天,我們直接去鎮政府要人,並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操控這件事情的一切邪惡!到鎮政府時還沒到上班時間,還是昨晚值班的二人,我們就在辦公室裏等。

過了不長時間,看見司法所長進了鎮政府食堂,我們去質問他:「我們從昨天開始就找人,你們把我父親抓到哪裏去了,他身體可不好,你們為甚麼抓人,總該有個理由吧!」司法所長說:「不為甚麼也沒有理由,這個事我不管,是610抓的人,我只是跟著,上面要抓人,我們就稀裏糊塗的抓了人。」

我說:「你身為司法所長,都是有頭腦的人,有學問的人,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上面找你們抓人,你們就抓人,你們的工作就是這樣幹的?如果上面讓你們去殺人,你們也去殺人?」司法所長理屈詞窮:「在黨校轉化班條件很好,不缺吃,不缺喝,有人伺候,還有暖氣,保證凍不著。」

我姐姐揭穿了他的謊言:「他們煉法輪功的在你的司法所裏遭迫害、挨打和體罰,不給吃飯,無故非法關押三個多月!這麼好的條件,你怎麼不去?你家裏人怎麼不去?」司法所長啞口無言,最後只好說:「這件事是鎮610頭頭說了算,我打電話讓他來,你們問問他。」

鎮610頭目來到鎮政府時,司法所長灰溜溜的躲進了裏間沒有出來,鎮610頭目說:「你們怎麼又來了,縣裏下令要抓人,這裏有條子,你們看看吧!有人舉報煉法輪功才抓的。」我說:「煉法輪功做好人,你把那人叫來我問問他為甚麼舉報,我父親本來身體不好,你們把他抓去能保證不出事不生病?我找你們要人,不要想和這裏的那個同修一樣處理,給迫害死了,你們都推責任,這回門都沒有。」鎮610頭目惱羞成怒,張口就罵出髒話。

我義正辭嚴的道:「你張口就罵,隨便抓人,向你要人,你還罵人,這是甚麼行徑?你們鎮政府的大牌子──為人民服務,難道就是這樣服務?」駁的他無言以對。最後他說:「你們可以去上訪,上哪去也行。」

第四天是星期一,我和母親來到鎮政府繼續發正念。那天正好是各個村鎮領導開會的日子,碰上了我村支書,我問他:「610說你家有關押我父親的地址,我們去了你家幾次,你都鎖著門。」支書說:「我這兩天正好沒在家,他們沒留甚麼地址。」我和母親來到信訪辦,找到主任對他說:「鎮610頭目和司法所長沒有任何理由就把我父親抓去關了四天,找他們要人還罵人,我們來上訪,討個說法。」信訪辦主任說:「法輪功這件事,本來我們是不管的,你們先等等,我到鎮政府裏去跟書記們商量一下。」他小跑著進了鎮政府,我們也在後面跟著。不一會工夫,信訪辦主任就出來對我們說:「政法委書記出來了,你們可以找他問問。」

我們找到政法委書記,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向他說了一遍,他說:「這件事從頭到尾我一直不知道,現在我馬上打電話向縣610問問,以後,無論縣、鎮上的人到你們家去,你們一定要把材料、書籍拾掇好,你們在家煉功,我們不管。」

十點多鐘,我和母親又來到縣610,縣610的人說:「在你們家找出了《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還有法輪功書籍。」我說:「現在很多普通農民家中都有,九評是我兄弟賣菜時從菜市場撿來的。」

第五天下午,黨校洗腦班來電話說我父親有病,讓我們拿錢去給治病。我兄弟說:「走時好好的掃路,現在給折騰的有了病,我家沒錢,鎮上的領導把我父親送去的,你問他們要錢去。」

第六天上午十點多鐘,鎮610和司法所長另一工作人員來到我村,對我們說:「現在洗腦班上讓你們去把人接回來就行了。」我說:「你不要推卸責任,人既然是你抓去的,你就有責任把人安安全全的接回來,走的時候可是好好的。」610頭目說:「上頭讓我抓他去,沒有義務把他接回來,你們愛去不去。」其實他是心虛,怕受連累,當時我父親的情形已惡化的下不了床,需要二人扶著。

第六天下午兩點,我父親就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整整五天,正念闖出魔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