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大法弟子想做的事必成

——救度眾生的一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9日】我的一個親戚今年80歲,他老伴剛去世,我去參加她的葬禮。以前跟他們老倆口講過大法真相和「九評」,只是他老伴不太相信。這次跟他講「九評」後,他當即表示要立即退出惡黨組織。我問他大女兒一家為甚麼沒來?他跟我說他大女婿因食道血管曲張,每年冬季都吐血,大女兒(60歲左右)因為受到刺激,突然中風很嚴重,他們夫妻倆都住院了。

我在心裏想我要救度他們。我聽說他大女兒住在一個農場裏,大女兒有一兒一女在城裏打工。於是我問他要了這對兒女的手機號碼,想叫他倆帶我去他們家。可是我聯繫了多次也沒聯繫上他們。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在阻礙眾生得救,可是自己一時又不知怎樣衝破它。我回想起他的大女兒名字叫楊小芬(化名),在農場的幼兒園工作。我只知道這些,沒有楊小芬的電話,也沒有農場的具體地址,不知道自己一個人去能否找到他們?心裏七上八下,可我想救人重要。於是我請師父幫助弟子。

回家學法,打開電子書看到的是《回覆秘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在常人中修,這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要走好各自的路就會有困難,面對困難而上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和反迫害。」師父講的這段法,給了我信心。雖然我今年快70歲了,但我知道越年齡大越得抓緊時間精進,所以就馬上買了當天中午1點多鐘的火車票,帶上大法真相資料和師父講法錄音帶、錄音機就上路了。

上火車後問旁邊座位的人有沒有去那個農場的?只有一個年輕人說他是那縣城的人,聽說過這個農場的名,但沒去過,他說還要轉兩次汽車才能到。火車到站後,青年人帶我去坐汽車,下車後又帶我來到轉車的車站。我謝過年輕人上了汽車。在車上我又問誰去那農場?只有一個中年男子說:「知道那地方,可我一會就下車,要趕去喝喜酒。太晚了,我不能帶你去,你叫親戚接你嘛」。我說我沒帶電話來(其實是沒有他們的電話和準確地址)。中年男子又說:「那地方很大,你今晚要找不到親戚就沒地方住了,因為那裏沒有旅店,只有縣城才有。阿姨,你記下我的手機號碼,晚上如找不到親戚,就打電話給我,我一定接你出縣城找旅店住」。他又囑咐車上賣票的人幫我,就下車了。

司機說農場有兩個幼兒園,不知你找的是哪一個?兩個幼兒園之間相隔2公里。我心想先在近的這個下車,如果找不到,再搭乘摩托車去遠的幼兒園找。我下車到幼兒園時,幼兒園已經下班了,天也黑了。我正著急,正好有一人從幼兒園出來,我就問她這個幼兒園裏是否有一個叫楊小芬的人。她說有,不過此人有病,已經很久沒有上班了。她很熱情地把我帶到楊小芬住的地方。我心裏一塊石頭終於落地,總算找到了。心裏感謝慈悲師父的指引。

到了親戚家,我道明了來意,跟他們一家人講了大法真相和《九評》,要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聽後很高興,當即表示要立即退出惡黨及相關組織,並把名字寫給了我。楊小芬的丈夫不認識字,楊小芬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教他背「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真心為他們明白了真相,有了美好的未來而高興。當晚我就幫他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他們夫妻倆本來分住不同的房間,為了能聽師父的講法,搬到一個房間住了。我在想,眾生都在等待著聽大法的福音呀!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真的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抓緊救人。

第二天早上,親戚告訴我:「昨晚我倆都背熟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啦!」我聽了也很開心。

早餐後,我與他們告別,因為我還有很多真相資料要發,要把大法的福音帶給這裏的眾生。親戚要送我回城市,我說不用,他還非要送,於是我請師父幫我叫他回去了。辭別了親戚,我上了汽車。在總站下車後,我在那個縣城走了一圈,順利的把帶去的大法真相資料留給了那一片土地上的世人。

從這件事我體會到,按照師父講的去做,正念正行,大法弟子想做的事必成。

以上是我的一次證實法的經歷和一點體會與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