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迷茫到堅定走出來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7日】我是99年得法的,不到3個月,惡黨迫害就開始了。由於自己還沒學明白,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電視、廣播、就開始攻擊、誣蔑、造謠 、製造謊言。儘管這樣,我感受到師父給我的法輪天天在轉,我一身的病也好了。可我就弄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他們為甚麼反對呢?自己發愁了。

這時,我縣裏的女兒回來跟我說,她家不遠有個學法輪功的,讓我去和她交流一下。於是我就和縣裏的同修聯繫上了。我們共同認為我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我要助師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

說是這麼說,可我還是有怕心。因為我老伴是國家幹部,那時我有病是我老伴告訴我法輪大法好,就從別處請來一本《轉法輪》給我看,叫我學習。現在江××反對,他也害怕了,怎麼辦呢?於是我就開始多學法。

當我看到師父的《精進要旨(二)﹒理性》中寫道:「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致詞》中說:「講清真象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

我就再也坐不住炕了,心裏想對外人不敢講,對身邊的親人、朋友總可以吧!然後就到親戚朋友家講,到後來全屯我都講了。甚至有的家來的親戚朋友我都找機會去講。他們都說我胖了、年輕了,藉機會我就講江××一夥怎麼迫害法輪功的,告訴他們真相。我師父教我做好人,按真、善、忍做沒有錯。當時他們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都說我們不反對大法,最後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通過和同修不斷交流,學法、煉功、發正念,自己認識到講還是有限的。

然後我就要來真相材料發。開始自己還有點怕,白天不能發,晚上又黑,自己一個人出去,真有點怕。後來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怕甚麼?這時師父的法理展現在我面前「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於是自己開始在外屯發。由於天黑,農村的路不好走,自己還是頭一次出去,走著走著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的坐在地上了。當時我打開手電一看,再往前一步就掉進大坑。師父呀!師父呀!是您在保護弟子啊!弟子再做不好,就對不起您的慈悲苦度啊!於是我精神大振,越做膽越大,也更理智了。第二天早上我起來做飯的時候,就聽有人說:「咱們家家門口都有紅包」。我們村長過來說:「這是天兵天將給咱們送來的,咱們可要好好看哪。」當時我聽到這話,晚上我就到他家講真相,他說:咱們村誰有病,你就叫他們煉吧。於是我們村有不少人跟我學了法輪功,大法的神奇他們都體會到了,感受到了。由於自己法學的不好,法理認識的不高,我也沒有帶好他們,有的就是不精進,真是遺憾。

我講三退清除惡黨文化也是挨家做的,大多數都退了,《九評》和《江澤民其人》大多數都接受了。在這樣的情形下,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就起來了,自己還沒認識到,結果叫邪惡鑽了空子。

我遇到的麻煩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高興的到村長家作退黨的事,還沒等我說,他就說了,你可要小心啊,上邊又有令了,有人要研究你呢!那要真研究,就夠你嗆,把你家的房子地全沒收了、你上學的小孫子都得開除,你家老頭的工作、財產、銀行的存摺都沒了,你就傾家蕩產了。我當時就覺得不對勁,回家怎麼想也不是滋味。自己到底錯在哪裏了?叫邪惡鑽了這麼大的空子。

想來想去還是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看看我把全村都做完了三退,該講的我都講了,看我做得多好,有的還比不上我呢!所以他們才敢嚇唬我。當我想到這,就想起師父說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於是我就和老伴加緊學法、煉功、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再一次去村長家講退黨的事,結果他點頭了。我又一次體會到,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那就沒有錯。

由於自己的心性沒到位,有不少自己沒有認識到的執著,文化水平不高,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