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三次闖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0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由於學法時間少,有許多執著心沒有放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在修煉的道路上一直走的磕磕碰碰的,經常往返於看守所和勞教所。但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集體正念幫助下,多次正念闖出看守所,現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0年一夥惡警非法闖入我家進行非法搜查,搜出複印機、大法書籍和許多大法資料,並強行將我和老伴綁架至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不配合一切邪惡開始絕食,他們勸我吃飯,我告訴他們我沒有罪,不應該在這裏,也不應該吃這裏的飯,我應該在家裏。我不斷的背法,加強正念,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意識到自己的爭鬥心太強,還有顯示心、歡喜心,認為自己比一般的同修膽大,不怕事。我不斷的背法,不斷的清除它,消除它,這些不好的物質在洪大的法面前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有時怕心不知不覺的就冒出來,我就背《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一段:「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師尊的法給我增添了無窮的力量,我堅信師尊,堅信大法,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不斷的背《洪吟(二) 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經過不斷的向內找,在師尊慈悲呵護下,九天闖出看守所,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由於一些同修的怕心,說出了我許多事情,我自己也有漏,一個月後我又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我不斷的發正念,找自己的不足,並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引導有緣人得法。由於在惡警眼裏,我是當地的重點,他們想重判我,把許多事強加到我頭上,開庭那天,我在法庭上告訴他們:「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做好人,都是為世人好,為他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大法弟子沒有罪,誰也判不了我,只有師父說了算。」最後審判長說:「我沒有說你有罪,我也沒有說判你。」開庭就這樣結束了。開庭後,我又絕食,在師尊慈悲演化下,出現了高血壓症狀,十一天後我平安闖出看守所回到家中。

我們家有幾個人修煉大法,自99年7.20以後,家裏人不斷被非法關押、勞教,很少一家人在一起團聚,由於經濟條件不太好,農活比較多,雖然知道學法的重要性,但總是重視不起來,學法比較少,不斷被邪惡鑽空子。上次開庭後,一審沒有判下來,後來中院非法判了我六年。他們把我騙到法院宣讀判決,我不接判決書,並告訴他們,我沒有罪,我修煉「真善忍」有罪嗎?他們無話可說,叫人強行把我送到看守所,我一路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這些話我以前喊過多少次了,但這一次沒有一點怕心,非常坦蕩。一路喊到看守所,沒有任何人干擾我,正如師尊所說「一正壓百邪。」這次我絕食十二天再次闖出看守所,出來時一名民警對我說:「你來看守所就像走大路一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我心裏想:「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

在看守所裏,我向一切可以接觸到的人講真相,不斷的向同監室的人講,並教願意學的人背《論語》、《洪吟》等,教他們煉功,其中有一個人機緣很好,很快入道得法,在監室煉功時被獄警發現,遭到一頓毒打,但她繼續學法煉功。她的案情較重,她的同案一個被判死刑,另一個判了十幾年,而她只判了三年,她自己沒有上訴,後來又改判一年半,同監室的人都非常驚奇,感到不可思議。其實我們都明白這是師父的慈悲。

雖然自己多次從看守所闖出,但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給當地的正法進程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比起那些修的好的同修來差距很大。經過這幾次慘痛教訓後,使我認識到了學法的重要性,今後一定要多學法,不斷的充實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走好今後的每一步。

由於自己文化水平有限,一直想寫,加上干擾很多,一直沒有寫成,經過一段時間學法排除干擾,現在終於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