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8日】2005年正月的一天中午,我剛吃完飯,縣610和當地公安分局的一幫惡警化裝成便衣,闖進我家,將我強行抬上警車,綁架到縣「610洗腦班」,以談話為由企圖「轉化」我。一開始,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忘了發正念,完全用人的一面不配合、反抗,但最終還是沒有擺脫被劫持綁架的結果。

進了洗腦班,我頭腦開始逐漸冷靜清晰,我質問他們「為甚麼光天化日之下隨便進家抓人,你們這是侵犯人權的犯罪行為!趕快放我回家。」一個小頭目模樣的人惡狠狠地說:「放你?你自己幹的事你知道,進來了,不好好交代,休想出去!」我大聲說:「我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沒有錯,更沒有罪!我到北京上訪過(去過四次),為我師父,為大法鳴冤、討公平是公民的合法權利,沒有錯,也沒有罪!現在我在家向世人講真相,救度世人,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也沒有錯,也更沒有罪!要錯是你們錯了!你們身為國家幹部,執法人員,卻知法犯法,亂抓無辜,是要受法律制裁的。請你們趕快無條件放我回家!否則一切後果你們要負完全責任!」他把門一摔,說:「等著吧!」

自己靜下心來,思考自己自99年7.20以來,風風雨雨進京四次,被綁架多次後,進過三次看守所,一次拘留所,最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沒有認識到:大法修煉已進入了正法修煉時期,而我一個勁的就是要圓滿,生怕掉了隊,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為私為我是舊宇宙的特性,而師父要求我們大法弟子要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為求圓滿自己走了「轉化」的錯誤道路。思想起來,不寒而慄,慚愧至極,真是無臉面對師尊及各位同修。

2003年看了師父的《美中法會講法》後,自己猛然醒悟,「轉化」是百分百的錯誤!危險啊!太危險哪!要不是師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蕩,像我這樣的就永遠失去這萬古難逢的修煉機緣!

為彌補「邪悟轉化」造成的巨大損失,自己開始加倍努力趕上落下的正法進程。首先寫了嚴正聲明,然後給自己訂了「規矩」。每天早晨4:45分起床煉功一小時,5:55分發正念,然後爭取早飯前背一段或二段《轉法輪》,白天上山幹活,進城進貨(我家開商店),身上裝一塊報時表,一到點就發正念,晚上學法,煉功,一直到12:15發完正念再睡覺。和其他功友協商,成功地在我們地區召開了20多人參加的小型交流會,複印各種真相資料,把我們村及周圍幾個村,家家戶戶基本送遍了。另外其他掛橫幅、放錄像、貼不乾膠等講真相自己也做了不少,而且很成功,同時我們村還恢復了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煉功,一直沒發生甚麼不安全的事情。

這次自己被邪惡綁架,除去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干擾迫害外,更重要的是自己修煉中肯定有嚴重的漏洞和執著造成的,因為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自己如果時時處處都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正念正行,不論誰都不敢隨便動大法弟子一根毫毛的,更何況綁架、非法判刑呢?

那麼自己到底是甚麼地方有漏呢?一時半刻想不太清楚,但自己心裏有一個堅定的正念就是:無論我有甚麼執著,有甚麼漏,只有師父可以考驗我,其它任何人、任何生命都不配!因為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我走的是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誰也不准干擾、迫害我!誰動誰就是罪!你「610」算是個甚麼東西,你有權力抓我,但你休想動了我的心!無論如何決不能配合邪惡之徒的任何要求指示和命令,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

決心一下,我首先絕食抗議,不吃不喝,開始他們不在乎,說甚麼「熊毛病,不吃不餓,餓急了就吃了」。後來看我真不吃不喝,開始有點慌亂,一個頭目假惺惺的說:「有甚麼話咱慢慢說,不就是叫你來談談話嗎?怎麼能不吃飯呢?弄壞身體可是你自己遭罪哪!伙計,趕快吃點吧!」我義正辭嚴地質問他們:「你們這是叫人談話嗎?叫人談話是不是就不是敵我矛盾?不等於就是犯了法?是不是應該在平等、自由、自願的情況下進行?而你們違法、強行綁架,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典型的犯罪行為!我配合你們就是配合你們犯罪!」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說:「就是叫你來玩玩、談談話,沒有任何意思,你不吃飯,叫我們怎麼辦?你的意思要求怎麼個談法才行?」我說:「要談話不要緊,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堂堂正正,只要還我人身自由,我先回家看看,拿點東西,回來把大門打開,在自由平等的情況下,咱們怎麼談都行。你有本事說服我,我就聽你的,我能說服你,你就聽我的,行不行?」「那怎麼能呢?沒有這個先例!」「不行就算了!」他急忙說:「別忙,我們回去研究研究。」一會兒,回來以偽善的口吻說:「老伙計,你是咱縣唯一特殊照顧的,按照你的要求辦,回家看看,你可千萬……」我知道他擔心甚麼,我立即告訴他:「我是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按『真善忍』辦事做人,我說回來就回來,不用說你們還跟著好幾個人,就是我自己我也要回來,因為我要和你們講真相。你們當中也有應該救度的人。」他趕忙說:「好說!好說!咱們就這麼辦!」

回家一看,家中一切正常(我當時擔心家裏有大法資料,另外怕妻子配合不好,像以往一樣聽從邪惡擺布,亂繳罰款甚麼的)因為妻子也修煉,我簡單了解一下情況,一切都很好,只是她困惑,罰款不繳,生活費也不用繳嗎?我堅定地說:「一分錢也不能繳!再不能滋養邪惡啦!吃點飯我馬上回去和他們講真相。」妻子一愣,「怎麼?還回去?回去他們就不能讓你回來。」我笑著說:「他們說了不算!你儘管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吃完飯,我帶了點東西又回到洗腦班,結果他們把大門又用大鐵鎖鎖上了。我嚴肅地對他們說:「你們來這一套,非法關押人,限制人身自由,談甚麼話?一切免談!」幾天下來,他們拿我沒辦法。我每天堅持背能背過來的《經文》《洪吟》,一到正點我就發正念,早上煉動功,晚上12點發完正念再煉靜功,甚麼人物談話我都不配合,只是反覆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法輪大法強身健體、淨化心靈,做好人沒有錯,更沒有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千古奇冤,一定要平反的。希望你們不要再配合江澤民共產黨幹傷天害理、勞民傷財的蠢事啦!」

談話不行,他們又拿出老把戲,放錄像。我說:「不用放,對我沒有用!」他們不聽,結果放了兩天,一次也沒有放成功。因為他們一放,我就立即發正念,結果他們剛修好的放像機就是不好使,即使勉強放出來一會兒,不是一會兒出圖象沒有聲音,就是有聲音沒有圖象,事後一個領導找我談話說:「這幾天看的錄像怎麼樣?」我說:「我越看對大法越堅定!越看越知道誹謗大法的人怎麼個邪法!」他愣了,茫然的說:「是嗎?」然後板著面孔威脅我說:「你這樣執迷不悟,頑固不化是要二次勞教的。」我大聲嚴肅地正告他:「不用說二次勞教,幾次勞改我也不怕!即使槍斃我,上法場時,我也要高呼『法輪大法好!」他氣急敗壞地狂叫:「好!好!咱們走著瞧!看你這小胳膊能擰過共產黨的大腿!有本事你現在就出去!」我笑著說:「不用忙!到時你們就知道到底是誰說了算啦!」

一個多月後,通過靜心背法,發正念,自己悟到:這次被抓原因多方面。自己從新加入正法修煉後,為了彌補「轉化」走彎路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確實做了不少大法工作。但有一顆強烈的「幹事心」、「顯示心」,沒出問題又產生「歡喜心」,同時還時常想,可不能再叫邪惡抓了去,因為勞教所、拘留所、看守所的滋味我是深有體會,電棍滋味自己多次嘗過,一想就發怵!自己和別的同修交流說:「不怕!」實際自己是嘴上不怕,心裏怕。

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自己整天做準備不要被抓,其實就是自覺不自覺地承認了舊勢力對自己的迫害。我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連舊勢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認。自己這種狀態怎能不出問題呢?同時自己還存有強烈的「爭鬥心」、「仇恨心」,特別是曾經親自動手參與迫害自己的鄉鎮幹部、派出所惡警,自己嘴上說不恨他們,其實是打心眼裏恨他們,恨不得他們都早死早報應!一聽說哪裏壞人遭惡報,心裏就有一種說不出的痛快高興。與世人講真相時,人心很重,遇到愛聽的越講越能講,遇到不愛聽的,特別是說大法不好,說師父壞話的,一股無名火氣就往上沖。用大話壓別人,用法卡別人。細想一想,自己這修的哪是慈悲心。這種心態怎麼能達到救度世人的目地呢?這樣下去,豈止是光被綁架的問題!……

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後,自己每天靜下心來反覆背誦師父的有關經文,「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別哀》)找到了執著就去,認識到,錯了就改。我堅信:只要自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在洗腦班該說的我都說了,真相我也基本都和他們講了,洗腦班是關不住真修的大法弟子的。邪惡企圖二次勞教我的陰謀也是決不能得逞的。

洗腦班不是大法弟子久住的地方,世上還有大量的眾生等待我們去救度。在同修強大的正念加持下,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精心呵護下,奇蹟發生了。2005年三月初八上午9點15分我剛發完正念,上衛生間去時,大鐵門打開啦!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腦班,從新匯入了正法洪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