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更多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9日】我是大陸大法弟子。沒能參與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深感遺憾。由於自己文化低,在各種觀念的障礙下,覺得與精進的同修相比有差距,甚至產生了心灰意冷的心態,鬆懈了前進的步伐,深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肩負起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目前眾生都處在生死交叉的十字路口,我是大法弟子怎能見死不救呢?救人如救火啊!回想師父傳法的整個歷程,為眾生付出和承受的一切,走到正法的緊要關頭,我竟然鬆懈了精進的意志,能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嗎?

今天我鼓足勇氣,借明慧一角與同修廣泛交流,共同促進。下面簡要敘述我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雖沒有那麼壯觀,但每件小事都能令我從中找出不足,鞭策著我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來。

我1999年3月份有幸得法,在大法修煉中受益頗多。沒得法之前,我是一個名利心較重的人,在多年的經商行業中,養成了很多不好的觀念和執著心。為了掙錢和在社會上立足,我吃不好,睡不好,得了一身的病,還時常發脾氣。得法後,我的整個人生觀都改變了,隨著心性的不斷提高,心的容量逐漸變大,能寬容別人了,多年的頑疾也不治自癒。

可是得法不到4個月,魔難就來了。在巨難中我沒有迷失方向,師父的話時時閃現在我的眼前,使我更加堅定。親人們多次勸我不要再煉了,丈夫也時常對女兒發牢騷:「離你媽遠一點,煉到一定時候就像電視上那些人一樣,把咱爺倆殺了怎辦?」我再三的跟他們講真相,終於使他們明白了。

看到同修們為了證實法走上了天安門,為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而被抓被打,我很難過,於是和另一同修商量於2001年購置了一台複印機,這樣揭露邪惡的文章就可以複製出來了,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由於當時學法不深,對法理認識不太清楚,不理智,被邪惡鑽了空子。2001年年底,我和另一同修被邪惡綁架,我絕食抗議,後把我轉到看守所。在被關押的4個多月裏,我與同修時刻學法、背法,無論邪惡怎樣虐待和毒打,都不順從它的任何安排。

邪惡把我迫害成重病,偷偷送往馬三家教養院。在去馬三家的途中,我的腦中只有一念:邪惡不配考驗我,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許迫害。我的路由師父安排,師父說了算。你怎麼給我送去,再怎麼給我送回來,方向盤是師父把握的。馬三家不敢收我,那裏的惡警都是地獄小鬼轉世的,它們不敢碰我,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強大的正念下,我全身心溶於法中,「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洪吟》裏面的詩句和師父的講法都打進我腦海中,一字不差的背誦著。我動念讓車走錯路,邪惡果然兩次走錯了方向,在高速公路上打轉轉,行駛了好長時間才把我拉到目地地。體檢時,我與測試儀器溝通:你們都是「真善忍」造就的生命,趕快同化大法,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同時求師父幫助,結果被演化出病情嚴重,4個加號,獄醫拒收。就這樣,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我闖過了難關。回到家中,我每天學法煉功,不到半個月,身體就恢復正常。

當地派出所得知我身體康復了,又一次勾結市不法人員來綁架我,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在恩師的保護下,我終於脫離危險,被迫走上了流離失所的路。

在這4年裏,我飽嘗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在痛苦中磨礪著,從情中一步步走了出來。我那年邁的父母由於受到當地惡警的數次騷擾驚嚇成疾,先後去世,最後我都沒能看上一眼。丈夫被邪惡操縱跟我鬧離婚,與別人結了婚,我辛苦開創的家業一掃而光。14歲的女兒沒人照顧,整日以淚洗面。儘管邪惡想從經濟上搞垮我,從精神上摧毀我,然而這一切都沒有使我倒下,反而使我救度眾生的信念更加堅定。只要是大法要求做的,就跟同修勁往一起使,心往一起想,能救度眾生就去做。

2003年3月份,我參與了資料點工作。雖然失去了在常人中的修煉環境,但在去執著心的過程中也同樣是「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轉法輪》)。跟頭把式的摔過跤,在向內找的同時,深挖那些不符合法的思想觀念。「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斷》)。

無論走到哪裏,我都要把大法的福音傳到哪裏,救度有緣人。我利用到菜市場、商店買東西的機會,發給世人真相資料、九評書與光盤,每次只帶2、3份,數量雖少,但從未間斷過。

由於長期在資料點做正法工作,為了安全幾乎是封閉的,失去了與眾多同修交流的環境,導致自身狀態跟外面精進的同修有所差距,有些執著心甚至意識不到。

這次,我有機會回到家鄉,跟同修交流後,發現了自身許多不足之處,也找到了差距,同修在證實法中的正念正行震撼了我,激勵我振作起來。

一天,兩位老年同修帶我去某村做「三退」。她們騎上自行車,不怕路途遙遠,到達目地地後,就每家每戶的勸世人「三退」,講述大法的美好,結合現今瘟疫的出現,講古今中外的預言,直到他們明白後退出為止。有的村民還主動介紹我們到另一家去講。看到世人求生的渴望,我深深感受到大法弟子真是重擔在肩,眾生的命都寄託在大法徒的身上。我們告訴村民我們是救人來的,他們明白後都很感激。當看到有的村民家牆壁上粘貼著毛的畫像時,一同修用淺白的語言敘述了邪靈附體之事,告訴他們這些黨魁的畫像散發著毒素,危害世人,他們聽後不再崇拜毛,並自覺配合銷毀了毛的畫像。

通過這次講真相、勸「三退」,我感受頗深。看到同修們一身正氣,正念正行的壯舉,鼓舞了我的意志,同時也消去了我很多不好的東西,尤其是怕心。這個「怕」字,像一堵牆,像一座山,嚴重阻礙著我精進的步伐。如今,我獨自一人來到了曾經居住過的山區,通過4天的時間,勸退30多人,其中有兩戶是供養狐黃白柳的,我都及時幫助給燒掉了,並告訴他們,現在是滅邪靈的時候,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就是一個真正的好人。

在這法正人間的最後時刻,我要時刻跟上正法進程,發揮大法給予我的智慧和技能,跟同修配合好,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我現在做的還很微不足道,但我會跟上去的。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