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點一滴做好 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2日】正法修煉以來,我們已隨師尊走過了六個春夏秋冬。回首自己所走過的路,有喜有憂;有過收穫,也有過失落。現將自己在其間的一些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以法為師 修去怕心

自1995年得法以來,我和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匪淺,特別是隨著學法和修煉的不斷深入,我與老伴在修煉前所患的多種疾病全都不翼而飛。然而正當我們全家沉浸在將生命溶於法中的那種喜悅之時,1999年7.20,中共江氏邪惡流氓集團針對大法和大法學員的迫害突然開始了。

面對當時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瘋狂迫害,我因為怕心,曾一度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從那以後,每當我再看書學法時,就總是覺得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慈悲苦度,經常是以淚洗面。

也正是由於自己的怕心不去,後來又招來了被同修的家人舉報、被當地市公安局非法抄家、綁架和惡警的不斷登門騷擾;加上我和女兒幾次進京證實大法後的被抓、被迫害,那段時間我的每一天幾乎都是在惶恐不安中度過的。

可慈悲偉大的師尊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經常是利用各種形式點化我。在師尊的不斷點悟和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下,我終於又一步一步的清醒的走入正法修煉中來了。

記得有一次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可騎著自行車走了很遠的一段路也不敢把手中的真相資料發出去。就在我彷徨不定之時,一陣大風將車筐裏的袋子吹到了一個自行車棚的柱子上,我悟到師尊在看護著我、點化著我,同時師尊也在為我的怕心不去而心急,於是我趕緊將手中的真相資料放到了存放在那裏的自行車筐裏。

由於我的怕心不去,邪惡就經常藉此演化出種種假相,有時是非常離奇的隨心而化。這種干擾曾使我一度非常消沉,影響我走出來證實法。

後來通過反覆學法,師尊在講法中說:「人能不能夠在關鍵的時候放下生死,放下怕失去所謂的幸福,走出那一步,放下這顆心那不就是給你設的關嗎?我一再講,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別人為甚麼能邁出那一步呢?你就邁不出去呢?」(《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同修也鼓勵我:「送走一份真相資料,就送走了一顆怕心。」我就這樣一點點的修去怕心,由開始不敢出去發資料、貼傳單,到後來能很坦然的向世人面對面的講真相;由開始先到親朋好友家講真相到後來能跟賣貨的商販、農民,甚至給610的人講真相,我坦然的向他們講述著大法使我全家受益的超常事實。

再後來,我基本能把握住一切機會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如到我家來做客的、送米的、安紗窗的、送液化氣罐的……只要是能到我家來的人,我從不放過向他們講真相的機緣。每當出門參加婚宴、買菜、上街購物時,我也抓緊時間向所遇到的人講真相。

對於邊遠地區的農民,我就把真相資料和光盤包好後直接送給他們,並善待他們,比如零錢不用找了,剩菜全包下了,好讓他們能快些回家。而他們通過我的舉止行為都能認同大法弟子是好人,也更樂於接受送給他們的大法真相。

《九評》問世以後,我通過不斷的學習師尊的新經文,又開始加大講真相的力度。所有我的親朋好友及在各種場合中所有能搭上話的人,都是我講《九評》、勸「三退」的對像,我都儘量不放過。不管路途多遠,我都先把《九評》及相關資料給那些有緣人送去,再次回訪時就勸「三退」,好多都是一家人全退了。

我能由一個膽子特別小,走不出來,到今天能很理智的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這全憑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呵護和大法的威力,是師尊和大法給了我勇氣、智慧和力量,從中也修去了我的許多執著心。不斷歸正自己,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煉之路,也算沒有枉費師尊救度我時的一片苦心。

二、維護大法 與同修共同闖過魔難關

我所在的地區在整體配合方面一度不是很好,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大家悟到應該恢復集體學法,這樣更有利於整體配合、整體昇華,而且也是圓容了師尊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修煉形式,以便更好的維護我們的修煉環境,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們這裏原有一位同修,曾多次進京證實大法,但後來因沒修去的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以病業的形式被迫害,出現腦出血症狀,休克後被家人送到醫院,在昏迷狀態下,醫院給她做了手術。當清醒後,她堅決不再用藥。但從醫院回來後,她就甚麼也看不見了,說起話來也語無倫次。

附近的同修聽到這些消息後,就不停的在家給她發正念,還多次去她家近距離發正念。因為她走出來參加小組有困難,家人就只能給她聽師尊的講法磁帶。

一次,我給她家附近的一個常人講修煉大法使人受益的事例,並叮囑她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這會給她帶來美好的未來。她就給我舉了剛才那位同修的例子,並表示不能理解。我跟她解釋了好半天,她才明白過來,並說記住我的話了。

我當時就想,一定要讓這位同修好起來,不能讓這件事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障礙眾生得救。於是,我就開始每天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一年來風雨不誤,期間也克服了重重困難和許多不便,每天保證給她讀一講《轉法輪》,並穿插學習師尊的後期經文,還要給她讀一些《明慧週刊》。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加上整體的正念之場,漸漸的她能看到大字了。記得剛開始教她發正念時,邪惡瘋狂的干擾她,她要想說出一個準確的字都很費勁,但現在她說話已流利多了。這是大法的威力再現,也是恩師給予我們在一起修煉共同提高的機會。

在這一年來,我們以法為師、互補互修。記得剛去她家學法不長時間,就聽說包片民警去騷擾,遇到這類事要在以前我就不敢再去了。可現在我會想到有師在、有法在,不承認邪惡的安排,發正念鏟除干擾,它們不配來搗亂。就像師尊講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就這樣我始終堅定不移的堅持著,同修對師對法的那顆純淨的心也鼓勵我不斷前行。

有一次去她家,剛進門她就急切的告訴我可找到它了,原來是她偷偷攢下500元錢,放在被子裏一年多了也找不到,這回趁家人不在,她藉機把床鋪「摸」了個遍(因為她看東西還不太清楚),急得滿頭大汗,最後終於找到了。她告訴我快把錢拿去用來做真相吧,她還找出一些線繩準備給同修們做條幅用。我聽後感動的說:「嫂子,師尊看到你這顆純淨的心時,一定會很高興的,咱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們這兒還有一位70多歲的老同修,三九天一個人在外邊粘真相資料,一手拎著漿糊桶,一手抹漿子,拎桶的手凍的都不能打彎了,到家後她凍得(加上邪惡的迫害)休克在地上,失去了知覺,幸好有同修及時趕到,通知大家集體發正念,她很快就清醒過來。聽到這些後,我和一起學法的這位同修都向內找,感到很慚愧,我們想到如果大家(特別是我)也能多做一些,那位大姐就不至於凍成這樣了。從那以後,我們大家都在講真相方面加大了力度。

有一次,與這位同修住在同一單元的單位領導,在樓上指著我說不要再給他送「東西」(指真相資料)了,他從來也不看,都給扔出去了。我聽後怕心立刻就出來了,心想天天來這裏學法,讓別人知道了不好,就趕緊跟他說那不是我放的。事後,我知道自己錯了,沒能跟他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心裏難過極了。

第二天,我把這件事告訴這位同修,她聽後不假思索的說:「應該正面告訴他,給他(真相資料)是為他好,可千萬別讓他扔了。」與同修相比,我感到慚愧極了,關鍵時刻才能檢驗人心。平時總覺得怕心去了不少,可關鍵時刻還是怕心很重。反思自己,都是私心在作怪,怕自己會如何如何,維護自我,而沒有想到眾生正亟待被救度,更沒想到證實大法是自己的神聖使命。平時經常能看到這位同修這有不足、那又不對,可是她這顆維護大法的心,真讓我覺得自愧不如。

後來,師尊慈悲的安排我又遇到了那位領導,這次我主動的去跟他講真相:「大哥,那天我沒堂堂正正跟你說實話,那些真相資料不是我送給你的。但不管是誰送來的,都是為你好。因為你以前當領導時,口碑很好,我們大家也都很惦記你,都想把最好的東西送給你,希望你能有個好未來。電視、報紙都在造假……真相資料是大法弟子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製作的,千萬要珍惜呀,扔掉對你不好。」他很平靜的聽我說完,剛開始還冷言冷語告訴我不要這樣關心他,後來就不再說甚麼了,看得出來他已經聽進去了。

同修們,讓我們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正法修煉機緣吧!不要再因為自己的執著而影響我們前進的步伐,,讓我們共同走好、走正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