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與人心對待的不同後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0日】我是一名50多歲的農村婦女,得法前是一個癌症患者,在手術後的6年裏,身體被大量的藥物折騰的幾乎沒有了人形,本來就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我幾乎放棄了治療,就等著死亡早一天來到,結束這個痛苦的一生。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有幸得到大法,全身心的投入修煉,大法的神奇使我所有的症狀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真正體會到了師父說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完全沒有病的滋味。

99年7.20邪惡開始迫害大法,但我總以為這場迫害是人對人的迫害,出於對師對法的感恩,我雖然進京上訪講真相,卻始終沒有走出人的這一層殼,回來後迫害被罰款以「不失不得」開脫自己,沒有揭露邪惡,反迫害。

由於我在法上沒有及時提高上來,2002年我和同修被抓進看守所,當時人心很重,心裏還是害怕,怕挨打,怕做不好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沒有堂堂的證實法,用人的狡猾同惡警周旋,以免受皮肉之苦。可是越這樣,惡警越是不放我,而且打的越來越重,實在承受不了就說一點,到後來,自己也挨打了也都說了。這時我又用人心在想:邪惡可能要勞教我了,當時就怕的要命,怕在勞教所裏被「轉化」,如果邪悟了,那不毀於一旦嗎?於是我就和同修說:到那裏如果真正承受不住我們就「假轉化」,可是同修正念很強,並不贊同這樣的想法。結果在檢查身體時師父給她演化出嚴重的高血壓,人家當天就放出來了。而我呢?惡警卻對我說:「打情送禮也要把你送進去勞教」。被非法勞教後,我還沒能向內找,加上人的東西太重,想自己假轉化就行了,被邪惡鑽了空子,結果給自己的修煉和大法造成了損失。

這兩次的關都沒有過好,我有些自暴自棄了,做「三件事」也膽膽突突的。有一次,遇上一個遠親,我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給了一張護身符,並給了他身邊的人一個。沒想到,這個人竟是蹲坑的,他馬上叫警車把我抓了起來,家也被抄了,把同修辛辛苦苦做的真相資料抄走了。我在警車裏反覆想我過去幾年的修煉,終於找出了自己的漏:我始終沒有走出人的這層殼,阻礙我的是「怕」,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怕啥》)才導致我三番兩次的被抓,不敢堂堂正正的說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正念不強,遇事不用法衡量,而是用人心千方百計使自己免受損失,沒有把大法放在最高的位置,沒有一顆為大法付出一切的心!我咬咬牙橫下心,豁出去了!邪惡既然把我帶到這兒,我就在這兒講真相,揭露邪惡。在監獄裏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惡,到整點就發正念,向獄友講真相、背法、煉功,這一次我就是死了,也不能再讓邪惡牽著我走!

為了不配合邪惡,我就絕食抗議。邪惡從第5天就開始灌食,在醫院裏我高聲喊:法輪大法好!公審江澤民。在關押時省裏有個頭目到監獄視察,已經準備好長時間了,檢查那天把所有的勞動號全關起來,走廊裏沒有一點聲音,靜的嚇人,我當裏腦子閃過一念,我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於是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無罪,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那個頭目及陪同人員都靜靜的聽我喊完才走了。當時,我並沒有害怕,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我還害怕甚麼?

在看守所裏,我把所有被關押同修的受迫害情況寫出來,交給同修帶出去,曝光邪惡。沒想到,信竟然落到惡警手裏。在提審時惡警惡狠狠的問我資料的來源,我堅決不配合他們,就給他們講真相,其中一個惡警抓起我的頭髮,揮拳就打,真有如果不說,就要打死我的架式。我的怕心又起來了,但是瞬間被強大的正念代替了,我使出全身力氣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這下把惡警一下鎮住了,他們衝我呆了一會兒,回過神來說,我叫你天天滅。說完就出去了。可是從那時起,他們再也沒有打過我,也沒有無理取鬧。後來政保科長提審我,我仍然對他講真相,他們企圖騙我說出同修,問我資料的來源,並說如果不抄走資料,你會如何處理?我靜靜的回答:發出去,救度眾生。他問:你能發這麼多嗎?我說能,天天發直到發完為止。最後,惡警嚇唬我按你的情況得判8年,我說大法弟子無罪,迫害大法才有罪呢,你們必須無條件立即放我回家。惡警說:你真天真啊,說走就走嗎?我非常有信心的說:我們師父說過「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導航》- 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在被關押的整個過程中,我真正體驗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無量的慈悲。也找出了自身許多不足,為自己做的不好而有愧疚,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是助師正法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真正的正念、放下生死和人的狡猾、用人心對待是天壤之別的!

在拘留所裏,我把《洪吟(二)》背下來了,我突然體悟到了心地無私天地寬的道理,人只要完全放下自我,包括生死,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頓時覺得好輕鬆,從來沒有的那種發正念時念力的集中與打出去功的巨大威力。在被關押了一個多月後,他們又要送我去勞教,我在車裏繼續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利用職權去造業和迫害大法弟子的萬劫不復的後果。令我也沒有想到的是,體檢時我居然屬於危重病人,勞教所堅決不收,看著他們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威嚴,我的眼睛濕潤了。

就這樣我安全的回到了家,當地派出所的警察看見我後很吃驚,說我這麼不老實居然沒勞教!通過這一次,我真正悟到了正念正行、人神一念間就會有不同的結果的法理。也從中體悟到「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的偉大境界。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