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讓我改變了整個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台北的學員,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心得是:大法讓我改變了整個人生。

我今年八十三歲,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現在已超過七年。要談大法的神奇,就是:因為得法,把我抽了六十多年的煙一下子戒掉了。參加九天班的第七天,聽到第七講時,師父說:「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轉法輪》)當時似乎自己也並沒有下甚麼大不了的決心,就這樣非常自然的戒了煙,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再抽過,甚至也沒機會感覺到師父所說的「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的滋味。

抽了六十多年的煙,要戒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過去的許多年之中,我甚麼煙都抽過了,五歲時還被土匪綁架,逼著抽過鴉片煙。像這樣大的煙癮,後來想要戒一直戒不了。得法前,曾經參加過很多醫院辦的戒煙班,包括榮總、台安醫院,結果依然失敗了。最長的一次還努力了半年多,結果也沒用。後來因為咳嗽,醫院檢查說我有氣喘,支氣管慢性發炎,並加肺氣腫,醫生給我開了一大堆藥,吃的喝的、還有噴的,從此就活在與藥為伍中。誰知才參加九天班,那麼簡單的,師父說幾句話,我就跳脫了這麼可怕的一個坑。到醫院跟原來的主治大夫說再見時,他驚訝的以為我又從新活過來了呢!

學了幾年法,都是在稀裏糊塗中學,連學法時的坐姿都不好看。近一年來,因為到處參加學法組,才發現原來以為別人念錯的字,竟然是自己錯了。如「祛」病健身,我一直念做「怯」病健身,「坯」料當成「壞」料的簡體字,「蘸」硃砂變成了「調」硃砂,「性命圭旨」當成「性命主旨」,你說可笑不可笑,連字都認錯,法理當然也悟錯了。過去還因為對於師父所舉例的「我記的有一個氣功師講過這樣一句話:他說人的一個汗毛孔裏邊就有一座城市,裏面跑火車跑汽車。」(《轉法輪》)覺的無法理解,進而對師父所說的法理都產生了疑惑,並興起不可盡信的念頭。參加學法組多了以後,跟著大家一起安安份份的學法,有一天突然對於師父所說的「汗毛孔裏跑火車跑汽車」這個例子一下明白了,過去一直無法領悟的釋迦牟尼三千大千世界學說,也豁然開朗。這下子才發現過去都是自以為聰明,在「批判著學和所謂的研究」(《論語》),所以耽誤了這麼多年都沒能看懂,也因此更加認識到集體學法的重要。就像師父強調的,我們要重視學法,法學透了,正念就足;正念一足,就無堅不摧,沒有事情能難倒我們了。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重視講真相,我們煉功點的同修們每週都有一天到我家一起打電話,另外我也參加其它的小組打電話,平常隨時看明慧網和真相網站上提供的資料,看到迫害案例時就自己打電話過去窒息邪惡。我們講真相的目地是在救度眾生,特別針對那些在大陸上的被邪靈操控的眾生,包括勞教所、監獄、六一零、國保大隊公安,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另外,我和煉功點的同修們也固定每週安排一天到故宮講真相,煉功或發資料。對大陸觀光客往往一本《九評》都難發出去,要面對面講真相更是談何容易,但是我們堅持每個星期都去;我也參加英語學法班,雖然說的不好,但這樣有時遇到外國觀光客就不會那麼緊張,因為英語是世界語言,大部份的觀光客都會懂。

個人體認:打電話是最容易收到直接講真相效果的,因為電話可以與對方大聲的講他想知道而又不想讓別人聽到的悄悄話。我們煉功點的老人們大部份說話都帶有鄉音,也不一定口才好。剛開始時大家也會不知講甚麼,但我們就利用自己的鄉音打電話:有山東鄉音的同修打山東的電話,習慣說廣東話的同修就打廣東的電話,習慣說台灣話的同修可以打福建的電話;我是山西人,我可以打中國大陸北方的電話。聽電話的眾生都聽的懂,而且覺的很親切,就算聽不懂,我們還可以說「法輪大法好」。

我們請年輕的同修幫忙用電腦下載資料,這樣在正法的進程中就不會落下了。當然打電話會遇到挫折,但只要正念足,耐心夠,三番兩次總會收到效果的。如果對方破口大罵,你一定要心平氣和,也不要一有成就便沾沾自喜。我曾多次因對方罵我而發脾氣,現在已經比較不會了。另外我們打電話時會互相配合,就像一家人一樣,老中青三代輪番上陣,輪流與對方溝通;有時用說服的,有時用勸導的,有時嚴厲的震懾邪惡,有時軟性的喚起良知,遇到語言障礙就隨時換人。互相提醒不發脾氣,防止「擦槍走火」,並且幫忙發正念,這樣往往效果驚人。

另外我在去故宮講真相中體悟到:對證實法的工作一定要堅實貫徹,不要三心二意,一下決心就勇往直前。本來我和煉功點同修們每週三下午都去故宮,由我開車子,一次載三、四個人。但有兩次才下一點小雨我們就沒去了。由於正念不足,馬上就讓邪惡鑽了空子。第一次沒去故宮時,我心想不如到大賣場買點家用品,結果一從店裏出來就碰到個小伙子,他貿然超車從我的右手邊衝出來,不但撞了我的車,還兇巴巴的興師問罪,倒過來要敲詐我。當時我真是無名之火上來了,突然想到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因為別人無理取鬧就跟他鬥起來的,所以我心平氣和的跟他講了道理,然後拿手機打電話給警察;最後他雖然惡言不斷,總算心不甘願情不願的離開。第二次又三心二意不去故宮,被邪惡鑽的空子就更大了。那天早上本來下雨,但到中午時已經放晴,之前同修們沒告訴我不去故宮,因此我開車到兩處地方都沒載到人,這時我心裏便彷徨起來:「究竟要回家呢,還是一個人去故宮?」我想:「一個人去故宮好像有點兒對不住向來一塊兒去的朋友們,而且別人也會問我怎麼一個人來呢?到時也不好回答。師父不是叫我們要彼此配合嗎?」最後因為我正念不足,把和同修協調的法理悟偏了,決定把車開回家。停好車,到超市去買了些水果,結果就在回家的途中無緣無故的摔了個大跤,擦撞到頭部變成兩隻熊貓眼,一連十多天黑眼圈才消掉。這兩次的經驗讓我明白:我們是修煉人,要用高標準要求自己,絕不能夠說一套做一套,或是存著投機取巧的心。講真相的事也不能夠大幫哄,一定要堅持到底。

得法已經那麼久了,最近才慢慢體悟到修煉的嚴肅性,雖然做的不好,但師父一直沒丟下我。得法後最明顯的外在改變是把煙戒掉了,身體健康了,心情也變的愈來愈平靜。大法讓我的心性提高了很多;我過去是老國民黨員,上校退伍,經歷過戰爭和人與人之間的爭鬥,以前我看到許多政治人物或政治新聞時,心情就會跟著起伏,喜歡這個人、討厭那個人;由於學法和同修的交流也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藍綠情結,進一步能夠把它清除掉。不管哪一個政黨、哪一個人,都是我們該救度的眾生、講真相的對像。認識到了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自然而然的也不會再有喜歡哪個不喜歡哪個,討厭哪個不討厭哪個的狀況了。另外,得法帶給我最明顯的提高是妒嫉心的消除,以前我老覺的家人對自己不夠重視,所以對他們發脾氣,近來在學法中發現了這其實都是出於妒嫉心,我把妒嫉心去掉以後,慢慢的和家人相處也得到改善。

現在的我絕對的相信師父,也絕對的相信大法,批判著學法的念頭已經完全沒有了。現在學大法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過去我沒好好煉功,也沒好好學法,現在的我不可一日不學法,不可一日不煉功。自己向內找,覺的還沒有做好的是安逸心還很重,喜歡吃好吃的東西,有時會懶散,煉功時常常動作敷衍讓同修們指正,這方面還得加加油。這是我自己所想到的不足之處,因為悟性不好,可能還有許多心性上的問題,需要同修們慈悲指正。

以上說出來自己不精進的經驗給大家作為參考,也希望能和同修們互相提醒,好好修煉下去。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