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走好正法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得法修煉這幾年來跌跌撞撞起起伏伏,有做的好的,也有許多不足之處,修煉中常因個人的幹事心作祟未安排好時間,未能理智協調好證實法事項、常人工作、家庭生活之間的關係,讓自己經常陷入忙亂當中,心性不但未能提升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有時言行表現比常人還不如,透過不斷的精進學法以及向內找去執著之後,讓自己又能走回走向神的修煉之路。

當學習師尊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對弟子們的指導與鼓勵之後,我體悟到這是偉大的師尊再一次給不精進的弟子我,向內找去除執著督促自己更加精進的機會,於是我放下私我執著,不管自己修的好不好,不怕曝光自己的不足,也不怕自己所言膚淺不在法上是否被同修笑話之顧慮,我要把握這次師尊安排的難得機緣,坦然上台報告自己修煉中的種種以及講清真相、助師正法的心得歷程與同修們交流。

首先我先談談自己得法過程和破除舊勢力安排的經驗。

我的家庭是信仰台灣傳統道教,父母親善良敦厚篤信神佛,在他們的薰陶之下,我也一直喜好鑽研佛理並在各種宗教派門之間游走,後來我走入一法門,自己平時除了在家誦經、禮佛,做早晚課之餘,也參與佛教慈善團體的社會活動。在路上,我經常會看到大法弟子豎立的一面巨大莊嚴的看板,記得上面寫著「真善忍 法輪大法」等字句。當時心想:若人人都能做到「真善忍」那這世界必定祥和純淨天下太平。

終於在一次業務拜訪工作時,我幸運的遇到了大法弟子,我看到大法經書擺在店面的書櫃中,我竟忘了業務工作直接向這位同修詢問法輪功修煉之事。透過大法弟子的引導,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事後發現那一天竟是我國曆和農曆的生日,得法那一天真是我重生之日呀!

因為過去不明白修煉的真理,四處游走好壞通收,以致滿腦子充斥了混雜的種種不純正的因素,因此在得法之初對於法不理解之處經常與同修有論辯爭執,幸好有師尊慈悲引導和學法點同修的耐心交流之下才能持續通讀完《轉法輪》,讓我清除了許多潛藏在思想中的雜質,讓我真正走入大法之中專一修煉。

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與干擾

得法之初,父母親還是像過去一樣,經常要求我陪他們到處參加各項宗教活動--燒香拜拜等等,起初我在怕因拒絕參與造成父母不悅而誤解大法的顧慮之下,一時不知如何處理這些長期固定的家族聚會活動而陷入兩難,後來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可以藉著家族的宗教聚會的機緣,向各層生命講清真相,於是當家人膜拜祈福之時,我則是雙手合十不拜不求,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表明自己是法輪大法弟子,告知目前宇宙處在正法之中,所有生命體不能阻礙眾生得法並且要同化大法,若能引導眾生得法功德無量。很奇妙的是,運用這種方式之後,不僅化解與家人可能產生的矛盾,漸漸的,父母竟然不再刻意勉強我參與他們的宗教活動,我悟到弟子要正念正行,自然能主導一切改變環境,我也就不被這常人的瑣事給干擾。這是我個人圓容常人生活並做到證實法的一點心得。

我再舉一個破除舊勢力安排的過程。

由於情的執著,得法後我仍未捨棄偏門摻雜混修,當學習《轉法輪》中師父提到「修煉要專一」的時候,心中明白真要修煉就必須專一,我必須要做出抉擇,於是我毅然向某門中的生命體表態要離開該處專修大法,該生命體不敢阻攔,還以我之名贈詩給我,除了肯定大法能使人修成正果並有鼓勵我堅修不懈之意。然而我修煉一段時間之後,發覺這看似善意的表現,卻隱藏著一些非常隱晦的舊勢力因素,不時在思想之中伺機干擾我修煉之路。我必須要明白宣示:是我自己選擇修煉大法之路,我要走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路,我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當悟到這一點,我即刻趕回我的故鄉將那篇贈詩給銷毀,隨後我的身體產生一次的淨化。

我體悟到大法弟子必須放下所有舊勢力的因素,純正專一的在大法中修煉,才能徹底排除克服這些干擾、魔難,去掉潛藏的執著之後才能提升到更高一層的層次中去。

修煉與工作

得法之初除參加各地功法表演洪法活動之外,還沒完全投入講真相的工作,那時每天都認真學習師父經文並風雨無阻精進煉功,也積極參加集體學法交流會,在大法薰陶之下自己都感覺層次提升的很快,連家人都誇讚我的心性有明顯的提升,我的妻子因此同時學法並肯定大法的純正。自己沾沾自喜之餘卻不知這僅僅是修煉的開端,在往後的修煉路中還有數不清的執著仍需要清除。

有一次到台北參加打電話講真相交流,我體悟到一個大法弟子不僅要修煉好自己之外,更必須肩負起拯救眾生之責任,於是我每天除了上QQ以文字聊天方式講真相之外,也開始向中國大陸打電話,過一段時間同修推薦我當電話組協調窗口,此時我似乎又進入另一個階段的修煉。

承接窗口之後心中升起一種使命感,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好這項「工作」,殊不知這是慈悲的師父巧妙安排讓我去掉執著的修煉之路。為了聯絡協調工作,我在電腦旁邊的時間增加了,常人工作的時間變的不正常了,客戶日漸流失,收入大不如前,與家人相處時間減少,關係也變的有些疏離。在忙亂當中有時心性守不住經常大發脾氣,簡直比常人還不如,使得原本支持我修煉大法的另一半對我的不理性開始有怨言。此時我仍然不察覺是我的執著心作祟,讓我不能理智清醒的在常人生活中正常修煉,還將家人的規勸質疑視為邪惡的干擾,於是我的家庭開始產生爭執矛盾,導致我的家人對我不諒解甚至對正法修煉生起懷疑之心。

由於親情的執著,我一直希望我的妻兒能與我同修大法,有一次我質疑與我同時得法但未走入大法的妻子為何知道大法這麼好卻不煉功學法,太太滿臉怨氣忿忿的對我說:「我若是未能修大法都是因你而起」。此時我大為震驚,我每天向中國大陸講真相就是要讓人明白真相救度眾生,如今我卻因自己不正常的行徑讓已經得法的親人遠離大法,我若不改變自己、挽回損失,罪過將何其大也。

我想起師父在一次講法中教導弟子們在繁忙的常人生活與助師正法的工作中要安排好時間,我聽到了卻沒有做到師尊的叮嚀,否則情況不會變的這麼糟,於是我向內找自己的執著,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個真修弟子。經過一段時間反覆起伏的修正過程,我不再執著家人一定同修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精進實修,端正自己的言行做到維護法證實法,開創一個純正的修煉環境自然能讓有緣人入大法修煉。

做再多的大法工作若心性未能符合法上要求並非真修弟子,提高心性符合真善忍的標準才算做到維護法,才能夠證實法,那才是圓滿回歸的保證。

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但自己覺的還沒有做好、達到標準,自己曾經犯了許多錯卻從未想過要放棄修煉大法,我知道一旦自我否定或者一有放棄修煉的念頭,那虎視眈眈伺機毀你修煉之路的舊勢力和累世業力必將立刻趁機鑽空子。堅信師堅修大法,跌跤後趕快站起來繼續往前走絕不回頭。

修煉的路上除了師父一路慈悲呵護之外,還要感謝同修之間的相互勉勵促進,讓自己不因安逸之心而怠惰。

講清真相的一點心得感想

講清真相不僅是在救度眾生,也是提高心性層次的修煉過程,每一次講真相所遇到的狀況,都可能是讓大法弟子去執著、修心性、同化法的熔煉機緣。

宇宙正法救度眾生,師父揮手之間即可成事,為讓大法弟子修煉更加純淨,成就更高的果位,師父讓弟子們參與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只要能堅信師父,正念正行,在講清真相所遇到的情況都能善解,慈悲的師尊同時把救度眾生的威德賜給走在正法修煉之路上的大法弟子。

記得有一次聯合國將召開人權會議,電話組分配各國聯合國大使的電話給迅打小組同修撥打,我收到十國的大使電話號碼,我自忖自己英語能力不是很好,於是我開始徵詢同修支援這項講真相工作,但問了許多同修一直無法獲得肯定的幫助,眼看開會日期就要到了,這些重要的電話卻一通也沒打,心想:大法弟子是不能輕易放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任何一個機會的。於是就在開會前一天我鼓起勇氣,收集一些資料,擬了一篇簡要的講稿,我撥了第一通電話,接通後我結結巴巴的將講稿念完,對方竟然能聽的懂,還向我表示了解我所說的內容。此時我信心大增,一口氣將其它的電話全部打完,大多獲得對方表示理解的回覆。我知道這並不是我原本的能力,這都是在我生出正念之後,師尊慈悲加持,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還有一次台灣召開台商年會,有許多到中國大陸投資的台商參加,我臨時被告知前去講清真相,但由於會議中進出人員有管制,要進入需有內部人員安排。前一晚立即聯絡可安排進入會場的同修,電話一直打到十一點多仍未找到那位同修,心想這事來的匆忙也沒充份準備,況且也沒聯絡到安排進入的同修,在怕心和安逸心誤導之下,我打算放棄這次講真相的機會。當萌生這一念時,電話突然響起,區內一位同修來電詢問明日是否要向台商講真相,她希望一同前往。同修的精進喚醒我的正念,我忘了門禁問題不假思索的表示明天要前去講真相,當時在羞愧自己的不精進之餘也明白師父藉著一位精進的大法弟子,督促安逸懈怠的我,再度走回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

隔天是陰雨天氣,我帶著約一百本的《九評共產黨》驅車前往台商會場,到達現場時心中開始思考如何進入會場,我看到台商陸陸續續走入會場,我想到一個進入會場的辦法了。我提著公事包一步一步的走向會場,跟其他台商一樣我大大方方的走入會場,警衛人員並未阻攔。到達會場我先找到現場負責工作人員表示要提供一些資料給台商作為投資大陸之參考,負責人卻表示要請示長官之後才能決定,要我暫且等待該官員到場。那時會議就將開始,台商已經陸陸續續到場,心想這救度眾生的大事不能等也不能靠,大法弟子就能決定,所以還沒等那位官員到場,我就在報到處將《九評》發給每一個到場拿資料的台商,這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這時我又成為現場發放資料的工作人員,只是我發的是破除邪靈因素拯救眾生的《九評共產黨》。後來我們將《九評》發給在會議召開之前已經就座的台商。我們似乎不斷的變換身份,在原本認為困難重重的環境下,將身上所有的《九評》發給在場的所有台商。最後那位官員出現了,辦事人員幫我引見時,我把剩下的最後兩本《九評》,一本送給了他,另一本請他轉交給今天的特別來賓海基會會長。《九評》發完了,會議也開始了,我和同修與官員寒暄幾句之後離開會場。

我審視自己這幾年的修煉真有說不完的不足,幸能憑藉著堅信師尊堅修大法,我度過一波一波的低潮期走到了今天,我還未做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但我會聽師父的話,不斷更加精進迎頭趕上,不讓師尊失望。

以上發言因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