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國人講真相、促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從二零零零年師父經文《窒息邪惡》發表後開始打真相電話的。當時打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拿起電話時非常氣憤,氣的我直哆嗦,本來想好的一段話也沒用上,說了半天我都記不住自己都說了些甚麼,只記得自己大聲的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那會兒根本談不上善念,更談不上慈悲了。

後來在Campsie 煉功點有了電話小組,慢慢的比過去打電話好多了。我悟到打電話一方面是震懾邪惡,另一方面是講真相,儘量救度可貴的中國人,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人。

有一次,我給東北的一個政法委打電話,剛開始對方很邪惡,但是他並未掛斷電話,我就把江魔頭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大法在海外洪傳的情況告訴他,講了一個多小時,他一句邪話都不說了,靜靜的聽著。有的勞教所很邪惡,我打電話他就總掛,那我就再撥通說一句: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再掛,我再撥通說第二句:國外有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要對迫害法輪功的進行追查;他又掛,我再撥通,說第三句:國外有惡人榜,凡是參與迫害的警察都在惡人榜上,上邊有地址、單位、性別、警號,非常清楚,想跑也跑不了。這回他害怕了,趕緊問我:惡人榜上有我的名嗎?我就說:現在我還沒看到,但是你絕對不能迫害法輪功學員,要保護他們,你跟法輪功學員接觸那麼長時間,他們都是好人,你看看《轉法輪》裏面說的是甚麼。我一邊心裏發著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一邊向他講。最後他說:我知道了。

還有一次打電話,對方是公安局局長。開始我剛撥通說了一句: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就破口大罵,罵的很難聽,隨後掛機。我立即又撥,他不接,我就打到他的手機上。我叫著他的名字對他講,他一聽又是我,嚇的不敢說話了,聽我講。我告訴他,你的名字在海外媒體上曝光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某某某,你做的事情都已記錄在案,將來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後,你是罪責難逃,你現在還有悔改的機會,那就是: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在你的權力範圍之內保護法輪功學員,立功贖罪,贖回自己的未來,否則將來審判迫害法輪功的罪人時,你是逃不掉的,你還是為你自己,為你的家人想想吧。說到這裏,他就掛機了。

我還給國保大隊長打電話,打到他的手機。網上報導他很邪惡,手機一通,我就叫著他的名字,對他說:某某某,你在某某地方抓了某某某等幾個法輪功學員,全世界都知道了。他馬上罵著掛斷電話。我接著又撥過去,共撥了五次,對他說:江魔頭、羅幹都被告上法庭了,他們在國外二十多個國家被起訴,他們都害怕的不得了,你還跟著他們幹甚麼。你為自己想一想,現在江給你錢,它就是用錢收買你,讓你們迫害法輪功,將來迫害停止後,江不但要被中國人審判,全世界都得審判它。它是犯了反人類罪,凡是迫害法輪功的劊子手都將被審判。到那時,看你怎麼辦。你現在停止迫害還來得及,還有你立功贖罪的機會,但是,時間不多了。現在退黨大潮在中國已經是洶湧澎湃、勢不可擋,共產邪黨馬上就要解體了,到那時你再想立功贖罪,可就晚了。時間不等人,我告訴你這些都是為你好,你自己認真想一想,我乾脆幫你從邪黨退出吧。他說,我好好想想,就掛斷了電話。

我往國內打電話時,只要撥通一個號碼,就在該號碼的最後一位加一或減一不斷的撥下去。當前主要是傳九評、促三退,電話一通我首先客氣的問聲好,然後向對方說:打擾您一下,我只耽誤您兩分鐘時間,想告訴你一件與您生命息息相關的大事,這件事跟咱們每個人都有關係。有人就問,甚麼事啊?我就說:現在中國出現三退大潮,退了多少多少人了。有人問:甚麼是三退啊?我就告訴他,退黨、退團、退少先隊、紅小兵、紅衛兵。現在是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我給你用化名退出來,你就平安無事了。有的人問:怎麼退啊?我說,我給你起個化名,就給你退了。有人就說,行,謝謝你,你要錢嗎?我說,不要錢,這是不花錢買個大保險。於是對方就退了。

還有一次打電話,是一個小伙子接的。我從三退、九評、邪黨的罪惡一直講到法輪功,他靜靜的聽,最後說:「我退。」我又聽見他旁邊還有人說話,我就問他屋裏還有別人嗎?他說有。我說,那你讓他來聽好嗎?他說好。我又給另一人講,也退了。我聽見還有人說話,就問這個小伙子,你這屋裏幾個人?他說有六個。我問那就讓每一個人都來聽好嗎?他說好。第三個來聽的,聽著聽著,就問我姓甚麼?我告訴他後,他說,你真好,我起個化名就姓你的姓。他退了之後,我說再叫下一個。到了第五個,我剛說你好,三退剛講了幾句,他就說,那我也姓你的姓。就這樣,他們全屋的人都退了,另一個人少先隊、共青團、黨都沒入過,也認真聽了真相。

因為我是法輪功被迫害後從大陸出來的,所以親身體驗過國內環境的險惡,而在海外,這裏的環境多寬鬆啊!所以在打電話講真相時,我非常珍惜自己現在所處的海外這個自由環境。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即使對方當時不退,也為後來的同修打電話勸三退打下了基礎。我想,我們電話打的越多,他們自然退起來就越容易。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悟到我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所以我心裏老有緊迫感,總覺的不抓緊快講,人就來不及救了,平時我一有機會就講,坐火車、在街頭遇見華人,或在外面吃飯,只要遇到華人就找機會搭話,最後說到三退上,每週也能退一些人,很多親朋好友也都退了。

在旅遊點講真相勸三退

旅遊點的中國人真多,我們在旅遊點講真相的幾個同修一見中國人從旅遊車上下來就笑臉相迎,先問聲好,遞上資料。大部份中國人非常嚴肅,不理我們,有的導遊說:「他們是法輪功。」我就說:「對,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非常關心大陸同胞,中國媒體封鎖消息,你們出來太好了,我們盼著你們出來呀。」這時有走在最後的,或是單獨走的,我就小聲跟他們說:「你們出來旅遊的最大收穫就是知道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我告訴他們退黨有多少萬人了,北京中央黨校二十六人聯名退黨,一位海軍高幹堅持用真名退黨,一些高官聯名退黨,有位八十五歲的高幹有孫子幫他退黨。誰都知道自己的命要緊,就像你們出來玩,光有錢,沒命能出來玩嗎?趁出國這個機會趕快退黨。對方說:「我沒入黨啊。」我說,入過少先隊也得退。有時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或者單獨一個人時,我就趕快說,我給你們起個化名退了吧,一個叫××,一個叫××,他們說:謝謝你。由於能同他們說話的時間短,我基本上都是追著他們講的。

還有一次遊客們照完相後,正上車準備走。我追上一個人讓他趕快退黨,他很痛快的就退了。我又追到車前,在門口勸他們退,他們都不表態,我就上到車上,在車門口接著講。司機不說話,別人也不說話,那我就繼續講。接著我說,我看你們都退了吧。有的說,我想想。後來我就挨著個兒的問,一共也退了五個。我最後說:「謝謝你們,祝你們旅途愉快!」他們都挺高興。

其實勸三退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幾年來打真相電話,從剛開始打到馬三家自己氣的發抖,到現在無論對方罵甚麼自己都能平和對待,真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實際上,無論對方態度如何,每打一個電話,每講一個人,都是在為下一個同修下次再給他講真相打下一個基礎,起碼他了解了真相事實,下次再有同修給他講真相時,他就會思考。所以,希望同修們不要執著於表面結果,不要被對方表面的態度、退與不退的決定而帶動。不是說只有對方退了這通電話才算成功。師父說過,不要小看你們的每一通電話。希望同修們都能拿起電話來,有時間的每天打幾個電話,沒時間的也能保證每天打一通電話,讓我們整體都動起來,廣傳九評、促三退。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