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平、寬鬆環境下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去年年底從大陸來到澳洲的大法弟子,在將近一年的修煉中,碰到許許多多的魔難,去執著心時剜心透骨的難受。在大陸沒有碰到過的事,都反映出許多沒修去的人心。感謝師父的慈悲,如果沒有這個修煉環境,我這些執著心一直隱藏的很深,有了這個機會和環境,才能去掉我的許多人心,提高上來。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剛得法時自己很精進,我們單位就我一人修煉大法,當時就有想讓大家都來了解法輪功的願望。我是游泳老教練,游泳池每天進進出出的學生、家長,有好幾百人,我就是一個對外窗口,認識我的人非常多。從我身體發生的巨大變化中、道德水平不斷提升中,使大家都感受到大法的偉大、殊勝和美好,所以我做每件事都想到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如果我做不好,就會有損大法的聲譽。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殘酷的迫害,邪黨大魔頭鎮壓大法弟子,我三次被抓(二次抓進拘留所,一次抓進市洗腦班),每次被迫害時,雖然當時也沒有那麼大的意識維護法,要做到證實法,但是自己對法的堅定,促使自己一定要做好。有了這個願望,魔難中感到師父的大手一直牽著弟子往前走。當第一次被抓進拘留所,是被單位與六一零勾結起來迫害的,與殺人犯、吸毒犯、賣淫關在一起,黑暗的、髒的監房裏,一開始情緒低落。師尊用一個女警察的嘴來點悟我,使我猛然驚醒,第一次面對警察提審,自己不知如何回答,心裏在求師尊給我智慧,很快就知道了該怎樣回答,魔難中師尊領著弟子闖過了一關又一關,雖然走的跌跌撞撞,有時做的好,有時做的不夠好,最終都闖過來了,感謝師尊慈悲看護弟子。

但是來到澳洲後,環境一下子全變了,身處在和平、寬鬆的環境中,沒有了惡警的迫害,沒有跟蹤,可以自由的行動,可以自由自在的參加證實大法的任何活動,環境雖然寬鬆了,修煉的難度卻加大了。在國內碰不到的事,隱藏的很深的執著心,一下子都翻出來了,在利益和情中,去執著時剜心透骨的痛苦、難受。

對於大陸來澳洲的大法弟子,首先碰到的是經濟問題。在國內時大多都有較高的職位和較高的工資待遇,現在沒有經濟來源,所用錢都是按澳幣對人民幣六:一換算來的,現在為了省錢,自己節衣縮食,喝的是自來水,買最便宜的菜、自己剪髮,但是我積極參與大法任何活動,儘量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但對於錢的執著,在利益上自己沒有把握好。我參加「天國樂團」後,需要一條黑皮帶,國內剛好有人過來,讓家人給我買了一條,但一時還拿不到手,遊行卻要用,我就捨不得花錢去買。

剛巧一天走在街上,看到路邊被人丟棄的兩條皮帶,一條黑色,一條咖啡色,就隨手揀了一根黑色的帶回家。回家後才發現帶回家的卻是一條咖啡色的。當時我還不悟,心想:明明我當時是選了一條黑色的,怎麼變成咖啡色了?不久我身體出現了嚴重的消業現象,後背抽筋似的疼痛,走路也疼,甚至痛的我停下步子,身體僵硬,煉第一套功法時,不能做抻的動作,甚至睡覺時都疼,而且發正念也不管用,到底出了甚麼問題?我開始向內找時,找到問題出在揀的皮帶上。

師尊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當樂團演奏的時候,放出的能量相當大。無論從能量的放出,還有你聲音的放出,還有音樂、音符的本身,都在起著證實法、起著放射能量的作用。……」「天國樂團」這個神聖的名字,大法弟子穿的衣物也是非常神聖的、金光閃閃的、充滿能量,而我有緣能參加「天國樂團」是非常榮幸的事,應該以強大的正念、純正的心態來參加每次活動,而我卻隨便的揀個皮帶來對付,這是大法弟子絕對不應有的心態。

找到了執著心後,我後背疼痛就馬上消失了。這一跤,跌的我清醒了。我悟到自己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要無愧於「天國樂團」這個神聖的稱號。認真的對待「天國樂團」的每次活動,大法弟子正念越強,放射出的能力也越強,這是對救度眾生負責、對大法負責、對自己負責。同時也希望「天國樂團」的同修以我的教訓為戒,使悉尼的「天國樂團」成為救度眾生的最好樂團。

來澳洲後,由於語言障礙,使得生活等各方面都帶來許多困難,而且遠離家鄉、親人、朋友、學生、同事……與女兒住在一起。而女兒突然有一天告訴我她要結婚了。當我獨自一個人面對生活與其它困難時,那份寂寞、那份孤獨、那份惆悵,使我一下子處在無助的狀態,並陷入情的深淵,不能自拔,越執著那魔就越加強它。理智告訴自己,這樣想法都是人心,但是就是有一種力量不讓我跳出情魔。靜下來時,各種常人心不斷往外翻,自己非常非常的痛苦,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的功在退,身體也在退,我驚醒了,嚇了一大跳。這時,許多弟子伸出無私的手來幫助我從法中提高上來,我陷入深思,為甚麼在國內當面對生死魔難時,我都闖過來了,而現在我卻被情魔壓倒,理智不起來了,主要原因是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在邪惡的環境下,尤其是在邪惡的洗腦班,每天都被邪惡包圍著,不是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電視,就是聽廣播、開會,為了不給邪魔壓垮、洗腦,自己分分秒秒不離法。在被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電視時,腦子都在背法學法。睡覺時,背一段法,才入睡,思想稍一放鬆,就有可能被邪魔鑽空子,而使自己掉下去。

在新的環境中,在這自由的寬鬆的環境下,對自己要求不夠精進了,背法也少了。其實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是那麼簡單的,其背後有著相當複雜的因素。舊勢力給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安排,還有舊宇宙的因素,那麼沒歸正的生命,都想左右我們的一思一念,當我能真正站在法上,才能把握自己,才能破除不正的念頭。

學法中師父的講法觸動了我的心。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師父還說:「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當我從法理中認識提高上來時,馬上就從情魔中擺脫出來,我的身體又變化回來了,人也輕鬆了,離神路又走近了一步。失去這環境就沒有我提高的機會了,更加體會到我為甚麼會來到澳洲。更加體會到師尊為了弟子的提高苦心安排。

現在三退人數每天在二、三萬,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很遠,怎樣在自己所在環境中做好三退工作,我開始給國內熟悉的人打電話,勸三退。另外我在禮品公司做營業時,儘量做好三退,有時人不肯退,我也耐心的與人們說清道理。休息日沒有大活動時,我就到旅遊景點、唐人街發九評和勸人三退。有一次與二位大法弟子約好火車站碰面,一起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到時候她們倆人都有事不去了,勸我也別去了,而且那天正好還沒有火車,我想了想,我回去嗎?不,我決定沒有火車坐巴士,一個人也去接受這小小的考驗,修煉沒有榜樣,沒有人告訴你怎麼做,全都靠自己從法中悟,我戰勝自己的依賴性,鍛煉了自己的獨立性。

來澳洲將近一年的修煉中,碰到了許許多多的魔難和心性關,過的很苦、很苦,在學法中自己又有許多的感悟。每當好不容易過了一關,接著第二關就又上來了,同時也感到正法進程的加快,師尊加快的把弟子往前,弟子有甚麼心,師尊全看到,當我提高上來時,剛想放鬆放鬆,接著下一關又上來了,沒去掉的心,得趕快去掉。當自己從魔難中走過來,提高上來時,心中無限感慨,謝謝師尊、謝謝師尊的安排。寫到此時,我已淚流滿面,今後自己要好好修,少讓師尊操心。

我是第一次參加大型的法會,第一次寫修煉心得。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最後以師尊經文《烏克蘭法會》的一句與同修共勉:「修煉中去人心雖苦,道路是神聖的。」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