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電話講真相小組心得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下面我們代表悉尼打電話講真相小組的學員對我們這段時間的修煉體會做一個彙報。

我們這個集體打電話小組還很新,原來也悟到了通過電話等途徑講真相,救度可貴的中國人的重要性,但是總覺的很難長期堅持下來。打幾個遇到一點挫折或者遇到罵人的,或者有其它事情一忙,就找個藉口走開了,下一次又拿不起來了。直到有一天,我和幾個同修都悟到了打電話講真相是我們修煉中重要的一環,不能因為怕心和求安逸心在修煉中留下這樣的空白,再難也應該把它堅持下去。同時我們也意識到一個人堅持自己長期打電話可能因為干擾和怕心不容易堅持,那我們就幾個同修定期在一起集體打電話,互相鼓勵,切磋,共同把打電話講真相堅持下去。就這樣我和另外幾個同修成立了一個小組一起對大陸的中國人打電話講真相。

通常在我們打電話前,就先集體發正念,背《論語》,然後簡短交流一下今天打電話的重點和講真相的內容。剛開始集體打電話時正好是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剛剛被曝光,需要向即將到美國去開會的中國醫生打電話。才打過去時,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說,直接說活體摘取器官的事情,他們不承認,也不幫轉接電話給醫生聽。打著打著,智慧就出來了。大家悟到可以換個角度打,改成說我們有朋友要做器官移植,聽說你們醫院做了很多這方面的手術,他們馬上就說,有啊,很多,你要做哪個方面的。開始了解到一些真實情況。那段時間打了北京、上海、重慶等地的一些大醫院,他們的醫生說有這樣的器官移植,技術都很成熟,最快的時間有一個星期,最慢不會超過兩個月。有幾個醫院我們還直接找到了要到美國開會的器官移植醫生,他們都說可以做這樣的手術。我們比較智慧的告訴他說,聽說這些器官的來源是不合法的,是從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上摘取來的,有些醫生聽了真相很震驚,說不可能,也有些醫生不說話,默認了,有的說器官是從死刑犯身上來的。就藉這個角度把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告訴了接電話的醫生和護士。告訴他們國際社會要到中國去調查,參與做摘取器官的醫生和護士都是在犯罪。

有些平時不太善於表達的學員,對打電話沒有信心,主要是幫忙發正念,發傳真,不敢拿起電話來打。後來聽了其他同修打電話的各種講真相方式之後,有一天也開始拿起了電話,心態很純正,第一個電話打過去,剛一講完,對方就同意退出中共了,同修受到很大的鼓舞,從此以後也有信心打電話了,不但參與集體打,自己回家之後有時間也堅持經常給中國的邪惡迫害場所和普通民眾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

每個參與的同修都感覺到,同修之間的互相鼓勵、配合對我們的共同提高和形成一個整體幫助很大。在這個場裏,每個人都感到說不出的舒服和祥和。每次打電話,都是越到後面打的越好,一個學員打電話,其他學員有的幫忙撥電話,有的發正念,或者在旁邊提醒。感覺打電話的時候,不但邪惡很難干擾,學員都越打正念越強,智慧越多。

下邊講幾個小故事:

有一次我給一個老年女士打電話,我說你的聲音聽起來挺年輕,你是不是就三十多歲,她很開心的笑了,說我已經六十多歲了。我就藉著她開心的時候,跟她說現在有一個重要的信息,在國內入過黨團隊的人,要趕快退了。為甚麼呢?你在國內也看到了,邪黨的官已經把我們中國都貪黃了。一個家出了這麼多敗家子,這個家面臨的就是滅亡。她說我沒入過黨,也沒入過團,甚麼也沒入過。我又給她講很多預言講到中共滅亡的事情,也講到貴州億年前的大石頭上面都寫了「中國共產黨亡」。她就很神秘的問我,你是不是法輪功?我說,聽到你這個語氣,你應該是很了解法輪功吧。你真是個有福氣的人,法輪功在國外八十個國家煉,人們都很支持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修煉,你如果相信佛法的話,你就會知道佛法的力量。這個邪黨現在迫害佛法,面臨的就是滅亡。所以告訴你退黨的這個信息非常緊急,所以不光你要退,你還得幫你的家人退,她說我沒入過黨,入過團,隊。我說那我就給你退了,她說行。她還說家中有十四口人沒有入過黨,但入過團和隊。我說,這樣吧,我先幫你和你的家人退了,過兩天,我再給你打個電話,你得讓他們每個人都同意,你到時候告訴我,這樣邪黨垮台的時候,他們退的聲明才算數。她說行,太謝謝你了。這樣過了幾天,我又給她打電話,她說十四口人都同意退了。

有一次,我給山東的一個勞教所打電話,開始是一個男警察接的電話,我告訴他現在在海外法輪功特別受歡迎,你們勞教所在國內還迫害法輪功,其實是因為你們不知道信息,勞教所裏不抓壞人,抓好人。你們警察應該接觸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你們都應該知道他們是好人。迫害好人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中國人是相信善惡有報的,邪黨迫害佛法,今天它遭到的報應就是滅亡。這個警察就把電話掛了。我接著又打過去,一個女警察接的電話,我就告訴她現在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要退出黨、團、隊,中國的現象你也看到了,邪黨的官把中國已經貪黃了,趕緊退出去,我說我給你退了可以嗎?我不知道你叫甚麼名字,因為你在中國,拿你的真名退很危險,我給你起個名字,你只要同意就行,她說行,我說那好,謝謝你。我剛要把電話放掉,就聽到對方說了一句,「哎喲,我的媽呀。」在場的同修都感到正念的場抑制著她,邪惡的東西沒有機會控制她,一切都是大法弟子說了算。

打電話的過程其實也是對我們修煉狀態的綜合檢驗,包括我們對大法法理的理解,是否能在短時間內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態有針對性的講真相,以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慈悲心觸動對方的心,啟發他們的明白的一面,為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確的選擇。

有一次,幾個同修接連打同一個電話號碼,開始的時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接的,他說沒有入過黨、團等任何組織,就掛了電話。接著另外一個同修打過去,是一個年輕女士接的,她說自己沒有入過黨、團、隊,又掛了。後來我們想在中國,凡是上過學的人,都難免入過邪黨的少先隊或者共青團,對方不承認還是因為害怕,沒有明白三退對自己生命的重要性,再說他們不承認自己是黨團員也說明還有希望救他們。於是第三個學員又打過去,這次是那個男士接的電話,學員抱著今天一定要救他的心態很平和的對他說,我打這個電話是自己出錢,用自己的休息時間,打給和自己有緣的中國人,今天打通了這個電話,我也不知道你是誰,你是安全的。但是你能接到這個電話,說明你還是一個善良的人,是在大難來之前有機會知道信息,得到平安幸福的人。他就說,那是甚麼事,我就告訴他,為甚麼要勸你三退呢,這和政治沒有一點關係,只是想使你平安幸福,遠離災難。他說:退黨為甚麼會和我的平安幸福有關係?學員就說,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就給他講了羅馬帝國在迫害基督徒之後短短幾年間,就遭遇了四次大瘟疫,街上死的人都沒有人來抬,這是他們迫害神、迫害信神的人招來的報應。人不信神,但是神在管著人,我們中國人說「三尺頭上有神靈」。現在執政的中共,幾十年裏,在和平時期殺害了八千萬中國同胞,還迫害法輪功,迫害佛法,你想想,造的業,只會比當年迫害耶穌的還大,現在到了神要清算它的時候,是它的一員,那會有甚麼樣的下場。你現在只要以化名退出,就可以得到平安幸福,遠離天災人禍,就好像不用錢買個保險。有甚麼不好的?他馬上說,謝謝你的好心,我明白了。我入過少先隊、共青團,沒入過黨。學員說:好呀,那你的家人呢?他說,還有我太太,她也是團員,還入過黨,我還有一個小孩,入過少先隊,幫他們都退了吧。學員就給他太太起了一個化名,他說能不能改成叫大山的山,學員說:好啊,你就記住吧,並且要告訴他們,他們一定要親自同意才有效。他說:有這麼嚴肅嗎?我說了還不可以嗎?學員說:神看人心,一定要自己表了態,她自己做出選擇,才有效。他說:哦,我記住了。

在打電話的過程當中,我們發現如果一週以來我們自己的學法修煉狀態好,心態純淨,在法上的時候,打電話時就充滿了智慧,講出的話中慈悲的力量也很大,包括警察和看守、派出所所長、政法委主任,還有六一零的主任都同意退黨了,旁邊的同修都能感受到,話沒有說完,都能感覺到對方肯定能退。那一刻感到不是我們人的一面在做甚麼,而是神的一面在做,而且師父也在加持。狀態不好的時候,心態不純淨,同樣的話講出去沒有力量,對方或者無動於衷,或者放電話,旁邊的同修都提醒說你今天狀態不好。

其實打的這些電話裏面,我們體會到凡是經歷過很多運動的人和受到過中共謊言欺騙的人,都深惡痛絕邪黨,打電話過去,念完鄭重聲明,他們馬上都表示願意退黨。有些還是中共的資歷很深的軍人和老幹部。比如,一次我們隨機撥號,念完鄭重聲明,問他是否願意退黨,他馬上平靜的說:「願意」。並且講,中共都是用謊言欺騙老百姓,他說我曾經是中共稱為「最可愛的人」,參加過對越反擊戰受傷,是二等殘疾退伍軍人。我和我的戰友都明白共產黨是甚麼東西。現在我和我的戰友都知道共產黨算是完了,不得人心。他還給了我們他岳父岳母和他戰友的電話號碼。他說他的岳父岳母是南下老幹部,現在都在幹休所裏,讓我給他們打電話。他還幫他死去的老幹部父母用真名真姓退黨。他還把他的地址告訴我,讓我給他郵寄九評。他說,等收到九評之後,他會拿給他的戰友看,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看的。這個電話對我們電話組的幾個學員鼓勵很大,我們就是要抓緊救度這些善良的中國人。如果這些人不知道真相,沒有來得及退黨,到時候被淘汰了,那就是我們的失職啊!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公平的。現在有很多中國老百姓,特別是下崗的和農村的貧民,飽受中共的迫害,我們一打過去三言兩語就同意退黨了。還有很多接到電話的人,還從來沒有聽說過九評和退黨的信息,打過去給他們,他們感到很鼓舞。他們說,共產黨早就該完蛋了。其實我們就是應該抓緊救度這部份能夠救度的人,我理解也是師父正在等待和給時間的人吧。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們悟到,打電話講真相就像是一個在世間雲遊和修煉的過程。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傳完後師父又告訴他:你有許多執著心要去,你出去雲遊吧。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經過多少年他雲遊回來了。師父說:你已經得道了,圓滿了。」現在全面向中國人講真相,勸退黨也是對大法弟子的一個全面考核,是去各種最後剩下的執著心。目前退黨的人數一直徘徊在每天兩三萬人,還遠遠沒有能夠達到師父的期望。這就需要所有大法弟子都動起來,通過各種渠道幫助中國民眾退黨。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拿起電話來,即使不會說甚麼,哪怕把鄭重聲明念給他們。如果每個中國人都接到真相電話,聽到了九評和退黨大潮和天要滅中共的信息,那就會形成一個正的場,中共會感到一個四面楚歌,人心潰散的形勢,不用推它自己就垮了。現在全球電話小組幾乎有來自世界各個國家的大法弟子參與,經常有全球統一對中國重點地區和重點行業集體打電話的行動。記得一次海外的學員交流全球電話組同一時間集體對北京地區打電話的時候,該地區上空的邪惡在那個時間就全部清理了。我們悟到每次全球整體打電話也對應著一個宇宙空間當中的正邪大戰,在過去幾年中,我們參與全球整體打電話講真相這一塊基本還是空白,我們對應天體中的眾生也就錯過了參與這樣宇宙中正邪大戰的機會。

現在的時間都是師父留給我們大法弟子證實法,建立威德的機會,所以我們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機會,能救多少救多少,起碼不給自己的將來留下遺憾。師父的法身和神把有緣人帶到我們面前,如果我們錯過了救他們,都將給我們的未來留下遺憾。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