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 修出慈悲與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能夠在澳洲法會上與大家交流,感到非常的高興。以前,我不太願意寫修煉體會,雖然明白寫出來是很好的提高過程,但是,還是以各種藉口一直拖到最後。不想寫,是因為有更深的執著隱藏在那裏,不願暴露出來去掉它。然而,寫出體會才是真正的反省自己,做到實修向內找。我今天發言的題目是: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修出慈悲與正念

一、擺正修煉的基點,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

幾年來,我一直都在做媒體工作,頭幾年作為一名普通的編輯、記者一直都很順利。但是,從二零零三年起做協調工作以來,周圍的修煉環境就在不斷變化,遇到的問題也多,甚至矛盾也很尖銳。雖然,自己在開始時有所準備,可是真正遇到尖銳的矛盾時,還真是直戳心窩。有一段時間裏,有些同修對我意見很大,認為我對別人要求過高,太嚴,甚至有人說我是為了成就自己的名利。而我卻認為看到的是不符合法的行為就要糾正,看到的是他人修煉中的種種不足,嫉妒心、爭鬥心、顯示心、做事心等等。

記得有一次,一位同修在學法後,指著我大聲說道,你就是反對我,不讓我做等等時,表面上我沒有與其爭吵,但內心裏我感到非常的反感。事後,有同修對我說,你沒說過這樣的話,他誤解你了,把你的話改了,別往心裏去。可是,師父講過修煉人遇到的任何矛盾都不是偶然的,都得向內找。於是回家後,我來到書架前,隨手拿起一本經文翻開,眼前出現的是一位同修問師父,作為修煉人如何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我反覆看了多遍,也沒找出自己有哪些本質的利益沒有放下,只是覺的反感的心不能有。但是,我也知道,沒找出來有哪些本質上的自我利益,是因為法沒有學好。因此,遇到矛盾看到的都是對方的不足,雖然自己沒有反對這位同修的心,又沒辦法讓其明白自己的真實意思,那就不再提要求,畢竟大家都是想要把媒體做好,如果再提要求,受損失的是整體。

不過,通過這件事,我第一次真正意識到還沒有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而對於修煉人來講,不能從本質上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那就是沒有擺正修煉的基點,想到這裏自己感到不寒而慄,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根本的執著,找不出有哪些自我利益還沒有放下,如何稱得上是一名大法弟子呢。遇到矛盾,心就波動,看到的都是他人的不好,說明自己法沒學好。那麼,是甚麼樣的執著沒放下呢?為甚麼法沒有學好呢?

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講道,「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

一次,在與一位同修的交流中,對方的一句話使我看到了自己修煉的基點沒有擺正的真正原因所在。當我談到所看到的一些不符合大法的現象時,這位同修對我說:「你太理想主義了吧,這是修煉呀,就會暴露出這些問題,不是說修煉了,就都那麼美好了,這就是要我們修的呀!」聽了這位同修的話,想起師父經文《走向圓滿》中的法,再回過頭看看自己當初開始修煉時,就是帶著這種大法好,師父好,修煉人好的想法走進來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在國內得法開始修煉的,至今還清楚的記得得法時的神奇經歷和感受。在《轉法輪》中,師父以淺白的語言卻講出了那麼高的法理,使我看到了這正是我生生世世所追求的。國內大法弟子實修的環境與境界,使我一直感覺到大法的美好正是自己所追求嚮往的。然而,多年過去了,自己依然帶著這樣一顆心,沒有實修自己,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溶於法中。這種根本的執著不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這樣的基點上如何修煉?遇到磨難就抱怨,看他人的不足,用師父的法去衡量別人,要求同修,這也是為甚麼看不到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沒有從本質上放下自我利益的根本執著所在。

由於找到了修煉中的根本執著,擺正了修煉的基點,在學法中,逐漸的能夠以法來要求自己,修一思一念,從找不到執著,到學會了向內找,不再將眼光對向他人,用法來看別人的不足。

二、向內找去掉名利情 修慈悲與圓容

剛來澳洲時,對澳洲的修煉環境不是很理解。除了參加點上的煉功、學法和各種洪法活動,不太願接觸更多的同修,加之家庭的教育和自身的原因,使得我一直有著一顆清高、驕傲的心。特別是在做媒體的協調工作後,這顆心就變的更為突出,矛盾的出現也正是由此造成的。不願與人接觸,看他人的不足,認為自己對,即使被錯怪了,也只是看他人。這不正是對名利情的執著嗎?甚至還以為,誰修的好,誰修的不好,我是在用法來衡量,不跟人走,是在跟法走等等。

師父讓我們學好法,將修煉的法寶交給我們,可我卻執著自己的對。就是對了都得向內找,找出證實自己的那顆心,去掉對自我名利的維護。別人說甚麼,好與不好都不放在心中,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一個過程。我知道自己要修的是容量,寬容,對同修、家人、周圍的所有人都要有一顆寬容的心。

師父在《大法是圓容的》這篇經文中講到:「在高層天體中,大覺者的世界與生命是由正法理中產生的或從正法理中修煉而圓滿的。他的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覺者也是這一世界之王,但那不是人認為的統治方式,是以真善忍的正法理來善化其世界一切眾生的。」有的同修給我指出,你有負面的東西了,就讓你看到不好的東西。現在法對我們要求更高了,還要加大容量,不要去感受那些負面的不好的東西吧,不被其帶動,就做師父要的。

當我靜下心來學法時,我發現自己很多時候是帶著觀念在學法,看到的法理是針對別人的。靜不下心來學法,是怕自我的利益被衝擊。不能寬容他人,向內找也是驕傲的常人心沒有意識到。而隱藏在後面的還有爭強好勝;認為他人不好,其實,也是妒嫉心的表現。作為一個修煉者,去感受各種常人之心,甚至被其帶動,還認為自己對法的理解是對的,這不是修自己,這是負面的為私的觀念在起作用。舊勢力就是讓我們在看他人的不足時,達到在大法弟子中間製造間隔,讓我們互相鬥來鬥去,你看我,我看你。而師父講的正法理,是讓我們每個人都看自己的不足,以洪大的寬容之心善待他人。

明白了法理,我努力去爭鬥心,也能善意的理解別人,看他人的好處。每個大法弟子都在修的過程中,大家修的都是同一部法,我們現在做的,目地都是為了講真相救度世人,師父看的是弟子那顆想要修煉的珍貴的心,甚至是看生生世世。而自己的狹隘觀念不僅負面還片面,也不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執著,能夠放下它們,隨之包容的心出來了,寬容的心也能體諒他人了,遇到矛盾就找自己,不再頂著勁兒了。作為修煉人,不是圓容自己所要,而是圓容整體,圓容師父法中對我們的要求。

在《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談到:「甚麼叫圓容法呢?可能我們許多修煉人還不知道。這麼大的法,能度我們,能使我們修煉到不同層次、不同境界中去,能使我們圓滿。怎麼還要人去圓容他呀?其實呢,我們大家可能想到了:常人社會也是這宇宙無邊大法在常人這最低一個層次中的體現,常人社會中的一切表現形式,也是這法給予的、開創的。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在利用著這樣一個環境修煉。那麼常人社會它雖然在不同層次上來看都認為它不好,可是它也畢竟是法開創的一個層次、一個境界。那麼我們在修煉當中如何跳出這個層次,如何擺脫常人社會中的各種行為觀念,明確了你們就能夠突破這些障礙,也就能昇華上去。這是你們在修煉中必須要做到的。」

的確,同修中出現的常人心的表現也好,工作中、家庭裏遇到的常人社會的表現形式也好,作為修煉人只有在這種環境中實修自己,打出一片天。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去掉「為私為我」的利益之心,才能有寬容、善念,沒有了情的執著,心中才會有慈悲、正念。隨著我的改變,以前對我有意見的同修,也開始轉變了態度。特別是在最近的講真相的項目中,大家相互配合,忘記過去。每個人都在修的其中,每位同修都有其閃光的地方。大家都在圓容整體,圓容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現在,有的同修會說,你們這個項目組大家真的很齊心,互相也能配合。其實,這就是善的威力,

三、去觀念,放執著,正念講真相

自「九評」發表以後,講真相中勸「三退」也成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方面。可是,真要到講的時候,卻發現有很多觀念障礙著自己,張不開口,怕對方不接受。特別是在給家人、親友中講真相、勸「三退」,有許多同修都感覺到有困難。通過學法,我發現自己的觀念與對情的執著才是障礙,帶著種種觀念和對常人心的感受,就無法有強大的正念,因而,講真相的效果就不好。一次,我講了沒成功,可是,兒子兩句話就解決了,事後我問他,你兩句話就勸退成功,為甚麼呀?他說,你想的太多,其實很簡單,你就告訴他退了吧,對你好!原來,孩子沒觀念,心純。而我沒做之前已經想到了家人的種種執著和常人心,這已經是承認了舊勢力給人造成的各種觀念和干擾因素,並且,潛意識中有對親情的執著,甚至替家人擔心等等,沒有正念、慈悲,對方如何退呢?

隨著觀念的放下,去掉對情的執著,向家人講真相的效果也起到了變化。以前,我的丈夫不太願意聽我講,由於我在生活中放下姿態,內心裏不再想他的不好,把他當作眾生的一員,不再斤斤計較,心裏只剩一念,只有「三退」才有生命的未來,他的態度也在轉變。

當時是退黨服務中心剛剛成立的時候,週末,我去了退黨服務中心,沒多久,他就打來電話:「聽兒子說,你今天去退黨俱樂部了?你現在不做報紙、廣播,又參加退黨俱樂部了?你可真行啊!不就是退黨嗎?全退,咱們家都退,我也退。」就這樣,經常與我擰著勁兒的丈夫,這次自己主動提出退黨。其實,任何一個眾生都有其明白的一面,大法圓容不破的法理使我得到了改變,修煉上得到了昇華,家庭中的親人也跟著受益。前不久,他的信基督教的妹妹、妹夫也辦了「三退」。而當時,我的丈夫也幫我一起勸他們退出。同時,他還幫我介紹有緣人講真相。

由於我的工作環境經常變化,就有機會結識不同的人,於是,我就利用生活工作中的一切機會講真相,從大公司裏的董事長、經理,到公司中的普通員工,一有機會我就講。我想,既然我的工作不斷變化,那就是讓我有機會與更多的眾生結緣,讓他們知道大法,了解真相。

有一個同事,當我剛去不久,她就向我講述了生活中與丈夫的矛盾和離家的打算。於是,我就在她能夠接受的程度上,將「真、善、忍」的法理講給她聽,慢慢的她憂鬱的心漸漸轉變了,臉上也有了笑容。一天,我將大法真相光盤送給她,叮囑她回家一定要看。第二天,她驚喜的告訴我,她的丈夫沒有和他爭吵,一家人都安靜的坐在家裏,把真相光盤全部看完,孩子從來沒有那麼安靜過,她丈夫也沒有這麼認真過,她實在不敢相信,太神奇了。

其實,每一次講真相的過程中,都是對自己的實修的考驗。這位同事自我剛去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態度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心裏非常的平靜,沒有任何感受,主動關心她,幫助她,使她對我有了信任,我知道這是大法的純善的威力感染著她。不管在何時,我就想她好,打出善念,使其有機會與大法結善緣。師父在《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說:「你們圓容法首先就是要做一個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時就已經是在圓容法了。可是你們畢竟是在常人中修煉,你們還要高於這一切。那麼你們自身如何能真正的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真正的修煉人。這樣大家就是在圓容著法,換句話說,你也是在維護著法。因為每一個學員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都是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是不是這樣?如果我們都做得不好,那麼肯定會給大法抹黑,同時我們也不能說在圓容法。」

還有一位做管理工作的中國人,當我將「九評」光盤送給她時,她馬上說:這個我看過了,太偏激了,你別給我。哪個國家都有好的,也有壞的。於是,我就將中共的邪惡本質講給她聽,告訴她,你說的有道理,可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半個多世紀裏使八千多萬的人喪失了生命,又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迫害上億人,並對自己的國民進行大規模的活體摘取器官的罪惡。這不只是壞,這是邪惡。這樣的惡黨你不退出?可是,她又說:「我沒入過黨。」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說:「你入過團、入過隊,這都要退。」並告訴她,當人在宣誓時,就是邪黨的一員,被打上獸的印記。如果你現在不表示退,就還是它的一員。「我今天幫你退了吧!」對方聽完我的一番話,一邊點頭一邊說:好吧,退了吧!

我知道,每一次講真相的過程,都是對自己的一種考驗,也都是去執著心的過程。講不出口,是有利益之心在作怪,對方理不理解,自己的工作是否會受到影響,人家會怎樣看我等等,都是名利之心,後天的觀念在起作用。每一次講不出口而發出的第一念就是觀念。那麼,我在講真相前,或觀念冒出時就發正念,首先清除自身空間的邪惡因素。

在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只有不斷的多學法,做好三件事,處處以法為師,才能做到向內找,也才能修出慈悲正念,去掉名利情,才能沒有了為私為我的觀念,做到圓容整體,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

以上心得由於修煉的層次所限,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