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講真相 勸三退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這一陣子日子過的特別充實,每天除了做好三件事以外,吃飯時間就是拿著便當到電腦前打開明慧網,看「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的心得文章。經常是一頓飯一、兩個小時都吃不完,大陸同修的正念正行,常常讓我感動的止不住眼淚,哽咽的飯都吞不下去。我們偉大的師父造就出千千萬萬了不起的大法徒。看到大陸同修在那樣險峻的環境中,想方設法建立資料點,印真相資料;為保護真相資料點不曝光,在密不透風的屋子裏揮汗如雨,饅頭和水,日復一日,為救度眾生毫無怨言,省吃儉用只為多印幾份資料去救人;找任何機會給自己身邊認識的、不認識的人講九評、勸三退。隨時邪惡壞人都虎視眈眈的緊盯著,然而這些邪惡卻在同修的強大正念中消失遁形。我能強烈的感受到那是一個生命真正從法中明白自己從何而生,為何而來,所表現出來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修煉狀態,很受激勵。同時也找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跟差距,覺的應該更嚴格要求自己要在法中精進,更用心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大陸同修在主動的克服困難創造講真相的環境,想想我們海外的修煉環境如此寬鬆,應該做的更好才對。尤其「傳九評、促三退」是目前正法進程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我們如何能利用自己有利的條件,主動的找到一切能做的就去做,我相信對協助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救度可貴中國人,一定能起到相當好的作用。

傳九評、促三退的渠道是雙向的。國內與海外的大法弟子利用各種真相工具,將九評、退黨的訊息傳遍中國大陸,但是目前我們接收從中國大陸傳出來的退黨渠道卻存在著不足之處。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說:「人在選擇存亡的大事,邪惡不敢干擾,但是這些邪惡的因素在干擾信息傳遞與接收能力。就是每天打電話也好、是電子郵件也好、出國人員的傳遞,使通過各種信息渠道接收的退黨申請,只能接收這麼多。而且還不只是這個渠道的問題,還有很多中國大陸民眾要退黨找不著辦法去退、找不到人去退,就是這樣使每天「三退」的人數維持在這個數字上。不然的話人數會非常多,而且人數一多對邪惡的威脅非常大。」

我理解,如何拓寬退黨渠道,抓緊時間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是我們每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我們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正邪交戰。講真相的各項工具都是互補的,也各有其針對性和重要性。如果我們都能用心做好每一項講真相的工作,邪惡就沒有任何市場。在此,我想藉由這次難得的機會,把自己打電話講真相及促三退的經驗與同修分享,也希望能對有願望想參與打電話講真相的同修起到一些促進作用。

目前電話講真相,有一個迅速協助大陸眾生三退的機制。就是先透過電話自動廣播工具將九評、退黨訊息大面積的傳送到中國大陸。在對方聽完真相廣播後,我們就可以針對這些有緣人立刻回撥電話,協助大陸眾生進行三退。手機人人都有,加上沒有時間、地點的限制,人人都可以成為退黨服務中心,而且現在還有很多同修打電話勸三退的寶貴經驗可供學習。就像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說的:「看別人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漸漸的就走出了你的路,漸漸的你就會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了。」特別是在對方已經聽過電話廣播情形下,我們很容易找到談話的切入點。我大多是這樣開頭的:「您好,祝你平安,我這裏是『全球三退服務中心』,很高興您剛才聽了電話廣播,請問聲音還聽的清楚嗎?」這樣一問,有一種親和力感染著對方,他往往很自然的回答「聽清楚了」,或者「不太清楚」,這樣一來,很容易就順著這個話題說下去了。

記的有一位得法不到一年的同修告訴我,如果不是親自打電話跟大陸眾生講過真相,沒在那個環境中生活過的我們,實在很難體會到甚麼是「黨文化」,以及「惡黨在把中國人變成鬼」(《洛杉磯市講法》)的涵義。透過電話回撥協助三退的過程中,更加深刻的體會到,救度可貴中國人這件事情的急迫性。

以下舉幾個電話回撥協助三退,印象比較深刻的例子:

記的有一次回撥電話,對方激動的一直告訴我想加入台灣的某某黨,要我幫他加入某某黨。我告訴他:「天要滅中共了,現在最要緊的是先退出中共保平安,以後你想加入甚麼黨那隨個人的便。共產黨做盡缺德事,現在連活摘器官這等沒人性的事都做的出來,天理不容,趕快跟它劃清界限,退黨自救吧!」聽我講完真相之後,他告訴我,他相信我說的每一句話,因為他知道共產黨是真的很不好,共產黨真的好腐敗,這幾年下來他早就看透了。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專管這個辦公室裏給黨員批准入黨申請的黨委書記。現在我的桌上還有一疊要申請入黨的核准書,聽完你說的,我決定,絕對不能給他們核准入黨申請。」他還叫在場的所有人一一過來聽電話,當時辦公室裏有會計,有剛加入沒有幾天的新黨員,還有一些資深的老黨員,他們輪流的來跟我說話。後來辦公室裏總共有十三個人,全都讓我幫他們起了小名聲明退黨。最後他們還詢問了更多的退黨的管道,要幫助當地的黨、團、隊員也退出這個邪惡的黨組織。

另外,我曾經聽到一個同修分享他的回撥經驗。他說回撥電話後,對方很願意聽,每講一句,對方就說:「繼續說,繼續說。」後來他告訴同修,他是某某監獄的監獄長,他連姓甚麼都說了。他說:「今天不只是我本身要退黨,我還要告訴我的父母、兒子、妻子一家五口,都應該要退出這個邪惡的黨。」最令人感動的一句話是,他說:「我告訴你,今天不只是我一個人退黨,我可以號召我們整個監獄兩、三百人都能一起退黨。」

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傳媒,他們也在講真相。在社會上形成很大的影響。」我們都不知道師父安排到我們跟前聽真相的人是誰,但是只要我們在每一通電話中都用心的將真相講到位時,我相信起到的作用都是巨大的。不但能幫助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減輕壓力,同時也為這些有正念的生命奠定了美好的未來。

我體會電話講真相就像在常人中雲遊,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認同的,有譏笑謾罵的。過程中就是我們證實法,實修自己,去掉執著心的大好機會。同時也更能體會講真相時,要重視發正念清除空間場內共產邪靈的重要性。記的有一次電話回撥,對方對著我冷笑說:你知道我這是哪裏嗎?我這裏是派出所,信不信我去抓你。我心想:太好了,你是最需要聽真相的人哪。我很耐心的一直講著,對方一邊聽一邊譏笑我,後來竟然開始開黃腔,講一些下流的話,還說你的聲音好美喔,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服務呀?我當時心裏只想著要救他,並謹記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我不生氣,照著法中的要求做,智慧真的就源源不斷而來。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共產邪靈因素,語氣和善並堅定的告訴他:「我就是來為你做保命的特別服務!還有更美的事呢,就是退黨保平安。以後你的後代子孫會說,我的曾曾祖父當年呀曾經是個共產黨員,但所幸能明辨是非善惡,關鍵時刻明明白白的退了黨,沒替共產黨背黑鍋,天滅中共那天保住了性命,所以今天才有我!這位警官,我幫你起個小名叫『平安』聲明退出,跟共產黨劃清界限,保你今天平安!明天平安!天天平安!」聽到這兒,他突然態度變的很親切,開心的笑著說:「好啊,謝謝你啦。你說話我特別愛聽,有空再給我來電話,告訴我一些新消息。」我知道只要我遵照師父的話去做,講出的話就有力量,就能救了人。

電話也曾經回撥到一個很偏遠地區的農村。聽完我說的之後,那個人告訴我:「這個電話才剛裝沒幾天呢,就接到了你們的電話,我們這裏好偏僻喔,每一戶人家都離的很遠。我可是一個好人喔,你說的話我都聽明白了,好!我要聲明退出!然後還幫你去做宣傳,問問還有沒有其他人要退。」隔幾天我再回撥時,他們家來了幾個鄰居,幾個鄰居都輪流來聽了真相。我一聽他們說話就知道,那個明白人真的幫著做了宣傳。他們告訴我,他們沒入過任何邪黨組織,因為邪黨說他們:「成份不好,沒資格入黨。」聽完我講的真相之後他們都笑了,說:當年的「成份不好」,今天看來還真是幸運呢!」

有時也經常回撥到學生宿舍,那些孩子都很渴望知道真相。他們經常是把電話弄成擴音,整個宿舍的人一起聽真相,或提出一些困惑讓我來一一回答,通常一退就是十幾二十人。因為必須本人同意,一個一個輪著說講下來要花較長時間,常常是放下電話時才感覺到手好酸,耳朵被話筒壓的有點疼。但是我為他們明白了真相,生命真正擺脫共產邪靈禁錮而感到高興,我這點感覺真是算不了甚麼。

手機電話人人都有,只要一通電話,就能多一條接通退黨的救人渠道。每一通電話都向每一個天體的王、主,打開一扇通往新宇宙的門的機會。在講真相時,我都知道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而我們的師父無所不能。從法中我體悟到,只要我們用心去做,有堅定的救人的願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就能救的了更多的有緣人。同修們!讓我們一起做好吧!

以上交流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