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過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有緣得法。在得法之前,我曾患過十二指腸潰瘍,曾二次出血入院治療。在得法前幾個月,我又得了前列腺肥大症,看了幾次專科,醫生說要動手術治療,就在這時,我在探訪親戚時,親戚借給我一本從大陸帶回來的《轉法輪》。我一看到此書,如獲至寶!我被李洪志老師的精深法理深深打動,當看過《轉法輪》一半左右,就感覺奇蹟出現了!我知道這是李老師的法身在給我清理身體,老師在管我了!

後來我就趕快回大陸找到煉功點,學會五套功法,又托功友給我請了老師當時的所有大法書以及老師的大法像,二幅「真、善、忍」、「法輪常轉」法輪圖形,帶回香港後用漂亮的框鑲好掛在房間裏。掛好後就在李老師的像前合十:弟子要永遠跟隨師父修煉。從那時開始,每天學法煉功,身體得到淨化,甚麼病痛都消失了,從此走上修煉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大魔頭江澤民下令取締及迫害法輪功。尤其在中國大陸的同胞更受到矇蔽,受毒害最深。

在迫害的頭幾年中,我和其他同修一起經常走到街上,派發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單張。為了讓大陸的同胞都能了解迫害真相,有時利用回大陸的機會也會帶些真相材料給大陸同修翻印再派發。(因為開始時大陸同修資料點還未跟上,真相材料較難弄到。)有一次,我約同家鄉親戚(常人)一起回大陸,我們兩人都帶有一件大行李包,我的行李包中放有一些真相材料,身上還帶有《轉法輪》及煉功帶。在文錦渡過海關時,那是一個開放式的行李檢查輸送帶,每件行李都必須過檢,當我的行李一進入檢查帶時,就看見有兩個女海關人員洋洋得意,同時用手指著我的行李包,說明她們已看到我的行李包有「料」,若查出來可能會給她們帶來獎賞!這時,我的心態很平靜,在這十秒鐘時間裏甚麼也沒有想,當沒有一回事。結果奇蹟出現了,當我拿回行李時,海關人員並沒有叫我,我馬上拖著行李趕快走。謝謝師父使大法弟子化險為夷!但是緊隨我行李後面的親戚可就慘囉!海關人員幾乎翻遍了她的行李,甚麼也沒發現。海關人員這回失望了,明明看到行李包有東西的,怎麼會不見了?他們可能一輩子也想不通的。

如果我當時心態不穩,看見海關人員一指我的包裏有東西,心想這下可能會出事或有麻煩了,要是動了這種念頭,舊勢力就會鑽你這空子,真的會出事了。

另外,在二零零二年華人新年前,鄉下親友來電告知要我回去主持修建祖先祠堂十週年慶祝活動,我當時就正念一出,心想一定要利用這次聚會給村中族人講真相。當時就帶了一盤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的VCD《偽火》回鄉,在拜祖那天清早,就同人借了一部二十九寸電視機及VCD機放在祠堂的飯桌上,先放一盤十年前建祠堂時熱鬧場面錄像,等放完這盤錄像後,我就放上自焚偽案的真相VCD,並大聲叫所有鄉親父老都到電視機前面來看看北京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自焚影片,現在用慢動作給大家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時有八十多人圍看。當畫片放出來後,看到劉春玲在全身著火走動中,突然旁邊有一穿大衣的公安揮打暗器,把劉春玲打翻倒地,……看到王進東散盤打坐,大腿間還夾著二大支裝汽油的雪碧瓶完整無損,頭髮也沒燒著,……還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被公安拳打腳踢,有的被迫害死的殘酷照片,看的大家真是目瞪口呆,都知道了中央電視台在說謊和造假。放完後,全村族人一起聚會吃大餐,其中有一從城裏來的比較要好的朋友輕聲對我說:「你這麼夠膽量,在全國打壓法輪功時期敢放這個自焚帶子給大家看。」我當時就理直氣壯正念很強的說:「怕甚麼,我這是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免的村中族人受中共所矇蔽而遭淘汰!」在這個正念正行沒有怕心的能量場作用下,沒有一個族人去告發,我也就平安無事,起到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作用。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日,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我和同修一起積極的參與派發《九評》與大紀元報。在這之前,香港大紀元報每逢禮拜六派發一次,我們煉功點逢禮拜六早六點半就有二位同修負責派發,其他同修就在公園裏煉功學法。有一次,由於送報紙的司機送早了一點,而同修又遲到了一點,結果全部大紀元報紙(約七百份)給人偷去了。同修回來告訴了大家,我當時就發正念,等煉功、學法後一定要找回被人偷去的大紀元時報。當時是早上約十點鐘,我一路走一路發正念,一定要找回來,不能丟失,就在放報紙附近所有巷頭巷尾每個角落認真搜索。結果,沒有多久,就在一個小巷很掩蔽的地方發現了被偷走的報紙。我馬上打電話通知幾位同修過來,大家一起到地鐵站天橋派發。

所以,我悟到凡是做甚麼事情一定要正念正行,不給舊勢力和邪惡壞人鑽空子,一切都會很順利的,這是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五年一月份開始,大紀元時報改為日報,每星期一至五派發。我所在的荃灣點通常有六、七位同修派發,由於有六位同修都在六十五歲以上且是女的,只有我是男的,所以負擔較重。首先要把九百份報紙運上地鐵站給老年同修派發,然後自己又回來再拿八百份份報紙。第一站先推到戴麟趾健康院候診室派發,再到第二站仁濟醫院候診室派發,最後才到大窩口派發,行程約二十分鐘,到達尾站時已經汗流浹背,全身都濕透了。雖然辛苦,但又覺的這付出很值得,因為能夠使很多受中共矇蔽的人清醒過來。有的讀者講,看了你們的大紀元才知道大陸中共貪污嚴重。有的說天天看大紀元,頭腦才清醒。有的說大紀元報比任何報紙都好看,沒有色情成份,有國內外真實新聞,有醫療保健、飲食健康版,又有中國五千年文化及歷史人物故事、娛樂新聞等。很多人都每天追著看,有時報紙出遲半小時,有的人就說我來過三次了,就等著看,一天不看心裏就不自在。有一次要辦徵簽活動,要把簽名送給美國總統,呼籲總統敦促中國政府不要迫害法輪功及制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滅絕人性行為,很多市民都支持簽名。這說明很多市民看了我們的大紀元報紙後,頭腦都清醒了,站到我們這邊來了。所以我們做的一切事情再辛苦也是值得的。因為在講清真相中救度了很多世人,讓他們將來不至於被淘汰掉。

最後,我講一下怎樣用正念正行過好病業狀態干擾這一關。

今年四月份有一個禮拜六晚上,在家吃完飯後,就覺的頭很昏眩,馬上躺在床上休息。等到八時五十五分香港同修發正念時間到了,我就靠在床頭開始發正念,過五分鐘後單手立掌時發覺自己右手右腳都不會動了,手怎樣也抬不起來,腦子卻是一片空白,甚麼也想不起來。我也不管它,再經過五分鐘蓮花掌時發覺手可以慢慢抬起來了,腦子也可以發正念了。發完正念好像又沒有事了,可以再學法,一直到發完十二點正念才睡覺。

第二天早上原本要出公園去煉功,由於天下小雨,就在家中煉功。到八時半煉完五套功法後,自己到廚房煮麵,快煮好時,又覺的腦子開始昏眩。當時右手拿碗時覺的碗有千斤重,怎麼也拿不起來,只好用左手拿,再用右手拿剪刀準備剪調味包時,怎樣都剪不開。這時,感覺右邊半個面全麻痺了,嘴也開始往左邊歪,趕快用左手熄掉煤氣,因右手右腳都動不了,就只能一衝一衝的走出廚房。這時在廳裏的老婆看見了,嚇了一跳,趕快叫醒還在房裏睡覺的女兒出來看看爸爸。她們想叫救護車送我到醫院急症室檢查,都被我拒絕了。我說沒事的,等會兒就會好,慢慢的又好轉了,趕快進房間發正念,一個鐘頭就發一次。同時又打電話給同修幫忙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的這種干擾和迫害。

這時我重讀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老師在洛杉磯市的講法:「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現出來你真的是沒有那麼強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時候,那你就去好了。心裏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洛杉磯市講法》)

老師講的法大大的鼓舞了我,使我能平靜下來,不理它,正念正行,一切交給師父安排。第二天星期一,我照以前一樣出去派大紀元報紙。我對一位同修講起這兩天發生的腦血栓病魔干擾,同修說我的嘴還有點歪,但我甚麼都不管,只要還沒有倒下,就繼續每天推著八百份份報紙向市民派發,結果甚麼事都沒有,都沒有再發生過,堂堂正正走過來了。這是正念正行的威力。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