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邪惡遁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香港學員,五年前為照顧病重的老伴回到北京居住,今年在發法輪功真相傳單的時候被非法拘留,關押十五天後遣返香港。

這次出事並不偶然,自己三件事做的不好,有漏被鑽了空子,感謝師父的慈悲點悟和加持,感謝同修的全力救援,使我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來。

(一)劫難中銘記法的珍貴

今年六月五日,我在香港的女兒來電話:有新經文,那是師父《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我說都印出來了。話沒說完,我似乎察覺到自己的歡喜心,想起師父的經文我還沒仔細讀呢,覺的有點不對勁,可就是沒重視起來。那幾天同時有三個新學員開始煉功學法,又有一個學員準備回老家,都要資料,我做事心、歡喜心都上來了。回想起這兩年幾次干擾,電腦、打印機、刻錄機輪流出現故障,都是類似的情況,放鬆了學法,每次干擾後自己能清醒一段時間,過後慢慢又放鬆了,實際上是我內心深處沒把學法修心放在第一位,這個根本問題沒解決,儘管三件事在做,但人心沒去,效果就不是很好。這次教訓可就大了,公安抄走我全部大法書、《九評》和各種大法真相資料、電腦及打印機等,我的部份親友受到騷擾,有同修的電腦網絡被封鎖。魔難中我再次清醒過來,深悔自己未能充份認識大法的珍貴,給大法和同修帶來嚴重損失。

慈悲的師父幾乎每次講法都囑咐弟子多學法。回想五年前剛回到北京時,沒聯繫上幾個同修,就覺的很不適應,總想念在香港和同修一起助師正法的日子,其實正暴露了自己的依賴思想,雖然離開了同修這大群體,畢竟有師父的法,就靠學法,遇事首先學法,平時堅持學法、背法,在磕磕碰碰中總能得到師父的點悟,對學法的認識也逐漸在提高,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逐漸進入軌道,正念在增強。這次遇事我沒有害怕,總感到師父就在身邊。

在看守所的十五天裏,我每天都在背法,感覺到法在加持我的正念,在給我智慧,是師父這部法領著我一步一步走出劫難,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法的珍貴,銘記心中!

(二)心中有法 邪惡遁形

出事那天下午,我如常去醫院給癱瘓的老伴送飯,因為預報傍晚有雨,我提前一個小時離開醫院。在回家的路上,剛往路邊的自行車筐裏放了幾張傳單,忘了那時還不到八點,一下子上來一支「小腳偵緝隊」七、八個人,其中一男一女左右抓住我的胳臂,我首先想到的是:「這不是師父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想到師父的詩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怕啥》)。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喊:「放開我,有話好好說,你們那麼多年輕力壯的對我一個老太太動粗,不怕丟人?」那兩個抓住我胳臂的鬆開了手,其中一人就說:「找個地方坐下好好說。」他們簇擁著我到附近商店門外台階坐下,有的不停的打電話叫員警,有的就問我為甚麼要派傳單,我明白,他們是要聽真相,我就從傳單內容開始,告訴他們退黨的事北京市民應該有知情權,如果這消息可以上報紙上電視,自然不用派傳單了;如果共產黨真是「偉光正」,還怕人批評嗎?批評不正好幫它改正嗎?它不想改才害怕百姓知道真相。我告訴他們我派傳單不犯法,抓我才犯法。我講的他們都默默的聽。警車來了他們又配合著員警,強行把我推上警車,送到派出所。

派出所的公安說我犯法,讓我在寫有「依法接受拘留」的檔上簽名,我讓他們出示所依據的法律條文,擾攘了幾個小時,他們才拿出了一個所謂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的《決定》,但上面沒有一個字跟法輪功有關。他們說「國家定了×教那就是×教」,我說那不是法律,國家從未通過正式的法律程序來認證法輪功確實符合×教定義。首先宣稱「法輪功是×教」的是江澤民在國外對記者隨口說的,然後《人民日報》一篇社論大面積的強加於全國人民,這就算定性了。所以給法輪功定罪本身也是非法的。我拒絕在上面簽字,他們也無可奈何,就走了,讓那幾個「偵緝隊」的輪班看著我。

我繼續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在香港和海外傳九評聲援退黨的情況、法輪大法洪傳的情況,勸他們不要助紂為虐,他們有的說知道法輪功都是好人,有的表示無奈,說:「養家糊口嘛,沒辦法。」在那二十個小時裏,除了講真相,我便默默的發正念、背法及煉功,五套功法煉了三遍。員警出來進去的也沒人干涉我。

第二天中午,又來了很多員警和便衣,他們已經抄了我的家,還把我兒子帶來了,叫他勸我「配合」,我告訴兒子犯法的不是我,叫他通知女兒上網給他們曝光。

員警又拿來那文件叫我簽字,我沒簽,員警說:「不簽就得拘留。」就這樣把我送到看守所。

這時我心中很平靜,想著剛剛背過的一段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想看守所肯定不是我待的地方,無論去哪裏都是要講清真相救度那裏可救的眾生,憑正念闖出來。

在看守所的十四天裏,每次裏面的公安提訊我,我都看成是一次講真相的機會,但第一次就沒做好,那公安看上去很邪惡,臉蠟黃,陰沉沉的,但他問的倒都是一般的問題,如「你哪年去的香港?」「住哪?」等,問一句我答一句。我除了發正念,甚麼都想不起來講,後來他問:「你要請律師嗎?」我說:「不請,我要見我兒子。」他說不能見,我問為甚麼,他說:「這是規定。」

過了兩天這管教再找我時,表現好像有點神志不清,說話語無倫次,一會說:「你要見兒子除非請律師。」一會又說:「你現在不能請律師了,因為你昨天說了不請!」我說:「監室裏貼著的《被拘留人員的權利》明確規定有會見親屬的權利,你們自己的規定也不遵守嗎?」他竟跳了起來歇斯底里的喊:「說不能見就是不能見!你聽不懂中國話?你是中國人嗎?」然後他又拿出一個文件說給我延期拘留三天,要我簽字。我說:「你們抓我本來就錯了,拘留是非法的,還延期,我不會簽的。」他喊道:「不簽也延期!」又不停的重複前面那話:「你聽不懂中國話……。」我看他真是心虛的胡言亂語。從那天以後這個公安沒再出現。以後接觸的人就比較客氣。

記得師父說過這些人也是眾生的一員,他們是在做人中的工作,師父對特務還在給機會,所以我謹記一邊發正念鏟除背後操縱他們的邪惡,一邊靜心聽他們講話;然後儘量針對他們的問題講真相。他們有的說:「法輪功的功法不錯,圍中南海就有問題。」我就用事實講四二五事件的前因和經過;有的說:「法理不好,導人自焚」,我便提出疑點反問他們。他們其實不是不了解真相,有的是想試探我是否會被迷惑,能否被轉化等;看我清楚真相,就不再往下問了。有的是想了解更多真相的,就問一些資料中不常提到的問題。有說自焚偽案中的「陳果」肯定是煉法輪功的,我說:「自焚事件發生在法輪功被迫害後一段時間了,即使陳果真的煉過法輪功,那時書都被你們收了,她早已不能接觸大法了,她是被你們欺騙、被你們迫害的!法輪大法明確要求學員不能殺生,也說清楚自殺是有罪的。」還有問我為甚麼不入佛教的,我就用曾經是佛教徒、基督徒的學員是怎麼走入大法修煉的例子,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性命雙修的特點。談到我自己修煉中的變化時,一名「管教」不停的伸縮扭動她的脖子,我問:「你也有頸椎病?」她點點頭,我說:「那你也煉法輪功吧。」

一天看守所裏來了兩個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找我談話,他們事前就找過我的兒子遊說了幾個小時,然後帶著我兒子寫的一封十二頁的長信,我大哥大嫂從美國發來的電郵來找我,企圖要轉化我。不過這兩個人說話比較禮貌,像是探討問題的形式,所以我就有機會給他們慢慢講真相。

第一個話題竟是蘇家屯的事,問我怎麼看,我說太可怕了,我覺的很可能是真的。他們說是法輪功在炒作,這事根本不存在。我說我倒真希望它不存在,可是這麼多人指證此事,如果都不屬實,為甚麼不開放讓人家進去調查呢?他們只好轉話題了。

他們問我對《九評》的看法,我說:「太好了,早就該把它(共產黨)的老底揭出來,《九評》做到了。」我剛說共產黨殺害了中國幾千萬同胞,他們就轉移話題了,說法輪功和「國外反華勢力」搞到一起了。我問他們,如果是你自己的親人被酷刑虐待,被性虐待,被摘取了內臟器官拿去販賣,你會怎樣?被迫害中的人抗議這種迫害,遊行也好、示威也好、散發傳單也好,只要是和平的,講的是真實的東西,要求停止迫害,有甚麼錯的呢?共產黨怕別人知道它的罪惡,給中國人樹立一個假想敵人,目地就是給鎮壓找藉口,博得更多中國人的認同。他們沒甚麼話好講,就拿出我兒子和兄嫂的信,作最後一擊。我平靜的把信讀完,他們迫不及待的問:「有甚麼感想?」我說:「我相信他們是關心我,但他們並不完全了解法輪功;他們所提的問題,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思考過,也考察過,我清楚法輪功是甚麼,也清楚中共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

最後他們只好說我見識廣知道的也多,一時也改變不了我,以後再談。

(三)感受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在看守所,我被關的監室裏住著十四個人,有兩個也是沒犯法被抓進來的,一是抓賣淫的沒抓夠數拿她頂數的,另一個是為失地上訪的老太太,其他就是吸毒賣淫打架詐騙偷竊等,十平米的監室,吃喝拉撒全在裏邊,互相常有衝撞,但對我卻都很好。牢頭告訴大家說我是「香港法輪」,大家便管我叫「法輪姨」或「大姐」。她們問我香港的情況,我就講那裏的大法弟子如何洪法講真相。她們還讓我教她們說廣東話,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都認真的學,還重複讓我糾正。

很多人都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說煉法輪功的不欺負人、不佔別人的便宜、不嫖不賭,說貪官沒有煉法輪功的……我每天都可以煉完五套功法,我煉功的時候大家還自覺的為我擠出一個空間來,管教看見也不干涉。

一個曾吸毒兩年的女孩說她也想煉法輪功,我說你要記住那兩句話,她就背了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訴她修煉是甚麼,她背下了「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她告訴我,出去以後,不會再吸毒了。

我離開看守所的時候,伴隨著和我說「再見」的,還有一個清晰的聲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以上是我修煉過程中的心得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