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好弟子,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9日】我今年81歲,是悉尼的大法弟子。借此機會向尊敬的師父和同修彙報一下我得法兩年來的正法修煉情況。

我是前年十二月份來到悉尼看望女兒的,第二天她就給了我一本大字的《轉法輪》,那是她去瑞士時專程為我請來的。我一拿到書,就愛不釋手的看了起來。因為我識字不多,平時很少讀書看報,所以看的很慢,可是我毫不氣餒,採取笨鳥先飛的辦法,天天都捧著書看,不認識的字就問女兒。終於在兩個星期之內就看完了第一遍,我感到無比幸運,因為我明白了這是一本珍貴無比的寶書,我從內心發誓我要修煉大法!

當女兒問我看完一遍沒有,我已經第二遍讀了一大半了,她驚奇的問我:「你怎麼知道要連著看下去呢?」我在國內時,由於江氏集團的欺騙宣傳,我擔心她的安危,曾勸阻她放棄修煉,她讓我看書的本意是想讓我了解一下真實的大法,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自己走上了修煉之路。我雖然第一次來澳洲,但我沒有去過任何地方遊玩,女兒帶我去圖書館看中文報紙,我覺得沒有意思,也沒有時間看,我只想看大法書。看完第四遍時,女兒又請出其他大法書籍,要我調整一下讀書安排。我的讀書速度也漸漸快了起來,每天看一講《轉法輪》,讀一本師父在各地的講法,還朗讀、抄寫幾首《洪吟》中的詩句;不久又開始抄寫《轉法輪》,半年就抄完了一 遍。那時女兒在家,不需要我做飯,我就天天看書學法,捧讀大法成了我每天生活的主要內容,也是我最大的快樂。

後來女兒又開始教我煉功,我們每天早晨到附近的小花園去,第一次煉靜功時,我單盤了50分鐘,以後都是一小時,音樂停止才放下來。我年齡大了,胳膊腿都很硬,每次盤腿都大汗淋漓,痛的渾身發抖,可我就是堅持著不拿下腿來,直到做完全套功法。從我煉功以來,不論是身體的消業,繁忙的家務,還是遇到的任何磨難,都沒能使我停止煉功一天。去年在墨爾本開法會的當天,我能雙盤了,我真感到高興。學會發正念後,我幾乎每個整點都發正念,起初一閉眼就能看到一些景象,後來也沒有了,不過我也不追求這些,就是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提高心性。

學了法才知道我得這個法真是不容易,舊勢力黑手從一開始就進行了干擾,而師父也在隨時保護著我,在我沒修煉時就開始管我了。這次來澳洲我是獨自一人來的,來之前有兩個女兒突然對我大發刁難,她們把我的機票藏起來,問我要房產證,要現金,鬧得很兇,甚至驚動了我娘家表親。我出生在一個大家庭,我自己的孩子也很多,她們對我都很尊重,這樣對我大吵大鬧的情況很少出現,所以其他的孩子們都不願意,想和她們鬧。可是當時我非常冷靜,不和她們吵鬧,她們提的一切條件都答應下來,就是要來澳洲。後來孩子們送我上飛機之前住在親戚家裏,我突然拉起肚子來,很嚴重,嚇得孩子們要給航空公司打電話推遲行程。可我堅持按時走,說也神奇,一上飛機就不拉了。現在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了。

我以前操持家務落了一身病,青光眼、白內障、風濕關節炎等,煉功後逐漸返了出來,頭痛,眼澀。以前有隻眼睛幾乎處於失明的狀態,做手術後能看到一點點亮光,平時眼鏡不離身的,煉功後有一天我無意中發現眼睛能看見了,很清楚,不戴眼鏡都行。以前我的腳每逢冬天滿是凍瘡,可是煉功後雖然當時住的地方室內很冷,卻從未出現過凍瘡。來時的滿頭白髮,也變成了花白,寄回家的照片,親戚們都說我變年輕了,精神了,人也胖了許多。

煉功後的不久,我就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一天下午我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突然滑倒了,頭重重的磕在了牆上,人也摔倒在浴缸內,我在心裏對自己說,「沒事、沒事,師父會保護的。」回到房間,立即煉起了動功。女兒下班回來後,我告訴了她,因為我說得輕描淡寫的,她也沒在意,所以我還是幫著做飯。後來幾天身體感到了疼痛,彎不下腰來,我堅持煉功,兩個星期就全好了。如果是個常人,這麼大的年齡重重的摔一跤,不住醫院做牽引才怪呢。今年八月份的悉尼越野賽長跑,聽女兒說是為了洪法,從未跑過步的我也報名參加了,並且沒有停頓的走完了13公里的全程。大法的神奇在我這個八十多的老太婆身上得到了充份體現。

除了身體上的受益,更重要的是,學了大法,使我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以前我的脾氣很急,愛發愁,也不太主動和人講話。學了法後,我變得心胸開闊,人也開朗多了,成天笑呵呵的。因為我來澳洲的事,大家都不理那兩個和我鬧的女兒,鬧得不愉快,關係很僵。我主動打電話勸解,又給那兩個女兒打電話,她們都很後悔,要向我道歉,可是我毫不介意,還關心她們的身體健康,以後也常打電話問候。

通過親身的體驗,我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有百利而無一害。這麼好的大法,江氏集團卻動用一切流氓手段造假,以挑起人民對大法的仇恨,我要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告訴人們法輪功真象,揭穿江氏集團的欺騙謊言。我決定出去洪法,講清真象。

女兒開始週末帶我去參加大法活動,起初我覺得很難為情,因為我從未在人前講過話,也不會講英文,所以不敢去發資料,可是通過幾次大法活動我克服了這個障礙,能夠自如的發資料了。有時和女兒一起出去,雖然她會講英文,我卻總是比她發的多。

平時時間我就和房東到旅遊點,到領館去發資料。我的房東是位很精進的大法弟子,她的工作使她白天有時間,於是她每次出去洪法講真象都帶著我,又讓我幫忙裝給國內寄真象資料的信件。後來我就讓女兒買來郵票、信封,她們都忙時,我就自己裝信封。

搬到新的住址後,我平時不能和同修一起出去洪法了,只能週末由女兒帶出去。交通不方便了,我就在附近發資料。由於年輕時的生活經歷,我以前不能曬太陽,澳洲的太陽是這麼強烈,我在戶外時總選擇陰涼地,才開始出去發資料也是選在晚飯後。可是通過這麼長時間在外面發資料,我不再懼怕陽光了。這一片大法弟子很少,我就努力多做些,尤其是在幾次徵簽活動中,我每天早上送走外孫女們上學,就出去發資料、徵簽,幾個小時後,再頂著正午的陽光回家學法。第一次徵簽時,幾個小時沒有一個人簽,我說這怎麼辦呢,就求師父幫忙,真的就有人過來簽了,那天簽了三個人。萬事開頭難,以後就很順利了。附近發完了,就要走很遠的 路到別處去,有一次我差點迷路,開始有些驚慌,後來我想到有師父呢,不要怕,就冷靜下來,多繞些路,終於找到了家門。每次徵簽活動,我都能征到近千份的簽名,雖然這點數量微不足道,但在這個小區域中也難能可貴了。周圍的人都認識了我,見面總要打聲招呼,雖然我不會講英文,無法和他們交流,但他們都很尊敬我,有時還幫我徵簽呢。外孫女學校的家長、教師幾乎都接過我的資料。

在一次徵簽活動中,我認識了一對60多歲來探親的北京夫婦,一談話原來他們也是弟子,比女兒得法還早。他們建議我們到附近海邊去煉功,後來我們還聯繫上了一位西人同修,從此我們幾人每週六天,天天早上到海邊煉功。這個海灘是悉尼著名的旅遊景點,每天早晨不到五點,跑步、游泳、鍛煉身體的人及遊客就絡繹不絕,熱鬧非常。我們的煉功點建起來後,吸引了不少人詢問,有些人要學功,最多時有十幾個同時煉功。如果因為參加大法活動有段時間不能來,回來後還有人專程來打招呼,我們的煉功點成了海邊一道固定的風景線。好幾次煉功時,聽到相機的喀喳聲,睜眼一看像是專業媒體的記者在拍照。一次我們快煉完功時,有個西人女士在拍照,女兒走過去與她交談,她說是自由撰稿人,想為我們寫篇文章,女兒就給了她一些資料。還有幾次,我們煉功時聽到那熟悉的鄉音:「快來看,快來看,法輪功」,我們知道那是前來旅遊的中國大陸同胞。

在這個點上,雖然我得法時間最短,可是我打坐最穩,不論多麼疼,我都不會動的,總是堅持到錄音放完。知道海灘上人很多後,週末女兒經常帶我來這裏發資料,除了當地西人,我們常常能碰到許多來旅遊的中國人,這樣我有時也能開口講話了。有的中國人很好,一講就明白了,看我一個老太太這麼精神,都感到大法好,女兒再講迫害的情況,他們也能聽進去了。有些不信的,對我也很客氣,勸我在家享福吧。他們不聽,我也不氣餒,我們在其它的旅遊點、在堪培拉都有許多弟子在講真象,他們也會轉到那些地方的,也許甚麼時候就明白過來了呢。

以前在一位同修家住的時候,我還寄過真象資料,現在除了出去洪法,我還一直想寄信,就讓女兒幫我找好地址,資料,我抄到信封上,貼好郵票,等出去發資料時就寄出去。有時她忙忘了,我就提醒她,因為我英文電腦都不會,能做的只有這些了,所以我要做好。看到女兒有時在家給國內打電話講真象,我也想打。我給親戚們打電話,先聊會兒家常,他們總要關心我的身體,我就說身體很好,天天早上鍛煉,然後就向他們談到了法輪功。我向他們談到法輪功的好處,還能說幾句天安門自焚的真象,不過大多數時候,都是女兒接過電話和他們談起來。有些人能聽進去,改變了對大法的誤解。

我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老太婆,成天忙於家務,操勞了一輩子,從來沒有想過鍛煉身體,現在卻能得了大法,我感到太幸運了,一定要把他告訴給親戚們。給五嫂談到法輪功時,開始她很害怕,說些從江××欺騙宣傳上聽來的話,我向她講了大法真象,她才明白過來,後來又打電話,我讓她去找本《轉法輪》看看,她也答應了。我有個姪女幾十年沒聯繫了,有一次我弟弟給了我她的電話號碼,我馬上打了過去,我們談家常感到很親切,她七十多歲,已經離休了。我告訴她我參加長跑的事,她感到很驚奇,我說這都是因為我煉法輪功的緣故,江氏的宣傳都是騙人的。女兒接過電話,告訴她有許多高官在海外被起訴,江××本人也在十幾個國家被告上法庭的消息,她說本來大家對江××就是不滿,不過這件事,她對法輪功有許多不理解的地方。女兒就給她講真象,她們談了很長時間,最後她要了我家裏的電話號碼,說以後要常找我說話,我想她已經明白了真象。

現在我的小女兒一家也來和我們住一起,我每天接送小孩子上下學,準備一家人的飯菜,同時也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小女兒雖不修煉但對於我的修煉從不阻攔,每次發正念,都讓她的孩子們不要出聲。其實我覺得家庭生活也是正法修煉的一部份,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都加深著人們對大法的特定印象。 最近我和女兒交流,我們也悟到一定是自己的修煉上有要提高的地方,自己做好了,對親戚們講真象的工作就成了一大半,否則只會把他們推向反面。師父說過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去修煉,我想要是常人事業也做好,講真象會更有力度的。

自己做好了,有些事師父自然會幫助處理。在申請簽證上,我就深深體會到了這一點。我的申請遞上去不到半年就獲得了批准,很快拿到了簽證。女兒起初擔心我怎麼去應付面試,人家問一些問題我記不住怎麼辦等等,我相信只要自己堅信大法、真修大法,師父會解決一切的。連中國話都說不全,那就不用說了,我真的沒有經過面試就通過了。當然常人的表面工作還要做好,我的申請材料是有兩個同修非常熱心的幫助女兒精心準備的。我想申請的目地是在這個過程中講清真象,只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一切自在其中。

在修煉的路上,我是一個新弟子,證實法工作做的很不夠,許多方面還得依賴別人,但是我堅信師父一定會賦予我能力解決這些不便,使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

(2004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