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常人觀念 利用常人技能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我第一次聽說「天國樂隊」是在一個週日,當同修們在公園裏集體發完正念後,我發現不遠處有許多黑色匣子,看得出來都是裝樂器用的。我感到好奇,看到很多學員也很快圍成圈,開始選適合自己的樂器試奏起來。這時聽學員講是要成立一支樂隊,再一問發現幾乎沒人懂得演奏。我只感到不可思議,猶豫不決的告訴了組織人自己能演奏幾乎所有箱子裏裝的樂器。她說太好了,就讓我去教不會用樂器的學員。

但我感到很不自在,有點情緒。我不明白為甚麼學員要成立樂隊,其它證實法的項目都已經忙不過來,怎麼還要另花時間和精力學演奏。我當時心情因此而沮喪起來。回到家,我想其實以前我經常在學校作曲,安排演奏和參加演出,我曾經也是音樂教師,懂得如何吹奏很多樂器。我心裏知道我應該是加入樂隊的人選,但我並沒有在法上理解,當時也看不到自己有執著,竟有意迴避樂隊的事情。

有一天,我看到了在明慧網上的頭版文章,描述了在紐約的「天國樂隊」參加遊行成功表演後的情景。文章講道觀看的人群看到聽到天國樂隊後的觀後感,稱讚了法輪功學員的每次遊行是越來越棒,樂隊特別好。有的人對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多年後還能如此興旺而感到敬佩。我被此報導文章感動,深感大法學員如此辛勞只為救度眾生,如此慈悲和用意讓人感動。不管誰在遊行現場都會領略到樂隊的優美和圓容旋律。即使受邪黨毒害不肯聽任何真相的人,也會被學員的正氣音樂穿透,除去他們的邪念干擾。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時說:「無論是整體晚會效果還是每一支唱出的歌、演奏出的音符,大法弟子所有這一切的表現,在另外空間裏是起著證實法的作用的,放出的能量是相當大的,是在解體邪惡。」

到這時我才明白我會產生失望沮喪的情緒,因為我用了常人的職位和觀念來看待樂隊的作用。我以為以我的音樂知識背景肯定比那些不懂的人強,以為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掌握的音樂技能,怎麼能使一竅不通的人臨時抱佛腳學會就能登台演出,特別是那些吹奏的東西是很難的。我明白了之後,立即糾正自己不正確的觀念,全身心的投入到教其他學員中。

我翻出以前學用過的音樂教材開始教他們,但心裏又覺的用常人的方式方法教大法學員總覺的不妥。因為我看到一位學員,他以前從不懂音樂和演奏,但他在紐約參加樂隊學習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後,就能吹出優美的「法輪大法好」。就如師父所說,我們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於是我決定不用常人教材方式,就從法上提高,給予學員信心,相信每個人都會為了救度眾生很快學會的。事實果真如此,大家都奇蹟般很快能吹奏樂器。

我本來教薩克斯,但自己並不願加入隊裏吹此樂器。雖然當時吹號的人相當缺,我還是不想讓人知道我可以吹短號,而且家裏還有一個塵封已十年的短號,我一直認為吹號很鬧,又不好吹,吹不好會很難聽,乾脆不要浪費時間。我知道這種「不願意」的想法是執著,太注重結果,沒意識到過程也很重要。意識到這點之後,花了一段時間才去掉,心裏只是提醒自己,不管做任何事情,只要盡力幫助圓容,做好大法的一顆粒子就行了。

那時候,我每天都忙於很多其它證實法項目,到星期天彩排時幾乎沒時間練習。我還想這沒關係,因為我有根底。後來才發現這種想法就是跟學員攀比,覺的自己比別人強有優勢,其實我在吹奏時就有些音沒吹出來。我下定決心一定要精進,必須認真對待,但我卻老是履行不了我的承諾,一週不練習後,發現本來銀亮的短號開始發黑。我意識到為甚麼,感到慚愧。後來在勤練一週後,小號又變的發亮了。

正法修煉中,我經常平衡不了時間和每件該做的事情的完成。心裏想有那麼多的講真相項目,音樂的事情就從沒有當成重要大事。我經常作曲半途而廢,對音樂項目沒有大的責任心。雖自己感到不對,但還是以其它事情要做而沒能完成。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音樂創作的大法弟子除了講清真相之外,還擔負了一個特殊的音樂創作的責任。」師父的話提醒了我應該認真對待每件大法工作,我認為每件事只要為正法而來,都在正法中有它的特別意義和目地。明白這些後,我就能更好的平衡好做好每件證實法的項目了。

師父還說過:「所以大法弟子啊,我們掌握點常人的技能千萬不要驕傲,沒甚麼驕傲的。其實你所學的也是你有這樣的願望,當初給你這樣的安排,因為在證實法中需要,僅此而已。」(《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通過師父的法,我更能明白,每個學員的能力和技能都是被安排為正法和救度眾生的。正法中每一步都重要,都應該做好,不應居高臨下。這個過程本來就是修煉,不管多困難,只要能精進,做好三件事,我相信都會有好結果的。

謝謝師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