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度眾生

——堪培拉大使館前講真相心得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於二零零零年元旦得法, 當時剛剛看了幾遍《轉法輪》,還沒有開始煉功,身體上多年的各種疾病,婦科病、腎炎、偏頭痛、痔瘡就一掃而光。無病一身輕美好的感覺,法輪功使人身心健康的神奇效果,對我的震撼是巨大的。我從此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我從最初修煉為了祛病健身做一個好人,到慢慢隨著學法的深入明白了自己是多麼的幸運,在這千古難逢的正法機緣,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更加明確了正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情,要肩負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位於堪培拉的中國大使館是邪惡聚集的地方,是窒息邪惡的重要陣地,應該有更多學員到那裏發正念,然而堪培拉當地的學員很少,需要悉尼的學員到那裏去支持。從二零零二年開始,我每週末堅持到堪培拉中國大使館發正念講真相,幾年下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相互扶持下,我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不斷修煉、提高、昇華。下面分幾點與大家交流。

一、體悟到「放下執著輕舟快」

開始去堪培拉時我沒有想太多,只是考慮到其他很多學員都有家庭,沒有條件每個週末來回跑。而我是單身,女兒也修煉,能理解我,可以一直堅持去。

起初,我帶著女兒一起去的,她和我一起跑了四個多月後,因為開始做其它項目,週末不能離開悉尼,我只好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裏,自己堅持去堪培拉。但是女兒當時才十六歲, 我心裏很放心不下, 經常是人在堪培拉, 心裏老惦記著她。 每天在堪培拉也是心神不定,一到晚上回到住的地方, 就連續給她打很多電話,問她這問她那,總是放心不下。在一起的學員看到了我的這個很強的執著心就對我說,甚麼都得放下啊,任何一個執著心放不下,都會像一個鎖一樣拴住你離不開人這裏。放下對女兒的情,這個過程真的是剜心透骨去執著心的過程。一個一個週末過去了,從心神不定到不怎麼想了,這個情慢慢的就放淡了。當我的情放淡了後,我發現女兒的狀態其實不像我原來想像的那樣,一個人呆在黑屋子裏面,很孤獨害怕,沒有飯吃,她反而感覺自己一個人在家很自由,我甚麼時候在家多了,她還覺的煩,沒有了我這個當媽的在旁邊嘮叨,她更開心。而且女兒也更懂事了,週日晚上我剛從堪培拉到家,以前從沒做過飯的女兒已經把飯做好了,我吃完飯,她也不讓我洗碗,說我在堪培拉兩天風吹日曬很辛苦,讓我洗個澡就趕緊睡覺。雖然看起來我去堪培拉很辛苦,而師父是在看護著我們的修煉,讓我在其中去執著。放下情後,我們母女互相都為對方著想,關係更加和諧。

二、師父,謝謝您帶我回家

剛開始到堪培拉中使館去發正念時,我是從在家修剛走出來,雖然悟到一些法理,但畢竟是剛剛起步,來了一段時間後,覺的很辛苦。特別是到了冬天,屋裏和外邊一樣的冷,來堪培拉講真相的學員也越來越少,自己就想打退堂鼓了。

這時同修及時打電話和我交流來中使館發正念的意義,特別在來堪培拉路上三個小時交流對法理的認識,怎麼跟上正法的進程,生活一週在常人中,來到車上就好比在淨化著自己的身體。我們有時也爭的臉紅脖子粗,但是大家都在法上很快就會達到共識。同修的這種攙扶和鼓勵使我在中使館門前堅持了下來。一天在中使館前煉抱輪,看到離自己只有咫尺距離有一座橋,橋的那邊美麗的金光燦爛,離回家的路只有一步之遙,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點悟我這條路走對了。有一天我聽到一首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裏面唱到,「師父啊,謝謝你帶我回家」,這句話深深震撼了我,我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真切感受到了跟隨師父回家的美好,這真是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背後的內涵,萬古的機緣我搭上了末班車。師父在《洪吟》〈緣歸聖果〉中說到:「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

常年堅持在堪培拉的學員,都是經濟上不太寬裕的,堪培拉的菜又很貴,所以我就承擔了每週為堪培拉學員買菜的任務,挑選的過程又費時間,又費力,而且住在堪培拉的學員東西南北的都有,生活習慣,吃的口味都不同,長期下來,一些學員就有了想法,甚至有人說我盡給他們買爛菜吃。聽到這些話,我心裏非常委屈,想想自己為了給大家省點錢,要轉幾圈才能買到合適價格的菜,扛上扛下還不說,花了這麼多力氣和時間來為大家服務,反而還是這個結果。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我明白了人的空間一切都是假相,矛盾出現了是為我們修煉提高的。回頭想一想,自己買甚麼菜也沒有和大家商量,是自己沒做好。這樣我經常和大家商量,矛盾也就自然而然的過去了。

同時我也從常年在堪培拉中使館前堅持講真相的這些學員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偉大。堅持在中使館前的學員並不多,多數是老人家,年齡最大的已經八十歲了,他們默默無聞的堅守在那裏,一個共同的信念就是「法不正過來,我們不回家。」一位七十歲阿姨的兒子看到媽媽常年住在堪培拉,因惦念要來看看,阿姨堅決沒讓來,說因為兒子不修煉,怕看到媽媽睡在地上不理解。平淡的一句話,看到老人家對大法一顆堅定的心。幾年來中使館門前的講真相讓堪培拉當地的居民路經中使館時都會向我們鳴笛致意,還有一位教師利用他的假日時間來幫助我們拉了一天的橫幅,他說:「我要和我所有認識的人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三、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從二零零三年以後,來澳洲旅遊的中國人急增,堪培拉中使館成了一個中國遊客到堪培拉的必觀景點,每天來中使館的遊客越來越多。這樣,在堪培拉中使館前的學員就不僅僅是發正念了,同時承擔起來向大量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的責任。記得開始的時候邪惡的形式很嚴峻,來的遊客口出難聽的話,罵人,甚至要打人。面對這些,我自己的火也直往上冒。目送著遠去的車輛,心裏狠狠的想著讓你的車半路拋錨,甚至想到拋錨的景象很開心,那時真的是用情而不是用慈悲在救人。

有一次,在中使館前發正念的時候,看到很多中國人在往樓梯下面走,最後都淹沒了他們的頭頂。我悟到師父是在點化我抓緊救度這些中國人,他們的生命都走到很危險的邊緣,而大法弟子是他們今天得救的唯一希望。面對來往的遊客,我們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時機,救度這些可貴的中國人。因為來中使館的遊客他們都神情緊張,為了讓環境輕鬆下來,我們儘量達到和他們聊天的程度,使他們緊張的心情鬆弛下來。看到東北人就要說:你們是東北來的吧,看到咱們東北人感到很親切,我也是東北人,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有一個人馬上躲開我,離我遠一些距離,我就會說:看你讓邪黨嚇壞了,你怕回國受迫害,這就是邪黨把咱們中國人整怕了。

一個旅遊團的導遊故意領著喊邪黨萬歲,然後哈哈大笑,他們照完像我就說,其實邪黨是個甚麼東西大家心裏最清楚,瞬間沒有了聲音。我就說現在邪黨貪官把咱們中國都貪黃了,在海外一個貪官的公子哥要養三個寶馬車,那錢都是哪裏來的,都是你們納稅人的錢啊。從他們的眼神、表情都能看出非常贊同。那個場也一下正過來了。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說:「而且在講清真相中,你們發出的善心,你們發出的正念,都在解體邪惡,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夠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認識這些問題。」 我體會到勸三退是對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全面考核,講的過程中就在清他們背後不好的東西,消下去那東西講退黨也就容易了,心性差一點就退不了了。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自己的智慧也是源源不斷的。有一次幾個當官的在往車上走,我在後邊跟著講,有一個人回頭擋住了我的去路,還說神經病,我笑著跟他說:「你說神經病能說出這些話嗎?你偷著樂吧,在國內你哪有這樣的機會?」那些人都笑了。這樣和他們的距離拉的更近了,也就抓緊時機告訴他們:你以為我們吃飽了撐的給你們講這些?我們是修煉人,告訴你緊急的信息,我們知道要發生甚麼事,趕緊退出黨,團,隊,就能躲過這場災難。然後跟靠近自己身邊的人說:「我給你用小軍這個名字退出黨團隊,好不好?」他馬上說行。

一次一個麵包車下來的人照相,他們聽的入了神,導遊也特別的好,他們上了車還開著門讓他們聽,然後我站上門的台階,我說我在點數,你們八個人我都幫你們退了,他們笑著說行!

十月一日這一天的遊客人山人海,因為堪培拉一年一度的花節,一些學員去發資料,中使館前只有兩個學員打橫幅,兩個學員過去講真相。我對遊客說:你們知道嗎?國內的保鮮就是衝這本《九評》來的。一個人指著另一個男的說,他是我們書記,你去和他說,我們都聽他的。我說哎呀,我正找書記呢,我剛到他跟前,他一本正經的唱起了國歌,我說:你呀,別擺出架勢讓他們看,其時你是當領導的,你心裏最清楚邪黨是吧?退黨這件事情非常緊急,只要點一下頭,我們起任何一個名字給你退了,這對你是最好的。將來你就知道了,好不好?他說行!這一天我們退了五十七人。

四、在救度眾生中整體提高昇華

在堪培拉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我們修煉提高心性,互相圓容和支持的過程,這其中也有很多心性的考驗和過關的過程。一次,一個學員在中使館前面掛了一個橫幅,上面有師父的名字,大家都覺的不合適,要求她不要打了,她堅決自己一個人拉那個橫幅。晚上大家都來和這個學員交流,每個人談自己的看法,還找出師父的講法來批評她,有點像批鬥會。她剛一進來就說,你們今天誰說我也不會把那個橫幅拿下來的。我就交流了自己看到的這個學員的巨大變化,我剛開始認識這個學員的時候,對她的印象並不好,但是三年過去了,我再次看到她的時候,她的變化很大,我儘量把她好的那些變化交流出來,儘量看她好的那一面。沒有了指責沒有了埋怨,被一片祥和的場籠罩著。那天晚上交流完以後,這個學員自己主動提出明天她來做飯,那個橫幅也沒有再打了。我體會到了我們面對問題要從正的一面去看,看到同修好的方面這也在開啟對方的善念。反過來這也是給我們在過心性關。我們周圍的環境取決於我們自己。

回顧得法幾年來到堪培拉講真相的修煉過程,自己摔摔打打,雖然付出了一些,但是修煉中的昇華和提高卻是遠遠超出自己的付出,真實的感受到在這個過程中師父一直在看護和點化著自己,帶著我往上走,感謝師父給我和其他同修這樣的修煉機會,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感激,唯有更加精進,在正法最後的時間裏,珍惜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每個機會,繼續穩健紮實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亞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