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想來談一談打電話講真相的心得體會。

一般同修打電話可能都是自己在家裏撥打,而我第一次打電話是在集體學法後,同修輪流一人撥打兩通,其他的同修則在一旁發正念。但是當時大家對發正念也不是認識的很好,所以也有人在一旁交流或做其它的事,只有少數幾位認識到的同修會持續的發正念。可是這個過程,也就是我們在法上認識法的一個過程。

在這個過程當中,讓我體會最深的部份,就是我第一次打勞教所的時候,電話接通的是某某惡名昭彰的邪惡黑窩。對方不斷口出惡言,連續掛我四次電話,我也一再重撥跟他們勸善。對方口中說出來的難聽的話、骯髒下流的字眼,是我從小到大生長在這塊土地上,從來都沒有聽過的,漸漸的我的人心被帶動了。當時並沒有在法上去認識法,而是用人心去對待,心想:我今年都五、六十歲的人了,怎麼被你罵成這個樣子。因為自己在法理上認識不清,就衝口而出跟對方說:你不怕形神全滅嗎!對方聽不懂我說的意思,不但一直罵人,還說:你再打來,我就殺一個、幹一個。我又接著說:「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當時在場的同修,大家各自出現了不同的認識,有人說我這樣不慈悲、不善,不像修煉人。結果在場的另一位男同修說了一句刺激到我心靈的話,他說:在酒店上班的小姐,為了掙錢,即使被潑了一杯酒在臉上,還是要擦一擦笑臉以對。你打電話就是要普度眾生,不是嗎?我當時抑制著內心的浮動,跟同修道歉說:「因為自己沒修好,致使魔性暴露出來了,請大家能夠善意理解,那我再回撥跟對方道歉。」電話一接通,對方仍是極盡下流之能事,說著不堪入耳的話。我表面強忍了下來,因為有一顆顧慮心,顧慮到周圍同修對我的看法、想法,所以是很勉強的講完那通電話。

隔天,我告訴輔導員:「以後我不在集體打電話的場合打電話了。」點上的輔導員很用心的跟我在法上交流,並用師父的法引導我,鼓勵我再試一試。後來我們一起學《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學完後,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師父說:「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視學法。」我體悟到,沒有正念,就會人心浮動,講清真相就做不好。我也認識到學好法才是最重要的根本。也就是這個事情之後,大家才認識到我們作為一個整體,在講清真相時我們面對的是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一定要正念去清除它,可是對人一定要善。從這件事情中,我也才一點點的從法理中明白上來,講真相一定要堅持下去。師父在《正念》經文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

以下想舉幾個自己在打電話過程當中,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例子:

記的有一回看到明慧網上有一個迫害案例,說某某派出所警員,到大法弟子家中進行非法抄家,將同修的一部電腦及八千塊人民幣全部搜刮走了。當時我打電話到派出所去講真相,將他們不法的行為曝光,並勸善。對方很緊張為甚麼我們會知道這個電話號碼,我告訴他:「國際媒體都在關注,你們做的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一再跟對方講真相勸善,後來他答應我會把錢及電腦歸還同修。一個星期後我再回撥,他告訴我:「已經物歸原主了。」

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經文中說:「目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和過去比已經少之又少了,而壞人與惡警還在對大法弟子行惡,這是人直接在對神犯罪,因此,可以利用各種方式,如揭露邪惡行為與講清真相或直接打電話等方式予以制止。」我深深的體會到,當我們的真相電話一到,那些背後操控人的邪惡因素也隨之解體,人明白的一面就會清醒過來。打電話制止行惡是很迅速、很直接的方式。

還有一次,從明慧網看到同修建立的真相資料點遭到邪惡破壞,有四個同修被非法抓捕,其中一位同修被公安逼迫寫下轉化書,還逼她從三樓跳下,導致同修下半身癱瘓行動不便。因為案例中沒有任何電話號碼,我就自己想辦法去查找。當時我想,不論國內或海外的大法弟子,我們都是一個整體,大家應該互相幫助,我得去講真相,減輕大陸同修的壓力。就是這麼一念,後來竟輾轉聯繫上了那個同修。同修很激動,內疚的跟我說,她違心的寫下了轉化書,覺的很對不起師父。沒有做到為自己負責,也沒有為法負責,她不配當一個大法弟子了。當時我以師父的法理跟她在法上交流,希望能幫助她別再自責。我告訴她:「每個人都有一個修煉過程,師父珍惜每一個大法弟子啊,我們千萬不能放棄自己,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堅定。」後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打電話去關心同修,讀師父的經文給她聽。慢慢的,同修又從新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現在也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了。同時她也要我幫她上明慧網,將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聲明作廢。這個過程讓我深深體會到,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的:「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我真心相信師父看護著每一個大法弟子,我們也應該珍惜每一位在我們身邊的同修,互相幫助,共同助師正法。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評》出來以後,傳《九評》、促三退,就是當前我們救人的辦法,當然包括救那些在迷中,無知的參與了這場迫害的人。

前不久,我打電話到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辦公室,其中一位主任來接了電話。他一接起電話就急著說:「你是不是又是台灣打過來的?你又要告訴我已經有一千五百萬人退黨嗎?」我平靜的笑著對他說:「那你知不知道香港現在每個月都有聲援國內同胞退黨的大遊行呢?國內能看到這個報導嗎?香港警察都為這個大遊行開道你聽說了嗎?遊行當中,還有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消息你都知道了嗎?」他很驚訝我說的關於香港大遊行的事,問我是不是也是煉法輪功的。我笑著說:「台灣、香港、兩岸三地,我們都是炎黃子孫,血脈相連。香港回歸中國,香港和台灣一樣都可以自由修煉法輪功。全世界只有中國共產黨容不下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這通電話只是希望迫害能停止下來。」接著我耐心的跟他講真相並勸善,過程中我保持正念,希望能喚醒他善良的本性。後來他告訴我,他聽明白我說的了,還說:「你們啊,大法弟子在講真相就一定要講到位,不要一股腦的將真相硬塞給人家,也要聽聽別人說話,看看別人不明白的地方在哪裏,應該針對別人不明白的地方去講清楚。還要重心性喔。」

那幾句話就像在點我,還點到了我的不足之處。因為我就是經常在講真相時,尤其是在跟公安單位講真相時,若聽到對方誹謗大法,就會守不住心性,跟對方爭辯起來,聲音越講越大聲,就是想要強壓過對方。過程中我體悟到,講真相就是要讓對方明白,若是自己做不好,也就救不了人。後來,那位六一零主任同意讓我幫他退了黨。

我覺的自己很幸運,這四年多來每天參加集體學法,和同修在法上互相討論、互相切磋,奠定下了一個學法的堅實基礎。雖然過程中有矛盾、有時做的好、有時做的不好,但是同修之間總能在法上交流,漸去人心。一路走來,我體會到打電話的過程也就是自己實修的一個過程,師父在《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中告訴我們:「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就是應該不等、不靠。迫害不停止,我的電話就打不停。尤其是在這正法的最後階段,與同修互勉,讓我們將眼前的事共同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