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的 都是師父賦予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在正法進程不斷推進,退黨人數卻還未有更加巨大的突破當下,希望我能用自己的例子來鼓勵還在觀望的同修走出來證實法、助三退。

「正因為那些事情還沒有清除,還有許多人在謊言中迷失著,還有許多人不願意了解真相,才構成了今天這個狀態,而這種狀態也像溶化的那個冰一樣不斷的在溶化。都溶化完了,環境也就沒有了,想修的、想提高的,環境也沒有了;想救度眾生,人都明白了,也不需要再去做了。」(《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我感覺這樣的機會與時間越來越少。我是一位在二零零五年初得法的青年學子,學了新經文後認識到應該趕快講真相時,便急著想我該如何做,要如何跟大陸人講真相?找不到方法的情況下,我便把大紀元的文章貼到台灣一個以大陸為主題的聊天室去,想不到真有一個大陸學生回我話,那次開啟了我講真相的路。

然而學法不深而且沒有交流對像的我,在勸退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和那位大陸學生斷斷續續聊了兩、三個月,每回說的內容幾乎都是自己人的認識,很難打動人心,直到後來我得到了真相稿。那天師父像是鼓勵我一樣,我在一兩小時內網路聊天勸退了那位學生和一個新認識的網友。

今年年初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內心很希望可以打電話講真相,但是我要怎麼打電話,打給誰?那時我只有一念,不管如何我想要打電話講真相。當時便跑去買了一張國際電話卡,可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去打。後來我參加了學校附近的學法組,巧合的是,那是一個剛成立不久的電話交流學法組,我在那裏很快的知道如何打電話講真相,得到了許多同修的建議與鼓勵,也持續的打電話到現在。很可惜的是在我放暑假的期間,由於種種因素那個學法組便停開了,當知道這件事情時,心裏真的是莫名的難受,懊悔自己當初有些時候不夠重視與珍惜交流的環境。

最近我正尋思著參與另外一項打電話勸退黨工作,但是需要新的號碼。在一次交流時,很快就有人可以協助幫我整理新的電話號碼,當天馬上又有另外一個同修提供舊的手機,我再次感受到「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真是這樣。我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師父就安排了。過去我一直是個悲觀的人,曾經認為自己一無是處,沒甚麼長才,不像其他同修有美術或者甚麼專長;但我想,有幸在這歷史的時刻出現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師父不會叫弟子做沒用的事。今天我突然感到能夠講普通話也是一項法器,因為我們可以用它直接的去對廣大的中國群眾講清真相協助三退,凡事都不是偶然。

「不用管將來怎麼樣,自己做到心裏有數就行,心中有法,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大法需要,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今天從新看了這段話,我才明白能夠這麼快速的加入講真相的行列,是因為我秉持的是「大法需要」,我能做甚麼就做甚麼,但是並沒有做到完全的信師信法,因為師父說的是「大法需要,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只要大法需要,只要心中有法,只要我們相信師父,不管用常人的理看似不可能,也是能行,因為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