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勸三退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

世人渴望並等待救度

我的工作特點是出差。從城市到鄉鎮農村(一般是山區),到處跑。在出差的過程中,不論是坐車還是等車,時刻都能接觸到人,特別是在鄉下,交通不方便,大多是坐出租摩托車。這給我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提供有利條件。

一對一單個講有它的好處,就是對方沒有顧慮心、怕心和愛面子的心,我容易講,他容易接受。在跟這些人講真相的過程中,真正的體會到了世人明白的一面是多麼渴望聽到真相、等待著被救度,如師父所講,這些生命也都是為法而來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世人明白真相後,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發自內心的無比感激。

另有一次利用工作之便,有意轉到與我無關的客戶那裏,希望把真相帶給那偏僻的山裏人。結果就真的遇到了一個有緣的小姑娘,是個少先隊員。我給她講了真相,她很快同意退出了少先隊。從她人的這面看,好像很簡單,只教她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捨不得我走,說我真好並不停的挽留;而她明白的一面一定是甚麼都清楚,表現出來的是她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和對她的救度。

我還遇到一些人,他們看過《九評》但還沒「三退」。一次出差,到一公司辦公室找其領導辦事,結果業務上要找的人不在,當時就想,也快要下班了,辦別的事也來不及了,不如坐下來休息一下,給值班的這位講真相,因為我碰到他就是緣份。交談後我了解到他是黨員。我當時不知道他是否看過《九評》。我拿出《九評》說是別人給的,用第三者的身份給其講真相,勸他退黨。一開始他不但不退,還想要把我的《九評》扔掉,他說他看過《九評》,還說是法輪功搞的,他下班就要把《九評》扔掉,還說一些嚇唬人的話。我想既然他能得到《九評》,這還是蠻有緣份的,再加上師父說過:「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我不能讓世人、讓眾生錯過生生世世等待的這一個機會,於是就從法輪功是甚麼講起,並一一的講述了《九評》裏的內容。結果他不但沒扔掉《九評》,而且還三退了。快下班了,他還不讓我走,用車送我去旅館住下。當然我們講清真相的目地是想救人,並不是為了得到人的甚麼回報,但表現給我們的就是世人覺醒後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感激之情。

覺醒的世人幫助講真相

等車的過程也是講真相的機會。由於是山區小縣城,不知車從哪裏來,就借問車的信息主動與人搭話,並發一願:我要給他們講真相,求師父幫助。車晚點來並不耽誤我的工作,真相講完車再來。一願發出,講真相的話題馬上就來了。有個人先說:「我一看你就是個好人。」另一位摩的司機就說他是開玩笑的,奉承你的。我馬上接過話題說:「這並不重要,好人確實有,可就是現在正遭受著迫害。」他們聽到後驚訝不解,我解釋說那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就這樣話題就拉開了。開始他們都由於聽信電視的謊言而受欺騙,我就給他們逐一分析、講解。說我是好人的那位很快明白了真相,並開始幫我講,因為他是當地人,與當地人溝通方便,讓他們覺的可信。我們配合著講,他講的不正確的地方我就幫忙糾正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從各個角度,加上舉例,終於突破了他們的觀念,一群開摩的的司機都過來聽,最後都知道大法好,我再逐個的幫他們三退。不過山區的人,年紀大點的都沒怎麼讀書,甚麼組織也沒有入的很多。當然我們不是僅僅為了「三退」而講真相。講三退的目地也是為了救度眾生,讓他們明白大法好,從而有美好的未來。

剛講完車就來了,但我還沒來的及給他們護身符。他們怕我誤了車,連忙攔住車讓司機帶上我。上車後有點遺憾,深挖自己的執著,還是有怕心與顧慮心在,沒早點把護身符拿出來送給他們。

當然也碰到一些人,他們聽完後不退,也不相信,還有的說:「從來沒聽人說起過,好像是天方夜譚,不敢相信,如果有第二個人跟我講,就能證明你說的都是真實的。」他們有怕上當、保護自己的心,這也難怪世人,因為很多都是邪黨文化的邏輯思維。聽到這樣的話,我不介意。碰到的人都是緣份,有機會就講,不管結果如何。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來源於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我們只是按師父的要求,去救度能救度的世人。

一直不願提筆,除了怕沒寫過寫不好,還有怕同修笑話的那種愛面子心。不管怎樣還是寫出來了,如果有不對的地方,還望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