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師尊好!同修們好!我是台北學員。在此與大家分享修煉五年來的心得體會。

一、得法因緣

記得二零零一年底,在一次例行的登山活動中,我接到了法輪大法簡介傳單。在那之前,因為媒體資訊對法輪功負面報導先入為主的觀念,心中有一些排斥但也有一股莫名的好奇,不由的想要進一步的了解和認識。

從小家裏信奉佛教,每天虔誠上香跪拜念經,深信善惡有報,處處事事與人為善、以禮相待,但是在心靈深處,始終有著不踏實的感受,隱約困惑著的對真理的追尋,常常思索著:「我每天虔誠念經書,為的是甚麼?為甚麼要念?有甚麼作用?所為何事?經文裏透露著甚麼玄機?我要做甚麼?」帶著這些疑惑,我走進了大法,參加了九天的學法煉功班。

得法不久,在一次夢境中,我看到了自己像是一尊神,但卻正在往下墜,在驚恐的瞬間,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本能的立掌。事後領悟到,其實師父已經在看護著我了;師父慈悲的將我從往地獄的途中拉了回來,救度了我。這讓我堅信:每個人能得法絕非偶然!是師父洪大的慈悲,讓我親身見證,並更加堅定的走上大法的修煉道路。

二、得法後的改變

我是個職業軍人,在工作職務上,難免有一些應酬,也因身為主管,對部隊的弟兄總是嚴格要求,希望能有好的表現,得到長官們的認同與嘉許。表面上看,在生活紀律和待人處事上,似乎也謹守分寸、進退得宜,實則內心裏有著強烈的名利心、爭鬥心;而為了釋放工作壓力,更沉迷於電玩,無法做到心口如一、言行一致。

隨著學法日深與師父的慈悲點悟,時刻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保持正念、無所求而自得,使自己溶於法中,走著師父安排的路,也因此周圍的一切有了很大的轉變,而這樣的轉變卻是自然而然的。對於弟兄們的要求我有了理解,職務上的應酬減少了,凡事先為別人著想,工作上的表現不再特意汲汲營營,心境平和多了也自在多了,整個宇宙觀與人生觀有了很大的改變。

三、學法煉功

因為職務的關係,常常需要臨時勤務、待命或與同儕弟兄交談,難有充份的學法時間,為保持自己學法煉功的環境,每天下勤務後,積極參加各區的學法組,透過集體學法交流比學比修,透過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看到自己與其他同修的差距和在不同層次上對法理解的不足,能夠彼此精進共同提高、整體昇華。

也因為有了集體學法的環境,了解到正法的進程與需要。剛得法時,因為中共對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持續,師父要求大法弟子每天做好三件事,我先以打電話的方式講真相,同時也認識到講真相的過程也是個人修煉的體現,很自然的去除了怕心。

每天清晨早起煉功,曾經引起長官的關切,詢問是否會影響勤務工作時的精神專注力?我也以自身負責勤務的績效品質以及煉功後身體、精神上的改善,一一堅實的回應。因為證實法的工作項目多,人力缺乏,所以在職務以外有限的時間裏,儘量把握機會積極參與,哪裏需要人力,就盡最大的條件機動支援,在部隊職務上專司於活動現場的指揮調度與協調,如今也正好為證實法所用。

隨著對證實法工作的投入,家人開始關切,自知必須做的更好,細心耐心的為他們講真相,得到家人更多的支持。去年我結婚了,太太也是職業軍人,雖然才開始學法煉功,但是我相信在返本歸真的修煉路上必能同行。

四、參與證實法的工作

正法進程快速推進,雖說悟到哪做到哪,但在眾多項目中,更需要大家共同的認識、參與,師父不斷開啟了我的智慧、擴大了容量。在絕非偶然的情況下,我參加了新唐人旗鼓隊,透過不斷的學法與交流,無形中提高許多,我們體認到傳統藝術文化透過媒體的形式,除了歸正正統文化的價值,更是講真相的一種方式。在民間團體活動、講真相的相關活動及歷屆的新唐人新年晚會中,屢次作為開場表演節目,展現了正統藝術光明、威武、純正、積極、奮進的內涵與氣韻,也表現了大法威嚴和震懾人心的一面。因表演而與民眾互動中,更多的機會我們藉以洪法、講真相,並讓更多的人有機會認識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優質、健康、洞悉真相的多元節目。

五、在矛盾中向內找

旗鼓隊每週都需要團練,除了專業及技巧性的訓練外,更是一個整體,除了需要彼此間默契的培養,紮實的基本功尤為重要。故建議旗隊與鼓隊在預定的時間點前,先分開練習,加強基本功,再合併搭配習練。但是,鼓隊的某位同修卻時不時的對旗隊的訓練情況、進度、時間…,經常發表一些自己的意見,就在此時,我產生了不好的念頭,心裏想:「你是鼓隊,我是旗隊,把各自該做的都做好了,再管別人吧!哪那麼多意見?大家不也都協調好了嗎?」就這樣一次次的沒把握好,不純正的思想不斷在腦子裏打轉著,表面上還是與旗鼓隊的同修互相練習和配合著,但是看著那位同修做的、聽著那位同修說的,每一次讓我心裏頭憋的很不是滋味!心裏頭的自我矛盾越來越強烈,表面上也就越加抑制著,那段時間就是感覺很不踏實,又悟不到哪裏出了問題?自己還在為自己辯白著,隨著演出的頻繁及練習,心理的抑制就越發無法掌握,後來漸漸的意識到這樣的情況是不對的,肯定是哪顆不好的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了。

雖然意識到了,但還是做不到,類似的情況同樣發生在另一項證實法的工作上,在每次協調會議決定的事項,我們必須整體配合協調一致,好讓講真相的每個工作項目能夠順利推展開來,但是,我總認為另一位協調同修,老是按著自己的理解、想法在做,心裏想著:「大法是一個整體,協調決定了的事,就應該按照大家決定的方式來做,為甚麼要標新立異呢?為甚麼不團結合作呢?」後來慢慢的也開始對這位同修有了反感和排斥的想法,但是,我同樣用壓抑的方式,表面上附和著,心裏面卻矛盾益大。

靜下心來多學法、向內找,察覺這就是爭鬥心、顯示心,是一種長久以來形成的人的觀念,也因長期在領導角色的工作領域中,不自覺的形成了這種根深蒂固的執著。如今在大法中修煉,一個個該修去的執著不斷的返出,就在我最以為專長的特點上,卻同時隱藏著一顆極為隱諱的私心。認識到了,卻還是不願意承認它,想繞開走,甚至想從師父的法理中,找到能讓自己開脫、合理的隱藏,不想往前走。這樣不好的狀態,持續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漸漸的學法不入心,一學法就犯睏,煉功時很難入定、頻走神,發正念也變的走形式了,對於證實法的工作顯的冷漠麻木而不用心!在工作上,因表現不好,被調離到偏遠的單位,周遭的一切都變成一種不正確的狀態了。

六、提高心性

我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對,我必須徹底否定這些干擾,但是似乎又被強烈的抑制著,表面上承認著,心裏頭卻放不下,隨著師父近期新經文的發表,不斷重槌著我那頑固的執著,明白的一面雖著急,人這邊卻提不起精神來,這段時間痛苦又無助。一天,一位同修,突然撥了一通電話給我,並說:她在夢境中,看到了我的狀態相當不好!這深深的觸動著我,也很懊悔自己的悟性太差,明白了這是師父的慈悲,利用同修的嘴,給我一記「棒喝」!於是,我找了煉功點上的同修,交流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狀態,並且一起學法、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我的干擾。漸漸的,我發現自己正念強了!能走在跟隨師父回家的路上了!

有了這樣的省悟後,我個別撥了電話給這兩位同修,在電話中誠懇的道歉!他們聽了很驚愕,因為他們完全不知道、完全感受不到我的矛盾反應。但是不論是否能理解,當我說出了這段時間自己內心的矛盾與對他們的排斥及不好的想法,我如釋重負,知道自己跨出了一大步,全身似洗淨了一遍。晚上睡夢中,清楚的看到自己能生風、能點火,脫胎換骨,神通具足。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點都不容走偏,一定要堅定正念,信師信法,走好師父為我們安排的路。

在這裏我要再次的謝謝同修們對我的包容及關心,更感謝師尊洪大的慈悲,不斷看護著我們,點悟著我們。以上是我個人在這段期間小小的體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