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見證大法神奇──修煉後癌症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四年前我是個癌患者。一連串的化療、放療下來,人非常虛弱,癌又轉移到了淋巴,醫生看著我一團糟的身體說我只有一年的生命,從西雅圖唐人街法輪功學員那裏拿到了許多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我一口氣把《轉法輪》這本書讀完,如同被一個閃電驚雷照亮了我的人生,震醒了我的人性,人生有甚麼意義?終於找到了答案,從此我認定了師父,走上了修煉之路。

師父為我清理身體 原患癌症痊癒

剛開始煉功時馬上感到有許多法輪在轉,手心腳心還不斷的往外冒涼氣,雙盤盤不上,我就用繩子把腿捆起來,不久的一天我剛開始打坐,繩子自己就掉下來了,我再捆上又掉下了,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可以不必用繩子了,我試試,真的可以雙盤了。一天晚上我平躺在床上,忽然感到一雙手伸手過來把我微偏的頭擺正放在枕頭上,開始按摩我兩個肩膀,脖子直到頭頂,一隻手橫向轉圈,一隻手豎向轉圈我,手似乎伸進了我頭的裏面,非常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法身在幫我清理身體,從那以後我的嚴重經常性頭痛、肩膀的僵硬都沒有了。有一天,我躺在床上一隻手給我蓋好被子,又放這隻手在我的左胸上,手的熱度透入身體,這是師父再一次給我清理身體,把擴散的癌全拿掉了。

只要有正念 每一關每一難都能過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色魔人人都會遇到。一天在睡夢中,一赤裸色魔上我身,被我一把推開。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你別來找我麻煩。」它面無表情與我僵持對視。我開始發正念它才離開,臨走時還在我右肋狠狠抓了一把。第二天我還能感到右肋的疼痛。

一天夜裏,我忽然被一動物驚醒,這狀似狗又像狐狸的東西伏在我身上。我全身僵硬也發不出聲音,我用盡力氣抓住它兩條細細的後腳想把它推開推不動,我又騰出一隻手來推它的腹部能感到它的體溫。我在心中喊師父,僵持了一會它才消失,我能動了,即刻起身發正念。

此後,我還多次遇到過,不同的魔的干擾,有來取命的,有假扮成耶穌。每次魔難來時,我都堅信師父,正念正行,我都闖了過來。

還有一次,那是在二零零四年夏天,因為公事要到倫敦去,我就帶上了我媽媽,安排了一個歐洲的旅行。我七十多歲的母親看到我修大法後身心都這麼健康,也修煉了。我們帶著真相傳單,邊參觀景點邊講真相。當我們發完了最後的一張傳單,坐在摩洛哥的小山頂上休息時,我們看到碧藍的天空中布滿了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法輪,有些亮晶晶閃耀的光點,我們都無比興奮。最後的一站是威尼斯,約夜間兩點左右,我突然胸悶的厲害,心臟好像馬上要停止,吸氣也困難,一股麻熱的感覺順著兩腿慢慢向上身湧來,出了一身粘粘的冷汗,睜眼看到紅色壁紙的圖案都像是一張張的鬼臉;我全身無力,這是一種死亡的感覺。我看看熱睡中的母親,開始在心中求師父:「我如果真的到壽了,能不能寬限我幾天,讓我們回了家,我媽英文都不會多少,我真走了,她可怎麼辦。」我又想,師父說過修煉的人都是給安排到圓滿的。我這是圓滿嗎?我還有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要做,哪能就死在威尼斯呢?這時我喘氣都困難。

這時,我忽然想到,修煉人師父都會管。我顧慮媽媽,也是一種放不下親情的執著,她也是修煉人,師父也會管,我無需顧慮太多我就把心放下吧。我是生是死,也由師父定。這樣一想我就安靜下來,拿起放在枕頭邊大法的書,開始一心不亂的讀書,時間慢慢的過去了,我的心又緩慢的開始了跳動。師父說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 吟(二)》〈師徒恩〉)。

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

我工作的學校與中國有一些合作項目,一天中午與中方安排了一次會議。從早上我就感到頭暈噁心,站都站不穩,我想這肯定是邪靈害怕與黑手爛鬼的干擾,我坐下來忍住那種翻心的感覺發正念,一會兒這種感覺就消失了。我順利的參加了會議,回來後就按著收到的名片的地址給每個人寄去了九評。

每個週六或週日我都會去唐人街、或公園、煉功點去發傳單講真相。一天在公園講真相點上,來了一位從北京來的中年男子,看到真相圖板,他就開始罵我們。我問他了解法輪功嗎?隨後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大法的美好,大法使人身心健康。

他就說,這功法真的這麼好,那麼政府不讓在公園煉,你就回家煉好了。我說公園是公共場所,人們可以去跑步、晨運、打太極拳,為甚麼法輪功就要回家去偷偷煉呢?這公平嗎?

他說,因為你們搞政治。我問他,你想一想如果我是你的姐妹,我煉功煉好了病,惡黨把我抓起來,不許煉,你作為我的親人會不會去找他們講理、找他們要人。這時他們不但不放我,把你也抓起來,說你在搞政治,還要判刑。你是否希望有人站出來聲援你呢?

他說:我也了解××黨,我也不贊同它,只是你們幾個人這樣搞太不理智,幾個人能對付得了它嗎?我在××大學搞科研,人要有知識。我說,你說的這所大學是個不錯的學府,我有兩個學位是從那裏得到的,也在那裏教過五年書。現在我是另一所大學的教授,這算不算是有知識呢?你說的理智與知識是不是與明哲保身混同了呢。我在中國也念了大學,來了美國十八年了是否夠資格說我了解這兩個國家呢。他露出很驚訝的表情。

我又指著在街口發傳單的一位同修說:你看那位是一個醫生,這位煉功的是一位退了休的教師,這位正在整理資料的是一家珠寶店的老闆,你想一想為甚麼我們這些人星期天不休息,錢也不賺了,要頂著烈日在這裏講真相。我們是在聲援那些無辜遭迫害的修煉人,是為了正義與人權、為了告訴人們這是一種多麼好的功法,我們都是用心、義務在做。

我還跟他說,你是一個有知識的人,應該自己去判斷。最後他拿了大法的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在我與他對話的同時,同修們一直在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我也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才能使我這麼從容的回答他的問題。

在無邊大法中,我的受益實在是難以言表。以上的這些也只是我在四年的修煉講真相中的點滴。我深深感到要時時保持一顆平靜的心很難,因為任何一關,一難上來時都是觸到痛處的,都是剜心透骨的,看你能不能放下那顆常人的心,要想在那一瞬間能以煉功人要求自己,來源於不斷的看書學法,在那一刻你才能記起師父的話。

最後以師父的《洪吟》〈法輪大法〉與同修共勉:


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