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區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

1.神跡驚醒迷中人

我是西北地區的大法弟子,小時候我總喜歡當和尚玩,這也許是佛緣。

一九九八年五月份一天,我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告訴我法輪大法很好。他還說,過兩天,拿《轉法輪》讓我看。

兩天後他真的拿《轉法輪》來啦。開始我批判著看,可越看覺得越好,就坐起來看,接著站起來恭恭敬敬看完了《轉法輪》。但對師父講的「大家知道,佛不輕易開口的。要在我們這個空間張口說話,他可以使人類發生地震,那還了得!那轟轟的動靜。」(《轉法輪》)似信非信。當天晚上,在夢中,我看到一尊大佛對我說「還不快快修煉。」緊接著我被地震震醒了,同時聽到轟隆隆的聲音,真的發生了地震了!我才知道師尊說的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我就早早跑到煉功點上學煉功法,從此我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並在法中提高昇華著自己,成了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我們家先是我和父親得法,而後母親和大姐兩兩相繼得法。

由於我縣同修們經常到各鄉鎮去洪法,我縣由開始的二三十人很快發展─百多人修煉大法。在這一年中我們勇猛精進,在這萬古難遇正法門中感觸大法的美妙。

2.邪惡迫害險迷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鋪天蓋地的誣蔑大法,我縣負責人離開了大法,從此我們完全被間隔了。當時悟到這是考驗,是常人的災難;可是從此以後師父的新經文再也沒有得到。邪惡不斷造謠。由於沒有師父經文的導航,我們在漫長等待中,人心執著卻在此期間滋生,很多人開始似修非修,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迷失方向。

3.得經文,明法理,正方向

二零零四年六月終於一位青海省的同修帶來師父的講法,使我們明白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使命是發正念清除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法理明白了,做的過程由膽膽突突講不清,到堂堂正正講真相,這個過程是一個不斷修去「為私為我」舊宇宙特性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修去人心的過程。只有做了三件事,我才感覺到慈悲心是甚麼。

在二零零五年底我們建立資料點,現在基本能正常平穩做三件事,同時我們能感覺世人剛開始講真相由不聽、胡說等不好狀態,通過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世人開始漸漸清醒了。

最近看了明慧網有同修建議到農村去發資料的文章,下面就我們到農村講真相發資料的經歷寫出與同修交流。

由於我縣是一個山區縣,人口居住分散,山大溝深,走十幾里路才能遇到十來戶人家,這樣就是這裏的眾生很難得到真相資料,我們覺得不能只停留在縣城,應該給那些農村的眾生去講真相,至少應該給他們一次選擇未來的機會。於是我們和一個小鎮的同修約好到那裏一起給農村眾生發真相資料,可那天天氣陰雲密布,霧氣重重,同修來電話說:「雨很大,是否去救眾生,」我說:「風雨無阻」。可我和另一同修剛出門,「六一零」的車就跟上了,我們邊發正念,邊向車站走去。當我們坐上車,邪惡的車一會兒前,一會兒後跟著。同修說發正念鏟除它,發了一會正念之後,一看那個車不見了。

到小鎮時天已黑了,雨也小了,找到那位同修後,就開始分發真相資料。發了三個村莊後,正向前面的村莊走時,發現那兒有一輛警車閃著警燈在巡邏,而且聽到山上有烏鴉在叫。當時人心出來了,想是不是我們的行蹤讓邪惡發現了甚麼?於是我們一起發正念,就開始往回走,等我們走到公路上時,已晚上十二點了。正想這麼晚了,沒車怎麼辦?一輛貨車上來,就停在不遠處,一問還是遠方親戚,在師父慈悲的安排下我們順利回來了。

回來後一想,巧了,我們發資料的地方剛好跟上次發的地方連上,跟「打仗」似的,又向前推進了一點點。我想我們應該向農村多發資料,講真相救度那裏的眾生,徹底清除所有的邪惡因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