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感受到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一、真正感受到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我發現,「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這十個大字,是邪黨最害怕的。自從給邪黨的惡行曝光後,大街小巷都貼滿了各種各樣用不同彩紙製成的真相粘貼。如:「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世人到處都可以看到,有的粘貼已經粘了很長時間。但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在撕粘貼和蹲坑。

記的有一天晚上九點多鐘,我順著上早市這條街(這條街早上買菜的人多)在沿途的牆上粘貼真相標語,突然黑暗處站起一個人,我仔細一看他手裏還拿著一根拐杖,我瞅了他一眼,就繼續邊走邊貼,他在我後邊緊跟著,我知道他在我後邊我也沒回頭,大約走了一百多米,我就進了路邊一棟樓靠邊的一個單元,樓門開著(我想把他甩掉)。他一看我不見了就慌了,也趕緊跑到一單元門口四處張望。我看他進來我就往上走,他也往上走,走到二樓他站住了往上看。這時我已經上了四樓,樓道燈全亮了,我特別鎮靜沒有一絲恐慌,我隨手從兜裏拿出鑰匙就大步流星的往下走,走到他跟前他兩眼死死的盯著我,眼光特別兇。但我沒有動心,可他卻像個木頭人一動沒動,當我走到他身邊時我看著他說:「你站在這幹啥呢?」這時我才看清他是個蹲坑的便衣,我心想,我走了你等著吧!就這樣我從他眼皮底下走脫了。

還有一次也是晚上十點鐘左右,我把手裏剩的最後兩張粘貼,貼在一個單位門口的電線桿上,我剛貼完從院裏出來一個人好奇的問了一聲:「貼的是啥?」我回答說:「真相。」他趕忙去看,他看了一會不知道他為甚麼跑來追我,當時我發出一念解體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叫他得救。他跑的咚咚聲越來越近,我也沒回頭(不知怎麼好像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他跑到我跟前突然兩隻大手把我的手抓住,說:「大妹子你做的太好了,你怎麼有這麼大膽量?貼這個太了不起了,共產黨早就應該滅了,它把我害苦了,我滿身本事卻甚麼也幹不了,就因為我家被他們定為『富農』成份,《九評》我也看了寫的太好了,共產黨盡整人。」我說:「你看過迫害法輪功真相嗎?」他說:「你們也不能跟它們對著幹,會吃虧的。」我說:「我們不是跟它對著幹,也不是想要它手中的權力,我們是佛法修煉,是告訴人們真相,讓人們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明辨正邪、善惡,別受惡黨的毒害,從它邪惡的組織(黨、團、隊)中退出來,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他說:「啊!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就幫我退隊吧,我叫某某。」我真為他高興,我笑著說:「大哥,你追著我,原來你找我退出邪惡組織啊!」

二、不等不靠,協調農村同修和傳送「九評」

去年我地兩名協調人被抓,資料點被破壞損失很大。事後幾個協調人壓力很大,這時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先後幾次找到協調人切磋,甚麼原因出現這麼大的漏洞?通過交流才知道:整天忙於工作,學法少,煉功、發正念更少了。在這種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我想我們平時總說為整體負責,今天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迫害我還袖手旁觀嗎?我還為了自己的安全而不顧整體嗎?這樣的話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嗎?我找到協調人說:「現在你們有甚麼事需要我來做,我能行。」

當時我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魔難也擋不住我,大法弟子必須為法負責。當時人手少,我一個人做好幾項工作。那階段正好是大量發放「九評」,本地裏大部份發完了,農村還沒到位,我就承擔起協調農村同修和傳送「九評」的任務。

開始的時候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因為農村同修普遍情況是農活忙、學法少、怕心重、戒備心強,一般不和外地同修接觸,怕出事,不安全,但也有學法好的。我就多次和他們溝通、切磋,有時把他們約到縣裏來,直接的面對面的交流,有時用公用電話溝通。漸漸的他們對我信任了,這樣工作開展順利多了。為了讓農民朋友早日能看到「九評」,解除惡黨對他們的毒害,我就把「九評」傳送到農村的同修手中。

在農村做「九評」也有一定的困難。村與村之間很遠,一般女同修較多,年輕人又少,要背幾十本書是不輕的,可沒有一個同修提出困難,都在履行自己的使命,有的做的非常好。也有的地區沒有同修,傳送非常困難,就組織幾個同修騎著自行車,到幾十里以外去做。有時一做就是天亮,儘管又苦又累,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救度眾生,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助師世間行。

三、修正自己,幫助同修走出困境

最近我們地區協調人之間發生了大的矛盾,長期以來因為有的協調人整天忙於工作,很少學法、煉功、發正念,這樣舊勢力的黑手伸向了協調人,放大了他們之間的矛盾,造成了很大間隔。看到同修之間出現這種現象,我很痛心,怎麼在最後關鍵時刻不向內找,還僵持到這種成度?聽到後我就去找小美(化名)與她切磋,她當時壓力很大,甚至很多矛盾都激化到了她身上。她說:「我不幹了,幹不了。」我說:「修煉人不能這樣說,我認為有了矛盾不是壞事,就看你怎麼對待,從矛盾中跳出來,這不正是提高的好機會嗎?我們是在矛盾中、在困難中修自己,這算個啥事,大姐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靜下來好好學學法,煉功、發正念都到位,找找自己的不足,放下人心,過好心性關,提高上來。」

通過幾次切磋,她心結開了,心放下了。她認為自己有很多不足,最主要的還是法學的少,沒有那麼大的容量,整天忙於大法的工作,沒有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應該有在學員之上的心。應該多和同修溝通,證實法中不等不靠,把本地區的大法弟子連成一片,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從而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師父每次講法都是正法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都是針對當時形勢和將要發生的,是有針對性的。我們一定要認認真真去閱讀理解好法理,跟上正法進程,少出問題,少走彎路。有的同修對當前的正法新形勢不理解,就是對最近師父講法沒有嚴肅對待。就以為多做大法工作、證實法、救度眾生就是最好的修煉了,其實這些事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是樹立威德的一部份,而在其中提高自己才是最關鍵的。

正法形勢已到了人的表面空間,越到表面空間所觸動人的為私、為我、變異的思想越突出,也是人最難放下的東西,也是正與邪的較量。這些在同修之間也有突出的表現,在協調人與協調人之間、同修與同修之間造成很大間隔,在各種人心的衝撞下,顯得矛盾特別尖銳。互相勾心鬥角、拉幫結夥等等,這些是中國人在惡黨文化灌輸下形成的各種變異觀念的表現。修煉人必須清除這些變異觀念和行為。

四、緊跟正法進程不得有半點含糊

今年三月份明慧網曝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後,我感到非常震驚,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好像這一幕就在眼前。當時我立刻冷靜下來,意識到應該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此事,我知道中共惡黨甚麼事都可能幹的出來,它邪惡至極,我對它們做的此事沒有半點懷疑。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同修受到邪惡的虐殺,我們一定要去揭露邪惡,將它曝光於天下,叫世人都來看看惡黨對於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人做了些甚麼?

師父說:「明慧網的特點就是以報導中國大陸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為主,那是揭露邪惡的第一手材料,報導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全是真實的,甚至於百分之百。他不同於一般其它的媒體。」(《洛杉磯市講法》)

我就記住師父的這句話,我悟到後趕緊去找協調人想和她們商量如何及時揭露邪惡,可她們卻沒甚麼反應,仍然忙於別的事。我挺著急,心想這麼重大的事怎麼就不理解呢?我又去找做真相資料的同修,同修同意了我的想法,馬上做了許多曝光邪惡集中營黑幕的小冊子、傳單,全縣整個鋪開了,同時將「九評」又從新散發了一遍(過去3、4家一本)。

這麼重大的事件要不給它及時曝光解體邪惡,舊勢力就會找藉口來迫害我們。有的地區就是因為沒有及時曝光邪惡,還在相互觀望,幾週後才曝光,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到現在還受著嚴重的迫害。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我們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不得有半點含糊。

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