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媒體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來到新唐人電視台大約四年的時間了,感謝新唐人新聞部提供了這樣一個修煉的環境讓我在其中熔煉著。四年來的體會很多很多,僅以其中幾點與大家分享。

1.同修之間的矛盾

年少時,冥冥中就覺的自己長大了會做媒體,而且是一個龐大的、對社會有強大影響力的媒體。但之後的人生道路,無論是讀書、工作,都與媒體毫不搭邊,偶爾想到了,也笑話自己兒時的夢想太不著邊際。四年前,看似偶然的機緣來到新唐人電視台,馬上就知道這是自己證實法要走的路。那時真可謂一腔熱血幹勁十足,同時也滿懷希望的想把新唐人電視台早日打造成兒時夢中的媒體王國。

我不停的幹活,埋頭苦幹,任勞任怨。現在想來,那時把它當成事業了,以做事代替修煉,簡單的認為事做的多,就是更好的證實大法。之後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矛盾漸漸的就顯露在眼前了。開始是看到別人之間的矛盾,看到存在的一些問題,表面上都與自己沒有關係,卻件件觸動我的心。雖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新來乍到的義工,心裏卻把新唐人電視台當作自己的事業一般,一門心思的就想要怎樣解決問題,怎樣想辦法把新唐人的事做好,讓工作更好的開展。

當時頭腦是非常簡單的,想出的辦法也是率直而天真,沒有意識到其中修煉提高心性的因素,還有舊勢力乘機干擾破壞的因素等。心裏想的就是早點解決問題,別耽誤工作,為了解決事情而解決事情,講話又直又衝,不知深淺,因此不但解決不了,看似簡單的問題,反倒弄得自己灰頭土臉。過程中又沒有冷靜下來,切實從修煉著手,也就沒有真正找到自己的問題,不知甚麼時候自己竟成了矛盾的中心了。

表面上矛盾的起因是自己年少氣盛,稜角分明,見到不合意的地方,採取的方法就是毫不留情的當眾批評,根本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想來也是令別人很受傷。之後就嘗到滋味了,矛盾不斷,衝突不斷,最後激化到台裏一位協調人讓我捲鋪蓋回家。我就真的氣的回了澳洲。

回到澳洲,呆在自己的花園房子裏,每日以淚洗面,委屈的不得了,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在電視台付出這麼久,就這樣被攆回來了。那時真的想再也不回新唐人了。正在那時,師父接連發表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等,感覺就是對我說的。那時深切的感受到師父的佛恩浩蕩,看到我的危險處境,擔心我過不去這一關,師父的新經文就像黑夜的燈塔,使我明白了方向。不能消沉下去,我要走我應該走的證實法的路,誰說甚麼都不算數,就聽師父的。悟到後,馬上電視台負責人來電話,說電視台缺人,希望我快點回去。我痛快的答應了。

新唐人的工作中,心性的衝擊和舊勢力的干擾從來沒停息過。同修之間,有的合作的很和諧,有的沒甚麼矛盾好像看著就不順,有的一點小事就使矛盾激化的很大。很多時候可能都不是表面的原因,很可能牽扯了幾生幾世的因緣關係,其中有善緣,有惡緣,還有每個人非善良的個性特點,都很可能是舊勢力在我們生生世世的轉生中的精心安排,就為了聚結到今日,形成一個讓修煉人很難過去的矛盾和心結,干擾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甚至讓你一蹶不振。

關鍵時刻只有大法才能解開心結,只有大法才能化解惡緣。作為大法弟子任何時候以法為大,拋開個人恩怨和感受,才能突破舊勢力的安排,走正自己的路。

解大劫

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

2. 慈悲心

以前做證實法的工作,只是覺得自己就是應該去做,師父要做的事情,不管多難多繁重,沒有二話,就是責無旁貸,悶頭做。至於師父講的慈悲眾生呀,救度眾生呀,總是體會不深。看看周圍的常人,好像怎麼也生不出慈悲心來。但是幾年的修煉下來對於慈悲的體悟就逐漸逐漸的清晰明白了。

幾年前,有一次走在路上,自己旁若無人的沉浸在情的煩惱當中,突然頭腦中一個聲音清晰的說,為甚麼不可以把你對一個人的情變成慈悲,擴大到對周圍每一個人,甚至是花草樹木,甚至萬事萬物上呢?我就順著把思路擴大,頃刻間心胸在無限的放大,身體也在無限的放大,身體內數不盡的眾生和萬物都包容在我的慈悲場中,他們自在幸福的生活著,卻不知道我,就像魚兒生活在海裏卻不知道海水對他們的滋養一般。回到現實空間,再看周圍行色匆匆的路人,不再是與己無關的陌生人了,而是等待救度的可憐的眾生,我望著他們,有一種想把他們抱到懷裏的感受。

過去感覺自己既沒有愛,也沒有慈悲。當時在澳洲,參與某大法項目時與同修發生了矛盾,自以為是為了維護大法,處理問題時不考慮別人的感受,無意中把別人傷的很深。借此機會我向同修道歉。

現在想來,那時沒有慈悲是沒有修出來慈悲,沒有愛是還不懂得去愛別人,考慮別人。如果還沒有學會愛,是根本不可能修出慈悲的。以前在常人中養成了許多觀念,看這種人不順眼,那種人受不了,來到修煉中這種種觀念就成了障礙,也影響講真相

以前很討厭偽君子,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裏壞事做絕。無論在生活中,小說中看到這種人都是氣的不行,更別說慈悲他們了。之後經歷了一些事情也磨去了很多東西。那天看台裏播的電視連續劇裏有這麼一個壞女人,奇怪,我竟不那麼生氣了,反而冒出一個念頭,這人好可憐哪!進而我想把她擁到懷裏,輕聲對她說,「你每天說謊不累嗎?你害別人,早晚都會回落到你自己的頭上,善惡到頭終有報,你知道嗎?」

之後再學法,過去理解不好的對待特務、對待做錯事的人等等體現的寬容、善解等法理就全明白了,也儘量照著去做了。同修之間工作上有了不同意見,基本上可以更加全面的去考慮了,真的可以考慮到別人的角度,別人的切身感受,想問題不會再鑽牛角尖了,不同的意見也不會再激化成矛盾了,對待別人更加寬容,更加包容,修煉中也成熟一些了。想來這也就是慈悲吧。

神和人這一念之差,我卻修了幾年,其中摸爬滾打跌跌撞撞才走過來,想來真是百感交集,其中又溶入了師父多少的心血和慈悲點化。自己今後要更多學法,更精進,讓師父少操一點心。

最後,引用一句經文與大家共勉:「今天呢,是復活節,神的復活!(熱烈鼓掌)我不多講了,借助今天的這個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復活吧!」(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