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正法修煉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2日】師父傳法十四年多了。我回首當初得法到現在,真是既欣慰又慚愧。欣慰的是得到了宇宙大法,師父親自來救度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慚愧的是我修了十年了,離大法的標準還差的很遠,看著很多同修都修得很好,而我自己還很差勁。

自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高壓下,我身邊有些學員被迫交出大法書,或再也不敢煉了,或在家偷著煉。能明確表示要堅定修煉的同修好些被邪惡迫害進監獄。有些被關押的同修的家人為了親人能早日出來,不得不被迫交邪惡的罰款和保證金,少則幾千元,多則有幾萬元的。這樣也使得邪惡更加猖狂的敲詐大法學員。如我們這有個同修到另一同修家串門,被惡人知道後將其非法抓入看守所關押,要家屬交伍千元保證金才放人。其實這些警察抓大法學員,送多少人勞教都是有指標的。邪惡利用單位、社區、家庭來對大法弟子施壓,迫害大法弟子。更有做的好的同修,如2000年7月,在我們片區的邪惡之徒強迫所有的大法學員人人表態不修煉。當時有兩位同修堅決抵制不配合,邪惡就將他們先送看守所非法關押,接著抄家。其中一位老年同修被非法判三年刑,與其同單位的兒女也下崗。後來這位同修在獄中跌了跤摔成腦出血,不省人事昏迷了幾天。監獄怕承擔責任,同意其保外就醫回家。但當地6.10,派出所不同意。監獄要家屬交了好幾千元醫療費,醫生說搶救過來都是癱瘓。該同修堅信大法,堅信師父,身體恢復很好,使得獄警和犯人都說煉法輪功的人是不一樣。

這些年來,我也是磕磕碰碰的走過來的。有師父的慈悲苦度,走到現在,我明白了我們的修煉形式,認識到了正法修煉。

在這裏,我把我最近遇到的病業魔難給大家談一談。前幾天,我感覺不舒服,起初我認為是消業,一直堅持學法煉功。後來很嚴重簡直躺著不能動,頭痛的很厲害,全身無力,想吐又吐不出來,心裏難受極了,感覺就會死去一樣,死對我來說無所謂。突然我想起曾因病魔失去生命的同修,由於他們這樣的離去,那些親朋好友和世人都有些看法,也影響了他們得救度,那不是破壞了法嗎?再有,正法還沒有結束,我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怎麼能這樣走呢?我想起了第一套功法的第一句口訣「身神合一」,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大法弟子,我為甚麼不神起來?我主意識一定要強,決不能被舊勢力黑手、邪魔爛鬼拖走。師父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轉法輪》)。於是強忍著起來整點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舊勢力。我一定要跟隨師父到正法結束。發完正念,清口水大口大口的吐,接著又嘔吐了一陣,就一下子輕鬆很多。如果一個生命離開了大法,沒有師父的保護,像這樣可能就死了。我想對同修說,如果遇到類似情況,一定要正念正行。

還有就是我們這裏有的同修2001年從獄中邪悟了出來的,後來通過不斷學習師父的新經文與同修的幫助,又回到了修煉中來。現在又有一些從獄中邪悟了出來的學員,並且還幹著對大法起負面作用的事,到處找同修說甚麼現在已是出世間法了,不用再煉功,也不做三件事了……。對此我心情非常沉重,我想通過明慧這個渠道喚醒昔日的同修。師父把我們從地獄撈起來,為我們承受了巨大難,我們怎能不珍惜這萬古難逢的正法修煉機緣呢?

以上所寫,是我們這裏這幾年出現過的一些事情及我的一點認識。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