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學法是基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弟子,婚後二十多年來,天天大小疾病不斷,丈夫是個渾人,家庭內外的一切事務全由我一個人承擔,搞得我苦不堪言,所以脾氣很大,動不動就罵人,甚至還經常打人。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救了我,使我有緣喜得大法,重獲新生,從新做人,做一個好人。

走上修煉的路之後,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因為我不識字,給學法方面帶來極大的困難,但我堅信師父、堅修大法,不到半年時間,通過他人的幫助和自身的不懈努力,基本上能夠通讀《轉法輪》和其他有關大法的書籍資料。一切以法為師,處處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身體得到了淨化,心性得到了提高,走路一身輕,做事更利索。以前的不良習慣一掃而光,人家都說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也從我身上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大法的正和真善忍的好,從而起到了證實大法的積極作用。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羅流氓集團無理打壓大法開始,我從沒有動搖過對大法的信仰,當時邪黨的打手們要我簽甚麼「保證」,我急的直想哭,就是不簽,一直不配合邪惡,所以它們一直把我視為眼中釘、打壓的對像。我也不管這些,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情,一直盡心盡力去做,從不鬆懈。由於初期學法不深,對大法的高深法理理解甚淺(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帶著人心去維護大法,還沒有修出慈悲心來,在向世人講真相過程中,被惡人舉報,先後兩次被綁架。第一次關押一個月後被邪惡勒索兩千元後才放回;第二次被關在縣看守所殘酷迫害達七個月之久,我絕食四十二天,正念闖出,出來時體重不足七十斤。過程中被惡警撬脫三顆牙齒,扯斷我的左耳。回家一個多月時間全面恢復,然後又全心投入到證實法、講真相中去了。

從此之後,我每天堅持學法不少於三個小時,早上三點二十起床,煉完動功後就一邊做家務事,一邊背法。《洪吟》、《洪吟(二)》和短篇經文堅持每天通背一遍。下午學法一個半小時,晚飯後煉完靜功又學法;每天堅持發正念11次,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之前,先背經文、發正念再出發,做的很順利。周邊十五個集鎮輪流趕場,與另一同修一起,一邊發正念,一邊講真相、發資料,一般人都能愉快接受並答應「三退」。

我悟到,做任何事,首先要學好法,只有學好法,心裏裝著法,正念才會強,正念強了,怕心也就沒了。做起事來也就順利了。比如,我們這裏有一所縣辦中學,教學樓的轉台牆上貼了一大片邪黨誹謗大法、毒害眾生的字畫,我得知消息後,趁天黑與另一同修一起(她幫助發正念)走到學校把它全部撕下帶走燒毀。當時有幾個師生往來上下,但是誰也沒有做聲,就像沒看見一樣。邪黨在鎮上居民家裏強貼的甚麼「責任狀」,上面有攻擊大法的內容,我挨家挨戶的去扯下來,並向他們講真相。有室外牆上寫的邪黨自我標榜、毒害眾生的標語,我利用晚上把它塗掉。

現在很多人一見到我便主動向我索取真相資料,鎮上那些邪黨幫兇一看到我便繞道而逃,有時我看見他們便主動上去給他們講真相、勸善,他們也是語無倫次的應付幾句便匆匆離開。我現在見人就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有一次,我正準備去趕集,講真相,在外地做工的丈夫突然打電話來要我幫他借一筆錢急用,我當時有些猶疑,到底是去講真相還是去幫他借錢?與同修商量,同修認為他是常人,他需要幫助,我們還是幫一下吧,免得常人說閒話引起對大法的誤解。但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講真相、救度眾生是頭等大事,做完事回來再幫他借錢也可以,於是便義無反顧的趕集講真相去了,做的很順利。回來的路上,丈夫又打來電話,說他自己已經借到錢了,不用我借了。我想,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一定要擺在第一位,擺正了心態,其它的事師父會給我們安排好的。

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師父發表了新經文:《開啟世間門》

大法開傳驚天地,
邪理歪說遁無跡。
惡黨亂教一朝散,
法輪旋出新世紀。

邪黨猖獗不了幾天了,讓我們遵照師父的教導,努力做好三件事,盡力多救度眾生,證實大法。讓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個人淺悟,不到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人口述,大法弟子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