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農村大法弟子談正法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我們是河北農村大法弟子。這裏的環境相對來說比較寬鬆。方圓三四十里的地方,我們都是面對面遞資料、講真相、勸三退、張貼大法標語,而且世人的接受能力也比較好。但開創出這樣的環境也不容易。現將我們的做法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做好三件事,學法是基礎。從迫害開始直到現在,我們這裏基本上保持著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煉功的修煉環境,而且每月定期開兩次交流會,方圓二三十里的學員自願到場(編註﹕請同修務必要注意安全)。我們每個人都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個粒子,更好的形成了整體,互相切磋、群策群力,誰想出的辦法對證實法有利就按誰的主意做。

二零零三年冬《明慧週刊》發表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和師父對這篇文章的評語,我們也認識到揭露當地邪惡的重要性。雖然我們文化低,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大法就會開啟我們的智慧。不會用毛筆我們就用高粱稈蘸墨汁寫真相,貼的滿街都是。字雖然寫的不好,但能讓世人看明白,清除了大量的邪惡。也震懾了惡人。許多警察開著警車來了只說了句:「這幫老太太翻不了天」就走了。從此我們就隨便貼。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間,我們這裏曾被非法關過看守所、勞教所的學員克服沒文化的困難,用真實姓名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全部寫出來,印成小冊子在當地散發。惡警收到後,受到極大的震懾。縣、鄉「六一零」頭目通過我們面對面講真相,把大法書和非法抄走的物品還給我們。現在有的大法弟子經常當面給他們送資料。

以前我們都是晚上往各家門縫裏放資料,這樣就使我們對世人明白真相的成度無法準確掌握。通過學法,我們悟到要面對面講真相可以彌補這個缺陷。我們兩人一組,以賣手套、襪子等為名挨家挨戶做真相。一般都能接受,但也有追著我們罵的、說風涼話的,甚至打手機報警的。我們只把它當作雲遊,無論遇到甚麼情況,心不動。

師父要我們廣傳《九評》促三退,開始我們也犯了愁,不知怎麼做。大家在一起一次次的切磋,又從明慧同修的切磋文章中得到啟發,最後一致認為先從自家做起,再做親戚、朋友、本村、鄰村,同時張貼勸退標語。這樣從身邊的人勸起,越做正念越強,越做範圍越大,一步步開創出今天的環境。

去年有外地同修到我們這切磋,看到我們做真相的方式說:你們能這樣做我們為甚麼不能?其實就是我們那顆人心在擋著自己走不出來。他們回去以後,把整個地區的學員全帶動起來了,而且做的比我們這還好,真是起到了比學比修的作用。

在生活上我們時時處處都替別人著想,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人們。積極交農業稅、義務修公路,不佔便宜、孝敬老人、疼愛子女……大法正的場影響著世人,明白真相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就是好,就是正。他們還主動保護大法弟子,幾次把邪惡到我村抓捕大法弟子的行動擋了回去,給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

有的時候,由於我們悟的不好,也發生過兩件不盡人意的事。

二零零三年冬,兩位同修去鄰村講真相被舉報,這兩位同修不怒不恨,向舉報人講真相,此人明白後叫她倆趕快離開。她們在村口正遇到警車,警察問她倆是幹甚麼的,一同修說是走親戚的;另一同修認為應堂堂正正,就說:我們是發傳單的。結果兩位同修一起被綁架。一個正念闖出看守所,一個被勞教一年。師父說:「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當時同修不配合它們,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了。

二零零五年,六位同修去一村講真相,因一連幾日都比較順利,便起了歡喜心、對三退人數攀比的心,在路上沒有發正念,其中一老年同修還在路上喊口號:「退黨自救,退黨救國,退垮中共」,放鬆了安全意識。師父慈悲點化她們:三組學員,一組早回家,另一組在講真相時心亂難受,說話語無倫次,也回家了,第三組在講真相時,牙劇烈疼痛,她以為是邪惡干擾,結果造成兩位同修被綁架。使我們救度眾生的事受到干擾,教訓是深刻的。這些本不該發生,都是我們學法不深造成的。

事情出了,學員們基本都能達到整體配合:發正念、及時上網曝光,清除大量的邪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兩同修同時正念闖出看守所。我想經驗和教訓會使我們更加成熟,只有多學法,在法中精進,才會在修煉的路上走穩走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