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堂堂正正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是「七二零」以後得法的一個新學員,剛開始在家偷著煉。由於丈夫的事情(丈夫是比我得法早幾年的老學員,「七二零」後,在我和公公的嚴管下,公安國保人員又屢次上門騷擾,丈夫被迫離家出走,後被非法抓捕判刑),公安國保人員經常騷擾我家。有一次我在家看書時,被他們發現,他們很吃驚,對我的得法覺的不可思議,因為「七二零」之後我沒得法的這段時間裏,我對丈夫管的很兇,非常反對大法,大法弟子也都知道。當時我就對公安國保人員說:「你們想想吧,一個那麼反對大法的煉上了,你們就能分清這個功法是好是壞。我和孩子需要健康、平安,只有大法能給,還不用花錢,你們能嗎?再就是我丈夫出事後,我求你們幫助,你們說工資都不開,拿甚麼給你找人。大法弟子就不同了,我每次找他們都是有求必應,無論多熱、多遠,我一個電話他們就來,幫助我,是他們發自內心的對我好,打動了我,引導著我想了解大法,後來開始看書,直到得法。還有我願意跟煉功人接觸,那裏是淨土,他們那裏是真正的淨土。」最後公安國保人員說,那你就在家煉吧,不許出去參與活動。從那天開始,我就公開了自己的修煉身份,並嚴格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並發誓要用自身證實法,改變常人的態度。

還有一次,我要去見我丈夫,到公安局開介紹信。一個國保人員說:「我們沒去搜你,要搜你家肯定有你們師父經文等資料。」我當時就肯定的回答了他:「你不用搜,我有,因為我是修大法的,我就接師父的經文,不然我怎麼修啊?你在公安局上班,局長給你甚麼指示,你不也當寶貝似的嗎?」說的他啞口無言。以後到我們家也沒有搜過,有一次問過我是不是三退了,我說是,並且用真名退的,共產黨把我家迫害成這樣,我能不退嗎?問我跟煉功人接觸不?我說接觸,我們修的是一個大法,能不接觸嗎?寫到這我想說的是:我們修煉人之間的來往是很正常的事,常人都是下棋有棋友,打麻將有牌友,我們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呢?記得有一次,我和同修約好去發資料,到了地方同修忘拿貼的標語了,我等著他回去拿。我當時想,黑天半夜一個女人在路邊呆著不好,我就跑河溝裏躲著,剛往那一蹲我就想:我堂堂正正的一個大法弟子,怎麼能這樣,我就走回路邊等著。一邊等一邊發正念,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沒有一個人路過,直到同修回來,才過來一個人。我和同修一個串胡同,一個負責推車子、貼標語,很快把那個溝做完了,過程中有兩個打麻將散場的發現了我,問我是誰,我也沒理他倆,只管走自己的,他們也沒敢上前盤問。回來後我總結經驗是:發真相資料時,如果對方沒有發現你在做甚麼,你就不要怕、不要躲,越躲、越跑,越讓人懷疑。如果有同伴更好,兩個人就一邊走,一邊聊天,如果兩個人都默不作聲,那更不正常。走路也是正常走,不急不慢,不要怕有聲音,哪個胡同不走人呀,狗叫也沒有關係,我們發資料時提前發正念就能抑制住狗叫。

由於是自學,自己又不精進,我就有好多好多問題:比如發正念,我就不會發,想問也不好意思,自己發也覺的沒效果,最後想還是問吧,我也不在乎不好意思了,學會發正念才是重要的,這樣和同修學會了發正念的要領,後來我又幫助了好幾個老年大法弟子學會了發正念。

同修都說我提高的快,其實我心裏最清楚,每當我有問題正待解決時,迷失了前進的方向時,都是師父安排同修幫助我點醒我。感謝師父原諒我以前的所作所為,儘管我在網上已經聲明向師父認錯,但那也遠遠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深深的內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