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勞教所出來後的點滴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怎樣幫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呢?怎樣徹底鏟除邪惡因素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呢?我想結合自己的一些經歷,談談自己的一些看法,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

二零零五年中國新年期間,我的摩托車鑰匙出現了讓人難以理解的現象。能插進去,可拔不下來;能拔下來,卻又插不進去;能插進去,轉動不了,不能啟動;能啟動了,可熄滅不了火;能插能拔了,能動了,路上一顛就會自動彈出來。反反復復大約經過了十幾天。

當時遇到這些現象時,我就知道發正念,有時效果好,有時效果不好。有一天我看到師父講法中有這樣一句話:「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頓時心裏豁然開朗。鑰匙不好用的問題迎刃而解了。

遇到事情不能總認為是干擾,我們得用正念考慮問題,是不是該提高心性了。自己的鑰匙不好使,是不是師父用這種方式來點醒我,告訴我過年期間該抓緊時間講真相了。讓那把萬能的鑰匙真正發揮巨大作用,救度眾生。

我在二零零四年秋天被非法拘留,許多親人、朋友、同事不了解當時的情況,有的親人根本不知道我被非法拘留的事,有的不相信迫害就發生在自己身邊,不相信惡黨能幹出如此凶殘卑鄙無恥的事來,有的傳言我被惡警打的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了,造成了許多親人心裏恐慌,不敢再來往。其實有師父慈悲呵護、同修們的正念支持、社會上正義之士的幫助與自己的正念,他們沒敢動我。

通過走親訪友讓他們知道了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讓他們知道了惡黨的凶殘,同時也讓他們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讓他們知道大法弟子是不應該被迫害的,從而消除了他們心裏的恐慌,在單位裏許多同事明白了真相,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很快的就得到了福報,不多日都相繼調動了工作,轉到其它掙錢多的單位去了。

大法弟子在獄中長時間遭受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回到家中,一定要放下人心,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全部講出來,曝光邪惡迫害,讓它無處可藏。有的同修面對邪惡無所畏懼,但對揭露邪惡迫害認識不足。邪惡之徒是最怕曝光的。如果不及時給他曝光,他們就會又找到迫害的藉口:你看,不讓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解手,毆打,用電棍電擊,死人床等等各種酷刑折磨,他都不敢跟同修家人親朋好友說或不好意思說,就他好欺負,就繼續迫害他。當然我們作為大法弟子要全盤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不承認它。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們當地同修就及時揭露當地邪惡,給它們上網曝光,讓它們曝光於天下,做到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因素,堅定正念救度眾生。

二、用正念制止惡人行惡

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從獄中回到家裏,可邪惡並沒有放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只不過改變了形式,從有形的變為無形的。所以我們要堅定正念,不能鬆懈,不斷的清理邪惡,不給舊勢力留下的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喘息的機會,來多少我們就消滅多少。迫害不停正念不止。

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警察、「六一零」、國安特務、及各類犯罪份子殘酷的迫害,才造成身體的疼痛,這些惡人與惡警是施暴者,我們就用正念使傷痛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充份運用好師父給予我們的神通,制止邪惡迫害。善惡有報是天理,舊的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也不敢破壞的。

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拘留期間,遇到了當年凶殘打斷大法弟子八根肋骨的罪犯,我就用此方法,使這個一米八左右的犯罪分子頭疼胃疼越吃藥越疼,最後抱著腦袋,用三十公分左右的小凳子抵住胸部,蜷縮在角落裏,抬不起頭。這樣過了三天,在與我說話的時候眼裏含著淚,在我面前,在眾犯人面前,他怕控制不住,就轉過身去擦去了淚水。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但絕不允許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

作為大法弟子危難之時一定要想到請師父加持,這也是信師信法的一部份。下面與大家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希望能給同修們一些啟迪與幫助。

起死回生,師父給了我大姐第二次生命。那是二零零一年七月份,他們夫婦二人到我家來看望母親。他們夫婦二人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心地非常善良,對母親很孝順。上午騎著自行車,來到我家時,大約十點鐘。我拿出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給他們看,大姐當時就說:共產黨真是壞透了,壞事他們都幹絕了。

中午吃飯時,大姐剛喝一口飲料就說頭暈。當時以為天熱路遠,都六十多歲的人了,可能有點累,休息一會兒就好了,我們就把她扶到了臥室。可沒想到,過了兩分鐘後,她說要上廁所,我們夫妻倆就扶著她,剛走到餐廳時,一瞬間大姐就癱在了地上,手腳冰涼,不省人事了。我大姐夫一會兒又要叫救護車,一會兒又要叫兒子來,嚇的不知所措。

我當時就意識到肯定是邪惡的干擾:你們不是想讓他們知道真相嗎?那就讓他們在你那兒出事, 看你怎辦,看你還敢不敢講真相。在我大姐危難之時,面對邪惡的考驗,我的第一念就想到了師父,一邊發正念,一邊請師父加持。告訴全家人不要著急,不要慌,一起請師父加持,我相信有師父保護我大姐在我這裏是不會出事的。

大約過了五分鐘,我大姐甦醒了,好像剛才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問她怎麼啦,她說只知道去廁所的事,後邊發生的事全都不知道。大姐甦醒了,我們全家人都知道是師父幫了我們,救了大姐的命。全家人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只知道流淚了。

大姐雖然甦醒了,可邪惡的干擾並沒有就此罷休。沒過幾分鐘,大姐說渾身發冷。我們就給她蓋了一條毛巾被;她還說冷 ,我們就又給她加了一個薄被,可她還說冷,我們就又給她加了一個厚被。眼看著三重被上下抖動起來。我們知道邪惡因素又來了,第二次全家齊心合力,請師父加持,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徹底鏟除了邪惡因素,大姐真正好了。

三、學法、背法讓自己同化大法,溶於法中。

被邪惡迫害的大法弟子渾身疼痛幾個月不見好轉,其實邪惡就是想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產生急躁、煩躁情緒,離間受迫害弟子與家人之間的關係,離間與同修之間的關係,使其他同修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情緒,甚至懷疑正念是否起作用。通過控制一個人,來達到干擾一群人,從中製造間隔,從而鑽空子,想方設法束縛我們,讓我們不能在法上提高,被動的,在它的安排中打轉轉。大家都靜下心來向內找,多看看師父的近期講法,多看幾遍《九評》,看透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本質,真正做好三件事,一切事情就會迎刃而解。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