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跟上正法修煉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當人們在修煉中不精進的時候,常常以「做不到」、「慢慢去做吧」來為自己開脫,有的形成了習慣。

現在正法修煉已經走入轉瞬即逝的最後時刻。怎樣抓緊時間,找出自己還有那些沒有做到、沒有做好,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完全按照師父的要求去歸正,在做好講真相,救眾生的同時,精進實修,成就「圓滿隨師還」(《洪吟》〈緣歸聖果〉)的洪願,對每個大法弟子都是重要的。在此結合自身修煉的經歷,談一些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出。

一,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師父在《精進要旨》〈佛性無漏〉講:「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以前我曾多次看過這段法,這些年在修煉中相信也修去了不少私心,但回想起來,從一開始到現在,從沒有想到能真正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直到前幾天,再次看到這段講法時,我開始想,怎樣才能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呢?

大法弟子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除私心的過程。私心會以各種方式表現出來,並影響到證實法的效果。我利用單獨辦公室的條件給來人講真相、勸三退,勸退了不少人。有一次一位過去與我來往密切,對我順從的下屬來看我,當時我高興的想,我又可以勸退一個人了,自信有把握說服他,讓我沒想到的是,對於我所講的,他雖沒有反對,但猶豫半天臨走也沒有表態,事後反思,發現我開始發出的一念是為私的,是為自己積累數字,為證實自己,而不是首先為了救他,一念之差出現相反的結果。當一念不純的時候,所講出的話也顯的笨拙,缺乏自信。以後再有這樣的時候,我注意首先發出救人的一念,儘管講的過程時間長短不同,難易程度不同,一般都會有好的效果。當然講真相、勸三退,針對不同的對像,不同的接受能力,講的方式和重點也有不同,有的即使一次達不到使他退出,也不可放棄。你所講的也會成為他以後了解真相的基礎。這件事讓我發現了深藏的私心和修煉的差距。

不能突破私心有著更深刻的教訓。父親是九九年前得法的,作為一個貧困地區的農民,他一生貧苦、勞累、多病、沒有文化,大法給他去掉了纏身的多種疾病,成為一個新的生命。但是他因為從大法中受益而得意,卻不知為大法付出。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以後,父親怕心很重,很少出去講真相,並阻礙母親做證實法的事,有學員到家裏來,他就急著趕人出去,加上學法也不精進,躺著看書,一段時間一學法就睡覺,別人勸他,他總是用書中的話為自己辯解,聽不進別人的勸告,終於在二零零三年初一次嚴重的病業中,被奪去生命,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給大法也帶來了損失。

私心也是其它執著的根源。人的安逸心、顯示心、爭鬥心和色慾心等等都是來源於私心,所以大法弟子必須下決心去除私心,做到徹底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做一個新宇宙的生命。

二,在證實法中自覺的補充圓容

師父講到大法弟子的修煉是一種大道無形的形式。無形卻無處不在,隨處可在,化之為粒,聚之成形,每一個個體在無形的整體中自覺的圓容,大道無形的大法具足破除一切,圓容一切的無邊法力,給大法弟子證實法提供了最方便、安全的方式,他使邪惡一切有形的迫害顯得愚蠢和盲目。

大法弟子在各自修煉的路上,以各自的方式證實法,救眾生。正法中不斷有新的變化,不斷有新的要求,有時出現空檔需要補充,有時需要突破和適應。每個大法弟子在不同的地域和階層,以不同的角色和各自的特點,形成自然有序的分工,一般所做的都是自己熟練的和逐步熟練的,輕車熟路,但也有自己陌生的領域。當大法需要的時候,就需要我們自覺的補充圓容,「用理智去證實法」(《理性》)。當有人問到師父,受到邪惡迫害,是否還應回國證實法時,師父說:「既然你們在這裏證實法,那這就是你修煉的地方。」(《洛杉磯市講法》)

一開始我從別人手裏接資料往外發,並沒有想到能做更多的事。二零零一年初,當地資料點被破壞,與我聯繫的一位弟子被抓,以後為了補充資料的空缺,我開始利用自己用車的方便從家鄉往這裏運資料,除了給部份弟子外,自己也往外發。二零零五下半年家鄉傳遞資料的弟子被迫害,資料不能像以前一樣保證。我就聯繫兩位從外地來做生意的同修,購置簡單的設備,辦了一個專門製作《九評》的小資料點,解決了當地部份弟子傳《九評》的需要。在此過程中,我為了別人的方便和安全,注意經常變換時間和方式,即使在工作非常忙的情況下,也能擠時間作出緊湊的安排,保證資料的供應。在接和送資料的環節,我注意和接觸的弟子進行交流。了解他們的需要和困難,發現修煉中的不足,相互提醒,圓容補充。這幾年在沒人專門負責的情況下,大家都主動做好自己的事,形成默契的配合,使我們這一組分散的、大多數互相不認識的弟子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發揮了很好的作用。這其中兩位同修提供場所,並且其中一位同修在協調方面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我還利用工作的方便直接講真相。在邪惡迫害的形勢下,使一些有緣人走入大法修煉。協調懂技術的小弟子,利用上網的方便,為大家下載、傳遞一些急需的資料信息,發出三退聲明,幫助一部份人突破封鎖,直接看真相網站,也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作出三退。師父講了用紙幣講真相的法後(這大概是紙幣的最後一個功能吧),我不放過每一個用錢的機會,平時就做好準備,在百元錢上寫「退黨」兩字,五十元以下的錢寫「天滅中共 退黨自救」,「神傳九評,退黨保平安」,「看九評,快退黨」等,從實際的情況看,對講真相真有著妙不可言的效果。大法的需要就是我們的使命,只要能證實法,救眾生,作為大法一粒子,大家都應參與其中。

三,環境寬鬆不放鬆修好自己

目前還有一種表現,有的人以為自己已經做了很多事,自以為做的不錯了,就等圓滿了,放鬆自己,對存在的「做不到」不以為然,形成習慣,以至於一些基本的方面做的不好,沒有做到。比如:不能保證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發正念時做不到心無雜念;做不到每天煉一次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每次做不到一個小時;煉功打坐做不到深度入定,做不到「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的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轉法輪》)。師父講到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可很多時候還是做不到把壞事當作好事,有時聽不進逆耳的話,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

這些都是我曾經存在的問題。我還發現自己隨處可見的安逸心、懶惰心和依賴心,總想輕鬆一會,多休息一會,做事缺乏一貫的堅持,找理由讓自己偷懶。我還有一些不好的習慣和病態,經常為一些事或即將發生的事而擔心、緊張,等到事情過後才會放鬆下來,我悟到這些都不是我自己,而是不好的觀念和思想業力形成的干擾,但自身對名利情的執著滋養了這些不好的東西,以至被帶動的理智不清。我經常發生鼻炎症狀,除了顯示心外,最近還悟到修口的重要(鼻孔也是口),對常人之事津津樂道,被常人心所帶動。

我經常得到夢的點化,有一次清楚的夢見床往下漏水,還不只一處,我悟到是因為我的懶惰心、色慾心,有漏。還有一次夢見身邊有一個髒的池子,上邊飛著大蒼蠅,我悟到自己的空間場不純淨,清理書房和辦公室又發現有惡首像的郵冊和書籍,趕緊清理掉。最近一次夢到,要去廁所,廁所在很陡的坡下,下著雨,陡坡泥濘,我試著下走,想到會滑下去,下去就上不來了,於是停下來,這時就醒了。

今天看《轉法輪》關於天目的問題,師父講到:「他是超常的東西,和人的心性是緊密相關的,一個人的心性低,他的層次就低。因為心性低,他這點精華之氣就散失的多;而這個人心性很高,他從小到大在常人社會中,對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個人利益、七情六慾看的很淡,精華之氣可能保存的比較好,所以打開天目之後,就看的比較清楚。」我沒有從天目看見過,學習師父的講法,連想到自己的狀態,感到最大的問題還是心性問題,對自己遷就放任,固守著常人的執著,已經離師父的要求有了很大差距還不自知,這是何等危險啊。

四,事事對照,做到是修

師父在「實修」這首詩中,用最淺白的文字講出了一個最嚴肅的法理。修煉中經常出現的問題:一是沒有事事對照,很多時候對照了,也有很多的時候沒有對照,並以種種理由為自己開脫;二是對照後沒有做到,如果說過去沒有做到,是因為在修煉的過程中,一下子做不過來,以為還有足夠的時間,那麼今天如果還做不到,恐怕機會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講到:「想一想,還是對自己修煉的機緣不夠重視,對法不夠重視,對自己的生命重視不夠,真正明白這些就能夠做好。」有些表現看似小事,一念之差反映完全不同的選擇。根本的問題是要做一個表面安逸的常人,還是做一個放棄私我、衝破舊勢力障礙、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在正法修煉瞬間即逝的最後時刻,我們真應該靜下心來,按照大法的要求,逐項對照,找準差距,找出根本的執著,徹底突破常人的觀念、習慣和業力形成的殼,去掉最後的執著。

要做到這一點,需要信師信法、金剛不動的正念,需要義無反顧、直面自己隱藏的私心和執著,需要學法,以法為師。要學法,更要領悟法的內涵,提高認識,在法中精進。

在書房的書桌上,我端端正正的供上師父的法像,每天對著師父的法像學法煉功。沐浴著師尊的洪大慈悲和浩蕩佛恩,心中充滿無比的喜悅和無窮的力量。更感到師父就在身邊,時時催我精進。現在時間比過去抓緊了,學法和煉功的質量提高了,對「事事對照」比過去敏感了。自己經常能夠清晰的感到:高興甚麼,不高興甚麼,想做甚麼,不想做甚麼,甚至於閃過的念頭,都能看到有執著的表現,抓住露出的苗頭,去除它。在準備寫這篇稿子的時候,我第一次神通加持法煉到一個小時。最近感覺發正念雜念也少了。

鼻炎的症狀減少了,時間也縮短了。我不修煉的妻子明顯改變了過去對大法修煉不理解的態度,幫助我勸說她的妹妹、妹夫和他們的孩子三退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